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捣腾一个软件就拿100万 投资泡沫加剧“创业衰亡潮”

2015年09月30日 07:24 来源:经济参考报 参与互动 

  资料图片

  创业正成为时下最热门的词。越来越多的人视之为时代的追求。各种扶持创业政策层出不穷,各类创业大赛持续不断,“创客空间”“孵化器”日益增多。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高校教师、院所研究员,以及程序员、打工者以及返乡农民工投入其中,让整个社会成为一个创业大学堂。

  在部分地方政府引导、投资机构追捧的影响下,加之创业渠道匮乏,很多年轻创业者特别是大学生容易将创业狭隘地理解为互联网创业,热衷于开发APP等可快速产生市场影响的互联网产品,并利用各种“故事”进行炒作宣传,有的还轻松拿到高额投资。由于项目估值一再被吹高,产品本身缺乏竞争力,大量互联网创业“火得快,衰落也快”。

  创业十之八九可能失败

  刚刚从创业失败中走出来的王克,意识到了当前创业的跟随之风。2013年起,他开始创办的大学生求职教育APP,也得到了天使投资,但很快又因用户萎缩而关停。他说,“很多创业其实是泡沫,十之八九都要死掉,只有踏实地做实业才是真正创业。”

  王克只是众多失败的创业者中的一个,在创业的路上,曾经比他的经历辉煌的不在少数,但最终跟他一样归于沉寂。

  2014年,由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生郭列和一个“90后”创业团队打造的“脸萌”在诞生半年之后,仿佛是一夜爆发,更一举拿下了App Store下载排名首位。和之前的I Made Face、魔漫相机类似,这款叫“脸萌”的APP是一款拼脸应用,通过五官元素的拼接,用户可以快速创造出自己的个人化漫画形象,然后分享到社交平台。

  然而,之前类似“脸萌”这样突然走红的应用的APP非常多,在某个适当的契机之下,通过社交网络的爆炸式传播引发了用户狂热追捧。但同时也面临内容缺乏持续价值、用户黏性低等问题,“脸萌”最终也没能逃脱昙花一现的厄运。

  回首当年在各个领域红极一时的互联网公司、APP等,大多数已经“死亡”,有的因拿不到融资正艰难度日。B12团队整理出一份互联网+公司的死亡名单,共有160多家企业,成立时间从2011年至今,大多在2013年和2014年,分布于互联网+的12个行业领域,其中,最为集中的互联网+餐饮和互联网+旅游等行业,都有30多家死亡企业。

  就在不久前,黑龙江工程学院的90后创业者罗勇林写下一篇名为《90后大学生创业失败案例》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广为传播。

  罗勇林坦承,他在看了无数90后创业者的成功故事之后,曾经羡慕超级课程表创始人余佳文,也希望能像“脸萌”的郭列一样做一款“现象级”产品,获得千万投资,实现“一夜暴富”。但罗勇林最后的失败教训则是,互联网浮躁浪潮下,不要为创业而创业,这种创业思维只能称作是“瞎创业”。

  像罗勇林一样,因多次创业失败而退出的人不在少数。据麦可思《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数据显示,毕业半年后自主创业的应届本科毕业生,3年后有超过半数的人退出创业。

  “悲哀的其实不是大学时期就开始创业赚钱,而是‘创业’二字已经成了大学生‘一夜暴富’的心魔。”钛媒体专栏作家吴俊宇说:“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这是大跃进时期的几大现象,这种现象其实在如今的大学生创业浪潮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创业就是做个APP”

  当下,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已经被神化了的行业,伴随着人才大军浩浩荡荡从全国各地甚至海外涌入,以及各路资本迅速吸引而至,成为一个甚嚣尘上浮躁无比的行业。在创业热潮下,许多年轻创业者白手起家,缺少可倚靠的资本,并受制于创业渠道单一,只能将创业狭隘地局限为互联网创业,由于门槛低、上手快等原因,使创业项目过于集中互联网领域,不少创业者最终“轰轰烈烈一场空”。

  相比实业领域的创业艰难,互联网创业受到更多年轻人的追捧。长期跟踪大学生创业的华中科技大学企业孵化器总经理方伟说,客观来讲,APP是许多大学生创业的首选,因为简单容易上手,出产品快,不需要像做实业一样租赁办公,购买设备,圈地盖楼。

  “一个没学过一天编程的文科生,培训一个星期就可以编出APP,还可以轻松拿到几十万创业投资。但要做实业,没有一定资本和实力,根本无从谈起。”方伟说,大环境使得大学生创业者不得不利用仅有的专业知识,从创业容易成功的互联网领域入手。据方伟统计,该校大学生创业项目中,有近90%是互联网类。

  但蜂拥而上的互联网创业难免引起同质化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多次参加武汉大型创业活动“光谷青桐汇”,发现许多互联网创业项目十分类似,有的就是成功先例的翻版。其中,农产品电商,O2O平台,以及APP销售鸡蛋等雷同项目就有4 5个。

  互联网创业成为许多人的首选,但市场能否消化如此大量的互联网产品?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目前国内手机APP超过400万个。平均每个手机上安装的APP数量仅为35个。

  方伟说,国内很多创业更多是一种模式上的创新,或者叫一种创意,没有什么技术上的创新。因为互联网的“马太效应”,这些项目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积累用户和流量,进而得到新的投资。比如上门美甲、按摩、做饭、保洁等O2O服务的大量涌现,他们有生存的空间和价值,但存在大量的泡沫。

  此外,一些实体创业者为了赶上互联网热潮,放弃步入正轨的实体项目,转向并不熟悉的互联网创业。德迅投资武汉市场总监李玮介绍,曾认识一名创业者,做微电影工作室,并有了一定的业绩,但他为了拿政府补贴,吸引投资人,改做微电影需求市场O2O平台。“经常会碰到类似的事例,这些人还真的更容易地拿到政府补贴和投资人投资。”

  “捣腾一个软件就拿100万”

  互联网创业之所以占据了创业的绝大部分,是因为其背后不仅有地方政府的支持引导,更有股权投资和风险投资的推动。

  毫无疑问,互联网已成为各类投资机构争相投资的香饽饽。华汇创投投资总监杨蓬说,“现在的投资圈里几乎人人都认为互联网是未来,移动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结合最紧密的O2O行业,更受欢迎。”据《经济参考报》记者粗略统计,仅2015年5月,主打O2O概念完成融资并被公开报道的创业企业就超过30家,总金额超过30亿元。

  从事校园教育APP开发的魏贵方说,他明显感受到,今年和前两年相比拿钱更容易,自己的项目还在研发阶段,就有各种投资机构纷纷找上门来谈合作,“同学在寝室随便捣腾一个软件,就轻松融资100万元”。

  投中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共披露天使投资案例199起,总投资金额11.22亿元,半年投资规模已经超越2013年全年水平。其中接近80%的投资案例集中在互联网和IT领域。

  创业项目价格越来越高是投资人狂热的另一种表现。专注创业孵化的光谷创业咖啡总经理李儒雄介绍,过去的融资路径通常是天使轮100万至200万元,A轮200万至500万美元。现在好多天使轮融资额都迈入了千万级。

  然而,真正活下来的互联网创业项目并不多见。互联网公司数据库提供商IT桔子统计发现,创业项目能够得到天使轮、A轮、B轮、C轮、D轮投资的比例分别为49.8、50.6、13.4、4.8、1。也就是说,进入A轮的50家公司里,最终进入D轮的只有1家。李儒雄说,“互联网创业的特点就是增量快、变现快,但更新换代也快、失败也快,100个互联网创业中,可能就只有一两个真正成功”。

  就像近年来互联网界最大的泡沫“百团大战”一样,各路资本的厮杀,让本来就利润微薄的团购业务迅速成为中国互联网的风口,短时间内立即占据了人们的舆论中心。但初期高补贴下收获的用户,在补贴消失的时候,用户也随之消失,随后就迎来团购网站关门倒闭潮。

  高补贴的烧钱大战虽然迅速炒热了市场,但依然是悬在互联网+公司头顶的生死之剑。一旦资金断供,互联网创业企业大多再无造血功能,直接面临死亡。目前,许多互联网创业项目一味追求资本和品牌包装,而无心开发产品和市场,融来资金多用于购买流量或者用户补贴。问及公司发展规划,他们则表示,反正是投资机构的钱,自己并没有想那么远。

  投资泡沫加剧“创业衰亡潮”

  这股以互联网为主导的创业投资潮中,一些人担心会滋生“创业泡沫”。杨蓬认为,如果产生泡沫,主要集中在前期融资中,一是投资机构都在往早期走,出现早期投资拥堵状况;二是资本大量涌入使创业者把主要目标放在项目估值和融资额度上,而不是专注于产品的市场价值。

  谈及投资泡沫,楚商创投董事长李娟认为,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一些传统产业企业老板转身做起投资人,大量热钱涌入创业领域争抢项目,导致项目估值偏高。李玮也证实,在评选项目时,经常会碰到一些从房地产、煤炭等行业转行来的投资人,“他们出手快,投资额也比实际价值高。”

  投资机构之所以高价买入,是因为他们可以更高价卖给下一轮投资者。很多投资人为了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在天使轮就将估值做的很高,导致A轮以后的估值不得不更虚高。方伟说,“这就像一个接力棒,下一任接棒后,上一任就撤资,还赚了钱,只看泡沫最终传到谁手,就谁埋单,如果最终上市,就由股民埋单。”

  之前的风投盛况下,投资人乐观,所以创业公司每拿到新的融资都是估值的暴涨,因为所有人都认为支撑创业公司快速扩张的经济背景不会改变,创业公司会拥有更多用户,成为更大的公司赚更多的钱,但现在这种预期开始改变了。

  专家指出,这一轮股市暴跌对创业公司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融资会变得越来越难。资本市场的动荡,意味着融资的寒冬期到来,投资机构出手会越来越谨慎,高估值的创业状态基本将一去不复返。而B轮和C轮融资阶段的公司最危险,或许将因为资金的短缺出现死亡潮。 当前,一些创业企业估值上升的速度比风投融资的速度更快,以高估值完成IPO的案例越来越多。企业的IPO市值上升很快,但最成功的公司正在以极高的估值去上市。与此同时,创业后期估值和收购价格都在增长,IPO的平均市值在下降。这表明创业后期融资和收购正在取代IPO。

  创业有规律 政府宜引导

  在创业热潮下,一些县乡也争先恐后建起创业孵化器。以湖北为例,多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县市都建起创业基地、创业一条街,但开业不久就门庭冷落,只剩下一栋栋冷清的高楼。

  李娟说,一些县市拿出财政资金,对创业项目进行补贴,还和社会资金合建创业投资基金。“由于没有高质量项目,又没有操作经验,很多投资都失败了,最终丢的是财政的钱。”

  中部某县城2014年兴建了一条创业街,专注于大中专毕业生、城镇失业人员等创业,吸纳毕业返乡大中专毕业生以及城镇登记失业人员、农村转移就业劳动者、复原退伍军人、失地农民、残疾人等创业企业入驻。创业者可享受税费的减免,3年租金全额补贴,免费参加专业创业培训,小额担保贷款扶持等政策。虽然近百间办公门面很快就被租赁出去,但不到一年,许多都出现经营状况不佳,面临巨大生存压力,迟迟不愿上缴物业费用。

  许多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达了对当前的创业潮隐含泡沫的担忧。互联网创业终究离不开实体经济的发展,如果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流量和用户上,没有实体经济作为依托,这样的创业项目无疑是建立在虚空的基础之上,无法可持续发展。

  专注于创业研究的武汉大学经管学院李燕萍教授说,大学生如果走上创业这条路,心态就变了,创业失败了就很难静下心再就业了。“如果创业泡沫化,这样的大学生多了,一代人也就废了。”

  有业内人士指出,有些年轻的创业者在浮躁的心态下,不专注产品能否真正服务用户,而是模仿同类创业者的产品,并对产品进行包括饥饿营销、病毒营销等等在内的过度营销,炒作、水军泛滥,甚至把负面作为吸引眼球的手段。久而久之,只会让创业圈充满喧嚣与热闹,少了理性与踏踏实实做事的精神。

  在李燕萍看来,目前创业大方向是对的,互联网的红利并没有消失,但政府应该在警惕泡沫的同时,拓宽创业渠道,引导创业多元化,加大对年轻创业者的扶持力度。

  什么样的创业政策才符合创业发展规律?广东省社科院企业研究所所长林平凡认为,政府该做的是营造良好创业环境,政府服务要“零距离”对接。对于创业者来说,政府不但是营造环境的倡导者和组织者,更是创业环境的主要建设者。要进一步用好现有的政策,加强可操作性,并把现成的政策惠及社会大众创业者。政府要做好“守夜人”,还要引导市场、资源配置模式向创业者倾斜,制订促进全民创业的创业产业指导目录和配套措施,重点在降低创业门槛、拓宽创业平台、解决融资难题。

  面对创业泡沫的隐忧,对于社会而言,一是鼓励成功,宽容失败。要发挥优势,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把各类创业主体激活起来,使大众创业的潜能充分发挥出来,给成功者更多的支持,给失败者新的活力。二是加大投入,构建平台。不仅要给创业者提供优惠乃至免费的办公场地、设备、开发平台等硬件设施,还要提供资金扶持、导师指导、融资协调等“一条龙”创业服务。(徐海波 陈俊)

【编辑:陈鑫】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