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2018酒行业面面观:涨价提质冲业绩 人事变动换“帅”忙

2019年01月29日 11:1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网1月29日电 刚刚过去的2018年,白酒行业可谓新闻不断,围绕酒企营销业绩、价格调整、国际化战略,以及企业收并购、人事变动等方面的风波此起彼伏。不过,不管企业背后承载了多少苦与痛,对市场的信心一直不曾改变。

某超市白酒柜台
某超市白酒柜台

  百亿之后 谁将率先迈入千亿门槛

  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规模之争,其中销售规模表现得最为直接。那一串数字代表了企业在行业中的实力或地位,具体到白酒行业,百亿是一道门坎儿,然后则瞄准冲刺千亿。

  2018年,多家酒企进入百亿“军团”。据了解,就在古井集团公布营收破百亿的前一天,汾酒在2018年全球经销商大会上宣布销售额突破110亿。有报道称,剑南春、劲牌在2017年就已完成了百亿目标。

  来看看都有哪些酒企跨进了百亿元的门槛。按照《微酒》近期的报道显示,截止到2018年,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牛栏山、汾酒、古井这7家上市酒企,加上剑南春、劲牌、郎酒,百亿俱乐部已经有10位高端会员。

  而处于企业前列的茅台、五粮液,自然成了千亿“门票”的有力竞争者。在2018年年底的五粮液投资者沟通交流会上,五粮液集团董事长李曙光曾透露,2019年将是五粮液突破千亿的增长之年。

  “我今年与李曙光同志有个约定,来年双双跨上一千亿。茅台已经做好了一千亿的准备,我们希望来年做得更好。”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此言与李曙光遥相呼应。不过,两家究竟谁先闯过千亿大关尚难见分晓。据茅台官网数据显示,2018 年度实现营业总收入750 亿元左右,同比增长23%左右;公司2019 年度计划安排营业总收入增长14%。按照这个增长比例,茅台2019年冲刺千亿目标似乎难以达成。

  企业涨价提质 茅台仍一价难求

  如何支撑销售额的持续增长,或许除了拓宽渠道、扩充产能等措施外,还有提高产品售价这一招。

  依稀记得,2017年的最后几天,茅台官网发布公告称,为更好地统筹兼顾各种因素,公司自2018年起适当上调茅台酒产品价格,平均上调幅度18%左右,并指出此次价格调整将会对公司2018年度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

  实际上,茅台的市场价格一度超出预期。以飞天茅台为例,由于货源紧张,该酒市场销售价格最高上涨到了2000元/瓶。《证券时报》近日报道称,作为白酒老大,贵州茅台2018年以来坚持信任董事长李保芳“不涨价”的承诺,但茅台经销商处以及相关网上渠道,飞天茅台1499元的价格仍然是一瓶难求。

  其实,除了提价,提升品质已经被酒企提到重要议事日程。李曙光就曾表示,五粮液将进一步提升高端市场定位,彰显高端品牌价值,用高端产品提供价值支撑。其中升级版普五将更换全新包装,在2019年6月前推出,也将成为五粮液业绩增长的又一动力。

  2019年市场前景如何,对此泸州老窖总经理林锋显得异常谨慎:“明年是白酒企业竞争最困难的一年,所以很多企业的费用会大幅增长。但我觉得明年是很多企业的灾难年,就是因为高费用的投入,这可能会是行业的毒瘤。”

  2018年白酒行业变数多多

  白酒市场经历了2017年的稳步复苏,2018年似乎亦表现不错,但也有“忧患”如影随形。从整体股市表现,到企业收并购以及人事变动,酒企间充满诸多变数。

  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白酒上市公司股价高位跳水。上述证券时报称,尽管经过近期的上涨,但是白酒板块整体仍处于超跌状态。19只白酒股中,有17只个股最新收盘价较2018年最高价时跌幅超30%,其中伊力特、舍得酒业、水井坊、山西汾酒、泸州老窖、老白干酒、酒鬼酒、金徽酒、*ST皇台和金种子酒等个股最新收盘价较去年最高价时回落幅度均在40%以上。

  资本市场备受关注的还有2018年初的华润与汾酒的“联姻”。据悉,华润旗下公司以51.60亿元买入汾酒991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45%),成为汾酒第二大股东。同年2月9日,泸州老窖发布公告称,现金收购公司控股股东泸州老窖集团所持有的四川发展酒业投资有限公司全部30%股权。类似案例还有江小白收购重粮酒业100%股权,中粮酒业收编酒鬼酒等。

  与此同时,酒企人事变动更聚焦了更多关注的目光。自2017年五粮液李曙光接替唐桥担任一把手后,2018年李保芳取代袁仁国,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相关职务。除此以外,迎驾贡酒、海南椰岛酒业、酒鬼酒、浙江古越龙山绍兴酒等酒企都出现重要人事变动。

  另一方面,剑南春则面临更多的挑战。去年10月,《新京报》一则报道指出,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因涉嫌行贿、私分国有资产案被公开审理,给作为国企改制范本的剑南春留下一系列后遗症。“与此同时,剑南春错过了白酒行业的最佳发展期,与竞争对手的差距越拉越大,上市也成为剑南春遥不可及的‘梦’。”

  总之,白酒行业在趋稳的行情下依然暗流涌动。但是,为了全行业的持续向好,各家还需联起手来抱团取暖,共同推进白酒“走出去”的步伐,传承与发扬中国酒文化,尽快让中国“酒名片”传遍海外。

【编辑:丁宝秀】

>产经频道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