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好莱坞报道:万达董事长解密收购好莱坞“六大”制片公司宏图

2016年11月03日 14:45 来源:南方网 参与互动 

  《好莱坞报道》

  2016年11月2日

  前言:在北京,王健林,这位中国最富有的人,谈起了从妮可 基德曼(他的女神)到迪斯尼的鲍勃 伊格尔和NBC环球的史蒂夫 伯克(“他们是非常有天赋的领导人,并且很有创意。”),并侃侃而谈造就他的成长经历。

  中国首富王健林一般很少去电影院看电影。唯一的例外就是陪他九十高龄的母亲观影。这对于中国房地产巨头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来说,是一年中为数不多不用工作的空闲时刻。

  “我一点也不会感到不安,”他强调道:“因为时间是花在我母亲身上,孝顺是中国重要的美德。”

  好莱坞的人们可能会对此感到惊讶。毕竟,王健林已经大刀阔斧,在中国进军美国娱乐产业的巨浪中位于潮头。在2012年以26亿美元收购北美院线AMC之后,万达有条不紊地向娱乐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进军,从电影院线到35亿美元收购的传奇娱乐,再到发行、主题公园、数字化营销、娱乐周边生产,以及将要以十亿美元收购的迪克 克拉克制作公司。更不用说,他在中国青岛斥资82亿美元建造的全球最大的电影制片厂。

  王健林对收购美国主流电影制作公司的想法直言不讳。但他不是坐等收购时机(他曾公开表示自己有兴趣收购派拉蒙),而是现时现刻就主动出击。他准备建立一个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将资本注入好莱坞的六大电影公司。

  “我想收购六大中的一个,但是能不能收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还不确定。”十月的一个下午,在北京公司总部巨大的25层会议室里,王健林对我说。这个会议室简直像联合国的中型大厅。桃花心木桌子围着一圈黑色的皮椅,每个座位都有一个天线一样的麦克风。窗户从天花板直落到地,阳光倾泻而入。到12月,这座大楼将被雾霾吞没,但初秋时节的北京往往秋高气爽,从这里可以远眺到北京的中央商务区。

  现在是上午九点,62岁的董事长就已经结束了好几个会面。

  “我也许会从任何可能的地方开始,比如投资全部六家公司,”他直言不讳地概括了他的策略:“我们将继续进行一项潜在的收购。但先做我们能做的,总不会错。通过投资参与似乎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大连万达集团是中国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商,是一个中国家喻户晓的品牌,在全国黄金地段建造了一百多家商业中心——万达广场。王健林的工作狂品质(据他身边的人说,他从来没有休过假)和万达出众的能力是中国一直以来的范本,万达可以仅仅用几个月时间,便能完成一个城市综合体从设计到交工使用。从2011年到2016年,集团的收入增长了两倍,从156亿美元增加到430亿美元。这是经典的“万达速度”。在王健林的不断强调下,“万达速度”已成为万达十万员工的口头禅。

  随着他对好莱坞主要公司的直接投资,“万达速度”正在不断加快。

  “作为一个商人,他进取、强势并且向激光般敏锐。”梦工厂动画公司的前任首席执行官杰弗里·卡岑伯格说,谈及王健林,已经简称他为“董事长”。

  王健林的个人净资产估计在326亿美元。他对万达现在的进程表示满意(坐拥四大洲连锁院线,迄今为止,万达拥有的电影屏幕冠绝全球),但是“所有上流和高端内容还是被美国公司垄断”,所以他希望通过投资,获取更大能力。

  为此,万达在九月与索尼影业达成了一项营销协议,索尼影视将对万达开放索尼制作影片的股权投资,这也许是王健林“六大”投资路上的第一站。

  在过去的短短几年里,王健林已经被看作是好莱坞最令人垂涎的商业伙伴,同时也令人警觉。10月17日,在洛杉矶艺术博物馆,万达举办了第一次在美大型活动。董事长收到了重量级来宾的敬意,并与他们交谈甚欢。电影公司的高层(华纳兄弟的凯文·特苏哈拉和休·克罗尔,索尼的桑福德·潘尼奇,狮门影业的约翰·费乐梅和埃里克·法伊格以及环球的吉米 霍洛维茨)和包括哈里森 福特在内的一线明星出席了他的VIP晚宴致敬。就在五年前,他还几乎不被美国人所知,今天,他已经吸引了全好莱坞的眼球。

  一位参加万达洛杉矶活动的制片公司高管说:“现在,忽视万达绝对是个错误。万达已经是一家娱乐业巨头了,你得认真对待这家公司。”

  不过,“万达速度”也让华盛顿最强硬的一些政客们神经紧张。今年九月,16名众议院联名上书美国问责局,要求扩大海外投资委员会的职权范围,以便在审查中国收购美国娱乐公司时,可以采取和涉及国家安全领域审查相同的严格条款。信中点名了万达,称万达近期在美国娱乐产业的大量收购引发了“对中国内容审查制度以及对美国传媒进行控制的担忧”。(海外投资委员会可以影响潜在的收购,但对正在进行中的娱乐行业收购能有多大的监管能力还未知。)

  传奇娱乐的创始人托马斯 图尔说王健林让他的管理团队留任了,王健林也没有任何要干涉内容制作的意思:“他是一个有胆魄、敢放手的商人,他常说的是:‘你们自己的利润底线是什么?’”

  王健林对好莱坞的热爱显然不是出于个人对电影行业的爱好,而是对公司发展战略的考量。他不是一个追星的人。当问到喜欢哪些明星,他列举了一些“家喻户晓”的名字:汤姆 克鲁兹、李奥纳多 迪卡普里奥、詹妮弗 劳伦斯。他说这话的时候看不出任何感情色彩:“我喜欢他们。”只有一位明星让这位董事长流露出了一些个人情感:“我的女神是妮可 基德曼。”说完往座椅靠背一靠,表情生动起来:“我年轻的时候非常仰慕她。她很美丽,而且在中国也是非常有知名度的。”

  王健林正在调整面对国际社会的表述方式,当然这是细微的调整。长期以来,他习惯面对的是国内的人群,传递的信息是,万达的国际化发展是为了帮助增强影响力。最近,他坚称,他收购美国企业只是处于“纯粹的商业动机”。取得地缘政治的平衡将是他和万达的长期挑战。

  对中国娱乐产业还有多久才能赶上好莱坞这个问题,王健林很谦逊:“乐观地说,我们至少需要十年才能用英语做出全球欣赏的电影,”他说:“赶上好莱坞,则要更长的时间。这比经济上的赶超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他赞扬了迪斯尼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 艾格和NBC环球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 伯克。这有点令人惊讶,因为他在今年春天还提出,迪斯尼不能总沿用过去的IP(“米老鼠和唐老鸭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他们是很有天赋的领导者,充满了创意。”他评价道。

  王健林还乐观地认为,很多对于他公司的批评都和美国现在的大选有关,而不能代表“主流美国人”的观点。他指出,“在大选的背景下,反华或者反对中国企业的舆论总能吸引眼球。”

  王健林非凡的事业道路,无论是在广度还是速度上,都在许多层面反应了中国过去几十年的社会发展变革。

  王健林出生于1954年中国四川省,父母曾是红军。1966年毛泽东暂停了全国的教育进程,和大多数同时代的人一样,王健林学业在中学中断。

  谈到这段人生经历时,王健林非常健谈,也可见这段早年经历对他了解自己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有两个选择:去下乡务农或者当兵,”他说。因为父母的职位,他有幸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给予了他比务农更为广阔的前景。不过在这个时期,“有幸”是相对的。他也谈到参军时食物短缺,“我们常常挨饿”,在零下的气温中进行强制训练,两个月内行军745英里。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不停地走了三天三夜。许多人一边走一边睡觉。”据他描述,军队排成三排,这样每个人都可以抓着前面那个人的背包,只有第一个人的眼睛还是睁着的,其余的就在后面跌跌撞撞。“我看到邻排有一个人放开了前面那个人,闭着眼睛走路滚下路边。我想喊,但我根本没有力气。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当时的艰苦,那是非常艰难的时代。”

  王健林在军中度过了16年,转业到大连前晋升到团长,他在大连这个东北的海滨城市政府里做了两年。1988年,34岁的王健林接手了一个没人想接盘的项目——一个负债的国有房地产公司,他出任总经理,但这,才是他真正的使命所在。通过政府关系和创新手段,和标志性的坚韧不拔品质,王健林在很短的时间为公司带来了利润。90年代初期,公司改名为“万达”,得名于报纸上的征名大赛。随着中国加快市场化改革试点,万达在王健林的带领下,成为首批发行股份的公司之一,王健林作为公司的最主要领导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继续私有化进程。今天,万达集团有十三万员工,是中国最大的私营企业之一。

  王健林曾说,他计划到2021年时,把公司日常运营的重点放在慈善事业上(他声称以后要把大部分财产都捐献出去,就像比尔·盖茨和巴菲特一样)。

  在他的商业帝国之外的活动中,王健林对于自己的生活和社交十分低调。刘明胜作为他的发言人和多年的跟随者,曾透露董事长偶然会和“一小帮非常老的朋友”吃晚餐,有时候还唱点卡拉OK。(王健林说他更喜欢唱中国另类摇滚,因为感觉比其他本土风格更加“自由”。)周末要么花在办公室里,要么乘坐他的湾流550喷气式飞机,在中国各地万达的活动之间奔忙。刘明胜说他已经不记得上次董事长正式休假是什么时候了。

  卡森伯格说:“我们确实在北京一起唱过一晚卡拉OK。他嗓音很好,我们笑得很开心。”

  王健林的工作风格渗入了万达的企业文化的血液之中,甚至按中国标准来说都过于严格了。众所周知,万达员工在违背公司着装规范时会被罚款、停职甚至解雇。这些着装规范包括不准在乘电梯时把外套脱下来搭在手臂上。所有员工,包括高层管理人员,都必须打卡。

  然而,王健林现在面临的一个越来越紧迫的问题是,他和万达高效率的系统在深入进军好莱坞的过程中能有多少灵活性?好莱坞产业以自己独特的文化和不拘于形式的创作过程而闻名(换句话说,不用打卡)。

  “我在万达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公司的转型,”高群耀是微软和新闻集团的前任执行董事,从2015年6月开始成为万达国际事业部总裁。“从一个重资产的、很有中国特色的房地产公司,转变为国际文化产业内的轻资产商业模式?这听起来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但在执行层面上,你想难度该有多大——特别是在这么大的规模上。”

  城堡山合伙公司(CastleHill)首席执行官彼得·施洛斯补充说:“跨文化差异将会成为万达集团在好莱坞巩固其业务所必须解决的问题,1989年,当索尼收购哥伦比亚三星时(以34亿美元的现金收购),它开始了从电子巨头到媒体和娱乐公司的痛苦转变。” 城堡山合伙公司是一家投行,擅长媒体及运动业务。

  索尼当年的转型,是众所周知的困难,这主要因为迥异的管理风格,以及缺乏营运层面的管理。“索尼已经花上了二十多年的时间进行转型,”施洛斯说:“但有些人认为它仍然没有得到正确的结果。”

  然而,万达有一个巨大的议价筹码是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巨头所没有的:一个很快将远远超越北美市场的国内市场。在10月份的洛杉矶电影节期间,王健林用他一贯的有力表述,解释中国电影市场何以能在未来两年内超过北美,“到2026年,中国的票房将达到300亿美元,占全球市场份额的40%至50%。(北美2015年的总额为110亿美元,当年有《星球大战》等大片助阵)。

  在接近采访结束时,我问王健林,他对自己的人生有什么想法时,他的回答是:觉得最重要的是“幸运”——幸运的是,当中国正在进行了改革。“三十年前,人们(在中国)只能有一样的生活,得到同等份量的食物,”他说。“但改革开放赋予了我们选择的权利,选择的自由使人们可以实现自我的意志和野心。

  在访问结束之前,王健林让工作人员送我们一个盖有大连万达集团标志的木箱,这是董事长赠送的礼物。里面是两包普洱茶。这种茶以其复杂的发酵和悠久的历史而闻名。这包茶尤其上等,王健林解释,因为这种云南生产的茶,在清代是独家供应给皇室的。他然后给我细致的指示如何准备,看起来真正担心我会犯错,品尝不了上等普洱茶的滋味。“在过去,只有皇帝可以喝这种茶,”王健林边走边笑说,“今天,任何人都可以买到。”

【编辑:魏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