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线上模式落地实体场景 互联网医疗破局良药?

2017年10月19日 10:42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诊疗场景落地,互联网医疗破局良药?

  医疗商业综合体涌现;腾讯、地产商投资诊所;线上模式落地实体场景;投资人看好医疗合作共享模式

  九月,医疗界有三件大事:企鹅医生即将开业、全国首家Medical Mall落户杭州、移动医疗“老大哥”春雨医生联手燕达医院打造首个云医院。这三件事释放了一个信号:移动医疗资源向下走,打通医疗闭环。

9月16日,春雨医生宣布将与河北燕达医院共同打造“燕达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 春雨医生供图
9月16日,春雨医生宣布将与河北燕达医院共同打造“燕达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 春雨医生供图

  互联网巨头、地产商、零售商、医疗新锐等各路资本入局到医院、诊所的生意内,并不是新鲜事,而互联网医疗新贵仍在摸索盈利模式之时,自建医疗机构或与传统医院合作成为互联网医疗服务落地的救命稻草。

  近年来,创业者、投资人在不断重复,“医疗行业的创业要回归医疗本质。”企鹅医生、春雨医生等互联网公司走到线下,与医院、诊所的传统医疗领域深入合作,也被众多投资人认为可能是互联网医疗的破局之举。

  资本推动互联网医疗“下线”

  9月,企鹅医生出了名,被炒作成了“马化腾开医院”。企鹅医生立马澄清,这家互联网+实体医疗并线发展的健康服务科技公司由腾讯、持有“三里屯Village”20%股份的基汇资本、顶级风投机构红杉资本以及成长为互联网医疗新锐的“医联”共同出资,与马化腾“个人行为”无关。

  这家自建全科医疗诊所的定位是为新中产消费群体做健康管理,可提供上门服务、商保直付和海外医疗服务等。

  淡黄色的暖光源布满富有流线感的走廊,一名护士长说,“这里主要面向的是中高端人士,不用在医院里人挤人,价钱自然不便宜。”

  企鹅医生CEO王仕锐表示,在企鹅诊所内,90%的医生为兼职多点执业,只有10%的医生为诊所内的全职医生。

  除了“企鹅医生”的高调亮相外,号称“国内首家Medical Mall”、“共享医院”的杭州501大厦一炮走红。该大厦1层-5层为购物区,6层-20层为医疗商场,消费者可以在购物之外前往就诊。一些商业化发展较好的诊所已经入驻,涉及外科、儿科、口腔科等。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国内Medical Mall模式所涉及的投资方包括地产商、医疗机构、零售机构等,投入资金最低为2000万元,累计资金投入超过41亿元。

  除了自建模式,还有互联网公司与医疗机构的合作模式。9月16日,春雨医生宣布将与河北燕达医院共同打造“燕达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患者可以通过已开通的春雨医生App、燕达医院公众号等入口,实现线上问诊咨询,再到线下就诊治疗,实现就诊治疗的全流程服务和医疗数据的联通。

  虽然,自建医院、诊所或者挂靠在现有的医院、诊所体系内,并非今年掀起的风潮。但医疗领域的创业者受资本的推动走向线下,已然愈演愈烈。

  诊疗落地打通医疗闭环

  在9月14日企鹅医生的发布会上,CEO王仕锐难抑激动,“在筹备的一年里,作为一家非常高调的互联网公司,我们很难说沉下心不透露一点风声,把自己想快速爆发的欲望全部收回来。”

  “快速爆发的欲望”切合的正是互联网创业者的野心,用轻快好省的互联网打法快速占领市场,早期移动医疗从挂号、轻问诊切入。这是丁香园、春雨医生们得以打通医疗信息壁垒的快速通道。

  随着医疗服务的深入,难寻盈利模式成为互联网医疗先行者的困境。复星同浩资本创始合伙人刘琦开认为,创业者只是切入了少数环节,并没有完全打穿整个行业,形成一个线上问诊、线下看病的闭环。

  从用户角度分析,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说,“用户最终在医疗的需求还是解决方案。”轻问诊可以帮助一个皮肤病患者最快获知所患的疾病,推荐优质的医生、医院,却无法完成诊断、开药等就诊关键环节。患者还是要深夜排队,挤进人潮拥挤的三甲医院。

  如何破局,意味着要找一个能实际解决患者多种需求的场景。腾讯投资执行董事穆亦飞认为诊所是要完成互联网与传统医疗体系闭环的重要尝试。“未来就诊流程从线上到线下来回流转,把每个人的诊前、诊中、诊后、康复、健康管理的数据串联起来,建立起个体的医疗数据档案。”

  随着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等相关政策的开发,国家关于互联网医院等政策的规范,以及人们对新兴医疗认可度的提升,医疗服务在加深,设备也可共享,刘琦开认为医疗由轻到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共享医疗,下一块试金石?

  一家互联网医疗公司是自建医院、诊所还是与现有医院、诊所合作?

  企鹅医生一开始想找一个合作诊所,企鹅医生提供标准服务系统、对接医生,但是找了一圈后,没有一家令他们满意的诊所。王仕锐解释这是为什么一家秉承轻、快、爆发性的互联网公司联合房地产大亨自建诊所的原因。

  约印医疗基金执行董事董迷芳直言“不看好”自建医院、诊所,“线下诊所的存量市场是巨大的,这个市场的特点是门可罗雀,这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是漏斗思维,上层巨大的引流量才可以实现下层的利益回报。医疗行业的特点是小众、低频、门槛高,上层引流量非常少,所以成交的客户量非常有限。”

  她解释,线下诊所也是门烧钱费力不讨好的生意,它不像互联网可以短时间看到成果,即便你烧了钱,依靠互联网的基因也很难去运营起来。

  春雨医生与燕达医院合作打造“云平台”是董迷芳看好的医疗共享模式。

  共享医疗,即通过对现有资源的整合盘活,来达到效率的最大化。董迷芳认为共享医疗具备三大优势:盘活存量市场、降低成本以及提高效率。

  从医生多点执业的开放,医生不再禁锢在供职的医疗单位中,得以去到外地、基层的医院和诊所,提供医疗服务,打破传统医疗资源限于三甲医院、省市级地域的高墙,这就是共享医疗的开始。

  名医主刀所做的移动预约手术平台,薄荷牙医所做的将闲置的口腔诊室与多点执业的医生对接,BDG冬雷脑科所做的以体制外医生为核心的医生集团,是共享医疗的一次次尝试,激活医疗潜在的势能,服务到每一个人。

  而关于共享医疗的未来场景,企鹅医生CEO王仕锐想得更远。

  在“企鹅医生”的发布会上,他毫不避讳地表示想蹭“共享经济”的热点,推出首个共享检测项目是体液检测机,包括尿常规、早孕检测、排卵检测,未来用户可以在线咨询医生。设备将投放在商圈、社区卫生间内。

  他所设想的“共享医疗”的一个场景是,将医疗服务打散,把诊所内能够自主的检验、检测项目拿出来,做成像共享单车、共享KTV甚至自动售货机一样的医疗服务模块,投放进社区、商场、厕所,实现医疗共享。

  “建医院、建诊所还是有点慢,该快的地方还是要快起来。”王仕锐称之为“线下流量入口”,他预感另一个互联网的风潮即将到来。

  新京报记者 曹忆蕾

【编辑:刘羡】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