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话剧品格与现代性审视:《大明风华》导演解读拍摄理念

话剧品格与现代性审视:《大明风华》导演解读拍摄理念

2020年01月03日 16:41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自上个月在优酷、湖南卫视播出以来,《大明风华》热度持续走高。其展现的明朝历史画卷,极大地激发了观众的民族自豪与文化认同,“明朝原来这么厉害啊”“愿中华民族早日实现伟大复兴”“传播文化而不是文化入侵,中国自古以来做的很好”,优酷弹幕中,网友们纷纷留言。

  “明王朝在早期的时候,是一个非常为中华民族提气的时代。这个时代有昂扬的历史精神。包括诸如郑和下西洋等,是非常张扬的,折射出一种地理精神、一种大冒险时代的精神。”近日,《大明风华》导演张挺谈论拍摄理念时表示。

  据他透露,《大明风华》期间,根据需要,融入了很多话剧的拍摄理念。塑造人物时,则采取了对古人的现代性审视,以期“与当代人对话”。张挺认为,整部剧中的人物,都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光芒四射的生活力,不论‘好人’‘坏人’,绝不萎靡不振”,这符合王朝早期的时代气象。

  话剧品格与现代性审视

  张挺介绍,在《大明风华》中,很多精彩的戏,并非是外景,而是在特定场景里,个体层次的丰富呈现或者人与人之间矛盾的集中爆发;此外,还有大量的梦境,“都是话剧的玩法”,“自由自在的一塌糊涂”。

  而在台词上,《大明风华》也会不时流露出话剧腔调,明白晓畅又触动人心。孙若微为朱棣挡箭重伤昏迷,朱瞻基黯然神伤:“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像在照镜子,一样的慌乱无措,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你的过去我不再问了,那是你的事情。你要是死了,你会后悔的 。”

  “拍摄一些桥段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在用最极至的形式,去完成对人物一生的表达。而如果用传统电视剧手段。是没有办法完成的。”张挺说。

  “现代性审视”的视角也是如此,张挺认为,这能够更好地呈现人物,去掉不必要的光环 “这个戏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完全没有强权即合理的可能性:绝对不因为你是权贵,你就伟大,你就高尚,‘大明’不会给权贵找很多折、很多办法,很多借口。”

  从这个角度,张挺表示,《大明风华》其实也是写一个被诅咒的家庭的故事,在这个家庭之中,每个人都想抱团取暖,但是谁都做不到,“因为他们都被权力彻底异化了”,张挺说,“朱家家族有宿命感,其实有点像是《百年孤独》。”

  “对未来负责”的角色形象

  谈到《大明风华》的形象塑造,导演张挺曾表示,《大明风华》中的人物形象,是具备历史感的,“他们活在历史中,也很清醒知道自己活在历史中”。这些人在意身后的评价,要“对未来负责”。

  每个角色都在乎身后的评价:在剧中,朱棣的文治武功得到了充分肯定,但却一直被自己将来的名声所困扰“心里怕得要死啊,难道我一生的功绩,洗不清我的罪名?”又如于谦,虽然在历史上含冤遇害,却留下“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千古诗篇。

  而与朱家不同的是,张挺认为,像孙若微、于谦等人,他们“具备牺牲的勇气,从而能够突破自己的命运”。“我表现的是人。”张挺说,“我觉得看完整部戏的人都能感受到,《大明风华》里的角色都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光芒四射的生命力,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绝对不萎靡不振。”

  《大明风华》通过英雄人物塑造、精神内涵挖掘,以及建筑、服饰、饮食等方面的还原,“展中华文化之美”。观众可以从《大明风华》中看到更宏大的精神内涵:“《大明风华》深挖故事叙事背后的精神内涵。剧中,从明代前中期盛世中看到修齐治平、治国安邦的政治理想;从郑和下西洋中读到中华民族合作共赢的外交思想;从封建朝代盛衰更替中获得“载舟”“覆舟”、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

【编辑:吉翔】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