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价虚高内幕:不可交割的“山寨期货”——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经济新闻

蒜价虚高内幕:不可交割的“山寨期货”

2010年07月29日 08:32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望着山东寿光蔬菜电子交易市场上闪烁的大蒜价格,来自河北的夏先生十分苦闷。

  上面的数字显示,8月份交割的大蒜价格为每吨近万元,10月、11月、12月交割的大蒜价格在每吨11000元以上。7月26日当天在山东金乡的现货交易市场上,大蒜价格也高达11000元左右。

  但就在几天前,作为电子交易市场上买方的他却以每吨6500元的超低价格被迫与“卖方”协议平仓,他也为此损失惨重。

  直到此时,夏先生才意识到他参加的是一个不可能获胜的游戏。无论电子盘上的价格多少,他都不可能通过其与现货的价差获得一分钱的利润。事实上在过去数年内,全国大蒜电子交易市场上真正的交割寥寥无几。

  在这个血腥的山寨期货市场上,大蒜价格虚幻的上涨所带来的,不仅仅是空头的全面溃败,还有大蒜现货价格的一飞冲天。

  从大盈到大亏

  自寿光蔬菜电子交易市场的DS(大蒜)1007合约推出之后,夏先生一直参加其中的交易。几经进出之后,到7月8日这一合约到了交货时间,他手中还有几百吨。

  夏先生决定接收现货。不用盘算,接收现货将非常有利可图。

  他手中的这些货,是在寿光蔬菜电子交易市场电子盘上以平均每吨8000元的价格获得的。如果他接收了现货,拉到金乡现货市场上转手卖掉每吨就可以赚到3000多元。

  7月7日,电子交易市场发布了接货通知,请夏先生等58个摊位的交易商准备分别在其后的3天内接收大蒜,交货地点是江苏省邳州市清山蒜业。

  交收的仓库很偏僻,距离最近的居民区有5公里之远,一条4米宽的小道通向这里。而迎接购货商的是几十个光膀子文身大汉与几十个非文身的“工作人员”。

  夏先生26日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描述说,他当时还没回过神来,那些人就堵在了其身后。接着,一部铲车隆隆地开过来,横在了交收仓库前的路上。那些人扬言一头大蒜也拉不走。在要钱还是要命的选项中,夏先生选择了要命。

  除了担惊受怕之外,夏先生还担心这一风波会导致自己违约。按照交易规则,在办理了接收手续之后,如果买方不能在24小时内将货拉走,那就是买方违约,要赔给卖方货价30%的违约金。

  夏先生说,当时电子交易市场负责协调交收工作的季姓经理在场。在他的撮合下,“买卖双方”以每吨6500元的价格平仓。

  思前想后,夏先生最终决定协议平仓。

  夏先生很冤。8000多元进的货,6500多元平了仓。每吨损失1500多元。加上如果顺利接货而获得的预期盈利,夏先生每吨要损失近5000元。

  记者了解到,和夏先生一样选择了平仓的一共有3个摊位的交易买方。而在得悉他们的遭遇之后,其余的55个摊位交易商没有再敢去邳州。事情就这样“挂”了起来。

  对于作为此次风波的中间平台,26日,电子交易市场总经理柴庆华对记者表示:“这些买方确实令人同情。”

  但在发给《第一财经日报》的声明中他表示,市场本身不参与任何交易行为,也从不为参与买卖的任何一方提供履约担保。

  波澜乍起

  众多类似事件的直接后果让市场成了风波的中心。有的卖方还“不依不饶”。柴庆华告诉本报记者,近日,还有邳州的卖方打电话来,要求交易市场赶紧将买方的违约金打到卖方的账户上。

  但此时,按照寿光公安机关的口头指示,在事件未了结之前,相关款项要冻结,不能划给买方或者卖方。

  交易市场处在了买方和卖方的双重夹击之中。因为买方也请求交易市场判卖方违约。很快,遭受损失的买方将“注意力”转到了电子交易市场身上。

  来自山东金乡的杜先生也是同样遭遇,在邳州进行“协议平仓”时,始终未见到卖方,都是交易市场的季经理在中间“撮合”。

  同时,杜先生还认为,在此前的交易中交易所采取停止订立新合同的方式,拉低成交价格,以利于卖方。

  于是,买方认为,电子交易市场涉嫌参与了其中的交易。

  “我可以发誓说,交易市场绝对未参与。”柴庆华告诉本报记者,“就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国家发改委相关部门的人员到寿光进行过调研,其后,寿光公安部门对交易市场所有人员进行了调查,不但交易市场工作人员本人,包括他们的亲戚朋友也未参与交易市场的交易。”

  但对于交易市场的自我澄清,买方交易商并不买账,7月15日,一部分买方向寿光警方递交举报材料:(电子交易市场)总经理柴庆华为主谋,与其下属恶意诈骗,涉款金额达2000多万元。

  26日上午,寿光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已经对举报材料进行了初步审查,正在等待上级业务主管部门的意见。

  当日下午,记者得悉,在请示之后,寿光警方决定对举报不予立案。

  交易市场腹背受敌之“乱象”

  对于风波产生的原因,柴庆华这样解释:“此前,到了交割日,买卖双方大多选择平仓,认违约,该赔偿违约金的就赔。但这次DS1007合约,差价太大了。卖方的心理难以接受,才出现了这起极端事件。”

  但DS1007合约最后5天的成交均价是7900多元,这与当时现货在11000元以上,显然出现了很大的背离。

  “在DS1007合约交易的最后阶段,交易明显异常。”夏先生告诉记者,“经常出现无量拉跌停的现象。”

  作为多方的买方认为,这是交易市场不时随意出台的停止订立新合同措施所致,意在刻意打压价格。在他们看来,即将交收的大蒜价格,应该与当时的现货价格相差无几。这样,他们就可以从空方获得更多的赔偿。

  而空方也将矛头指向交易市场。在5月25日,交易市场贴出一个征求意见函,其中有“所有交收货物必须全部拉到寿光的指定交收库进行交收”的内容,当日,DS1007合约涨停。这引起了空方的不满。

  电子交易市场何人监管?

  在当地,像山东寿光蔬菜电子交易市场这样的电子交易平台并不鲜见。

  类似的交易市场遍布山东各地,不少市场年交易额动辄百亿,交易品种则包括棉花、大蒜、玉米、花生、南瓜等多种农产品。

  但所有的这些都处于监管的“黑洞”之中。今年5月,山东沂蒙山花生电子交易市场就曾爆出强行平仓的事件。

  记者了解到,在交易过程中,山东寿光蔬菜电子交易市场出台过多次的公告,比如,停止订立新合同、取消或者回复涨跌幅限制等。这些公告出台的依据,基本都是《寿光蔬菜电子交易市场交易管理办法》,或者是“经市场研究决定”。出台这些措施的目的,在很多时候是“控制市场风险”。

  一个电子交易市场,就处在这样一个《管理办法》的掌控中,一旦游戏规则发生改变,很多人就可能为此倾家荡产。

  柴庆华对此也有些“无奈”。他说,交易市场很多交易规则是根据期货交易的方式制定的。对这种介于现货和期货交易方式,在宏观层面上,还缺少一套权威的交易规则。

  记者了解到,电子交易市场的准入门槛并不高。有的地方政府工商等部门批准,租几间房子,挂个大屏幕,就可以经营了。

  国家相关部门已经认识到了这类市场存在的隐患。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工商总局此前发布的意见对电子交易市场做出下面的认定。

  “部分大蒜、绿豆电子交易市场,采用类似期货运作模式,变相降低保证金比例,提供履约担保,涉嫌变相期货;在运行中缺乏现货资源依托,投机性严重,市场运行极不规范,风险隐患较大。存在偏离功能定位,成为价格炒作平台;市场总量小,易被交易商操纵;交易商自买自卖,影响市场价格;自然人大量入市,难以抵御市场风险等诸多问题。”

参与互动(0)
【编辑:梁丽霞】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