中国新闻社主办

中国新闻社 Media999 ad




新闻大观> 经济观察>新闻报道

重拳直捣制假黑窝点

2000年7月6日 11:16

  □殷兴龙

  6月1日,正逢国际儿童节,江苏省丹阳市后巷镇别无异常。中午11时55分,一辆桑塔纳轿车悄悄驶靠在丹阳市遥控天线厂旁边的萝卜头饭店前,从车上迅速下来三位身穿便衣的公安民警,径直扑进饭店内,推开第三间包厢的门。

  “谁是朱秀勤?”穿便衣的民警问。

  “我是,你们有什么事?”一青年男子站起来回答。两位民警迅速上前夹住青年男子的胳膊,同时掏出证件:“我们是丹阳市公安局的,有事请你去局里询问。”随后,不等在场的人醒过神儿来,朱秀勤已被推进路边的桑塔纳轿车,疾驶而去。

  此举,揭开了这次打击伪劣产品制售行动的序幕。

  宁波海关堵假货

  1999年12月9日,对于江苏省无锡市中加合资无锡华祥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天晴来说是个期盼已久的日子。在浙江宁波海关,执法人员当场开箱查获已报关待运的仿制他们公司的总标值达36.6万元的伪劣天线产品。过去一年多的艰难打假终于有了结果,让这位号称“中国天线大王”的总经理十分振奋。但是,随后发生的事却又令人陷入深深的迷惘。

  侵权事实明明白白,铁案在册何人敢翻?!但是,在法院调查审理中,有些方面人士在对江苏省丹阳市遥控天线厂假冒锡华公司“张天晴牌”天线的商标认定上提出了异议。狡猾的制假者在商标的仿制上只是稍做改动,便使商标侵权认定的是非陷入僵局。案涉侵犯知识产权内容的是非部分,也由于被告方的要求导入另一法律程序———进入申请撤销张天晴的专利权的审议程序。这一拖下来又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审清。打了一年假,竟出现了这样令人尴尬的局面:明知对方还在制假售假,但只能眼睁睁看着造假者逍遥法外。历史的教训又尤为难言:过去张天晴不止一次把丹阳造假的厂家送上了法庭,但最终造假的仍是毫发无损;告状的他还得赔上诉讼费。

  有恃无恐的造假者

  可悲的是,丹阳市伪劣天线的制售者并没有因为已被人家抓住而收敛恶行。据有关调查资料显示,仅在丹阳后巷镇目前就有几十家伪劣天线制造厂,依旧公然公开假冒无锡华祥电子有限公司生产的“张天晴牌”天线。据业内人士讲,这样的规模、这样的肆无忌惮,丹阳无疑已成为全国最大的假冒天线生产基地。

  就在今年4月中旬开幕的广州春季商品交易会上,丹阳市后巷镇最大的天线制假者丹阳市遥控天线厂厂长朱秀勤不惧海关扣货查处的备案,仍在广交会上低价出口抛售伪劣天线。张天晴以每个天线14.8美元的价格和一埃及客商谈好一批订货,结果被朱秀勤以12.5美元挖了过去。今年3月底,另一埃及客商曾订下张天晴公司110万元的天线产品,并付了5000美元的订金,可等到4月下旬交货时,埃及客商却变了卦,原因很简单:丹阳有人肯出比你们低的价格供货。在华祥公司办公室里,记者看到了大量由国外发回的退货信函。其中一封信上说:“在埃及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类似的假冒产品,价格要低得多,冲击了市场,原来的货都卖不出去了。”

  今年3月5日,埃及开罗第19届国际电子展览会隆重开幕。作为中国家用电视天线惟一参展商的无锡华祥电子有限公司因其产品良好的信誉深受当地商家的欢迎,会议期间他们共接待客户97个,成为全展会接待商户最多、签订协议最多的展位,可最后竟是一场空欢喜,所有的客户都被国内丹阳的假冒者以低价拉走了,履行合同的只有两家,而最后成交的仅有一家。张天晴细算了一笔账,从去年12月起诉制假者至今半年间,按上年比例本应有不少于3000万元的成交额,而现在只完成了400多万元。他痛心地说:“华祥公司是无锡科委和加拿大合资兴办的企业,是国有控股公司,这流失的2000多万元全是国家的财产啊!”

  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张天晴牌”家用电视天线因其物美价廉,在埃及、中东等发展中国家有着十分广阔的市场,去年这家公司的外销额已占公司总产量的92%,在国内实属罕见。而埃及有一亿多人口,经济并不发达,对“张天晴牌”天线需求量十分巨大。如果听任假冒伪劣天线流出国门危害国外消费者,那么无异于饮鸩止渴,最终会使中国丢掉在埃及及发展中国家已取得的定量的市场份额。中国货在俄罗斯及东欧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

  更令人气愤的事情远不止这些。去年6月,华祥公司花费两年多时间调研、摸索后,终于打进了泰国市场,业务开展得非常顺利。而今年2月还没等张天晴露出笑容,却发现已有两家丹阳假冒天线厂在和泰国客商做生意。这些制假者不是自己创牌子,而是公然假冒张天晴的品牌,就像一群可恶的苍蝇一样,张天晴的产品走到哪里,他们就跑到哪里,你辛辛苦苦开拓好市场,他们却泰然自若地享受免费美餐。天下哪有这样的公理!张天晴被激怒了:“就是公司不开了,我也要把制假者送上法庭,我要为自己、为公司1000多职工、为国家利益讨个公道!”

  迂回找到突破口

  就在张天晴艰难打假山重水复之时,江苏省打假领导小组办公室委托江苏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所作出的一份检验报告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这份检验报告标明,送检的由江苏丹阳市遥控天线厂制造的高增益转向遥控电视天线控制器(由海关查扣的集装箱内取样),一批共3350只,按检测要求抽样实测20只,检测结果,有11只变压器被击穿,抗电强度不合格;而电源线全部不符合要求。结论:该批产品被判为不合格产品。

  对于上述检测结果张天晴解释说:凡是生产天线的人都知道,变压器和电源线是两个重要的部件,国家有强制性标准,以确保人身安全。国家规定要能经受住3000伏高压电流一分钟击穿,华祥公司为确保安全又制订了企业自控标准:用3500伏高压电流1.5分钟击穿,电源线更是完全按国家标准执行。但假冒者偷工减料,有的电源线甚至不足国家标准的截面积的十分之一。伪劣产品就是靠以次充好来降低成本,而这样的产品根本保证不了使用者的安全。据可靠消息,四川有两个用户就是使用了丹阳伪劣天线而被电击身亡。

  张天晴的华祥公司利用中外合资国家给予的17%出口退税优惠政策,才能做到每个天线14.4美元的售价,而制假者每个卖价12.5美元,靠正当途径是无论如何也生产不出来的。根据刑法第140条规定,生产经销伪劣产品销售额20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的,处2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丹阳的制假者一次性被查扣的总标值高达36.6万元,而且两项重要国家强制性标准均不合格,已构成了犯罪。在张天晴的请求下,一份“关于移送侦查丹阳后巷遥控天线厂制售假冒伪劣遥控天线产品”的函,由江苏省打假办送达江苏省公安厅。于是,打击假冒天线的斗争又到了柳暗花明的新阶段。

  快速出击

  6月1日上午9时30分,江苏省打假办、江苏省公安厅、江苏省技术监督局、无锡华祥电子有限公司等各路人马齐聚南京,分乘三辆汽车向江苏省丹阳市进发。

  11时50分,车队到达丹阳市后巷镇桥头,丹阳市公安局的刑警为防止万一,决定由三位刑警负责拘捕朱秀勤后马上带回局里审问,其他人进厂搜查。于是,刑警们迅速冲进了萝卜头饭店内的包厢……

  朱秀勤被拘审后,联合执法队迅速冲进厂内,把住大门,开始了全面搜查。

  当地一家大公司后面的两间大仓库,是朱秀勤租用来专做假冒天线的一处黑窝点。刑警们撬开铁锁,人们惊呆了,在大约500多平方米的一间仓库内,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各个厂家名称的假天线和假包装物。据粗略统计:有中日合资××电器有限公司、中外合资××电子有限公司等四五家厂的产品,从包装箱到室内天线、放大器等应有尽有。省技术监督局的工作人员开箱检查后认定,从外包装上看全是假冒产品,而内装物都是朱秀勤厂里的产品,这间是成品库,而另一间约500多平方米的仓库则是设备齐全的加工装配线。在朱秀勤厂内会客室也找到几架天线样品,从外包装到天线产品和去年12月在宁波海关查获的假冒产品一模一样,看来这是朱秀勤和客户谈生意用的。更为令人欣喜的消息接踵而来。在强大攻势下,朱秀勤让会计回厂打开柜子交出了账本。经初步审查,宁波那家为朱出口被扣货的外贸公司刚刚汇到的一笔货款,无疑是很关键的证据。

  令人思考的尾声

  下午4点多钟,初战告捷,江苏省有关部门得到消息后电示:一定要查到底,决不手软。但随后发生的事情也引起了人们深深的思考。

  就在联合执法队进驻厂里拘捕朱秀勤后,后巷镇政府却没有一个领导出面,但很快就传来了消息,镇里的一位领导已马不停蹄地直奔丹阳市为朱秀勤说情。另一位领导则以老同学的身份找到丹阳市公安局为朱秀勤求情。丹阳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已明显感到来自各方的压力,尽管大队长坚定地表示,不管遇到什么阻力,一定依法办案,决不手软。但在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下,办案一定会无比艰难。

  再来看看朱秀勤办公室里的奖状:1997至1998年度丹阳市文明单位、1999年9月由丹阳市委授予,朱秀勤竟然还是镇人大代表。在丹阳市某些人眼里,朱秀勤等一批制假者是当地发展经济的带头人,是地方致富的依靠。华祥公司的董事长张天晴曾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为了打假,他曾找到丹阳市政府,要求依法保护华祥的合法利益,制止朱秀勤等人的制假行为时,丹阳市一位乡领导竟然说:我们要聘请你为丹阳市荣誉市长,因为是假冒你的天线,才带富丹阳一方经济。这简直让人啼笑皆非!试想一下,有这样的领导,制假活动能不猖狂吗?能制止得了吗?

  事实也正是如此。就在拘捕、搜查朱秀勤制造假窝点行动结束,大队人马撤出后巷镇后,6月5日,当有人到后巷另外几家天线制造厂订购一万台“张天晴牌”天线时,对方一口答应,并拍着胸脯保证,一个星期交货,决不会出问题,一切出境手续均会办齐。如果没有地方保护伞,制假者在这种时候能这么猖狂吗?后巷镇天线厂有几十家,抓了一个朱秀勤对制止造假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6月6日,从四川传来的最新消息,因使用丹阳后巷镇伪劣天线已证实有两人死亡。四川成都双流县中和镇新兴乡井坝村村民黄贵军1999年6月在家使用电视机时因天线变压器击穿触电致死,年仅23岁,刚结婚100天。事后,仅是由丹阳后巷天线厂让当地经销商出面赔了五万元了事。1998年郫县另一个被假天线电死的农民则一分钱赔偿费都没拿到。

  目前,朱秀勤制售出口伪劣产品一案正按刑事案件程序进行。可以相信,造假者必将受到法律的惩处。

  
发表评论



新闻大观> 经济观察>新闻报道


| 新闻大观 | 中新专稿 | 中新图片 | 中新影视 | 中新出版品 | 中新论坛 |


主编信箱

新闻标题检索:

Media999 ad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