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中关村将转型成创业大街 IT人怀念攒机的日子

2015年10月22日 15:31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 
中关村将转型成创业大街IT人怀念攒机的日子
 周围卖场陆续关门后,鼎好商户的生意逐渐多了。

  被视为淘货胜地的中关村将转型成创业大街

  大卖场没了,怀念攒电脑的日子

  被视为淘货胜地的中关村将转型成创业大街

  “西有中关村,东有百脑汇。”曾几何时,中关村四大电子卖场和百脑汇市场,被多少电子产品发烧友视为淘货胜地。然而随着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鱼龙混杂的电子大卖场模式逐渐被市场淘汰。今年,中关村e世界和百脑汇相继关张。根据最新的《中关村大街发展规划》,中关村地区将在未来3到5年内完成转型,彻底告别电子卖场。卖场的变迁见证了IT行业的兴衰转折,也令广大热衷电子产品的消费者唏嘘不已。

  一代IT人的攒机胜地

  34岁的穆先生是某事业单位的网络部负责人。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他,平日少言寡语,但只要一提起当年为同学、同事攒机的经历,便有聊不完的话题。

  穆先生笑着说,他与中关村电子卖场的缘分是从高中时期打游戏开始的。“那时不像现在,什么资源都能从网上下载,我们要想玩游戏只能去大卖场买光盘。而海龙大厦是全北京卖游戏光盘最全最便宜质量又最有保证的地方。什么《三国志》、《大航海时代》、《仙剑奇侠传》都是那个时候买的。5块钱一张的大部分是盗版盘,10块钱左右就可以买到正版了。”上世纪90年代末,他几乎每个周末都会约上小伙伴,从家骑自行车45分钟到中关村,在海龙大厦里逛大半天,淘一两张盘,饿了就在附近吃麻辣烫或者卤煮。“那时中关村没有地铁,一些住得远的小伙伴不能经常来,我就成了他们的代购。所以我在班上人缘特别好,男生们都愿意选我当班长。”

  “那时台式电脑可是昂贵的大家电。显示器、主机、音箱、键盘什么的加在一起,一台品牌机至少要五六千块钱,高档些的甚至上万。虽然父母的工资也就一两千元,但为了培养孩子,几乎家家都会买电脑。懂行的人知道,其实品牌机的配置并不是最理想的,特别是当需要进行大量的图形处理或者玩网络游戏时,对机器的性能要求较高,而这些价格昂贵的品牌机却不能满足需求。比如一台戴尔主机的CPU虽然是i5的,但内存和主板的质量跟不上,CPU的运转效率就大大下降。”

  穆先生回忆,为了打游戏时不卡、不死机,他开始去电子卖场淘硬件、自己攒机。“那时海龙大厦里秩序很好,没有现在这么多拉客的。我每次先楼上楼下逛一大圈,看看市场上有什么类型的件儿,大概什么价格,一件一件买好后再拿到一家店去攒主机,攒好用自行车驮回家。后来自己‘涨行市’了,就把硬件买回家自己DIY。同学、亲戚知道我买件儿只去海龙,货比三家才出手,都来找我攒。从高中到大学毕业,至少攒了60多台。”

  穆先生记得,最后一次去海龙攒机是2009年。那时品牌机价格已便宜很多,攒机的价格优势不再。“很多人觉得攒的机器没有保修、操作系统要自己装,太操心,同时品牌机的配置也越来越合理,攒机的人就很少了。”再后来,以销售电子产品见长的京东商城异军突起,消费者只需选择硬件套餐,就可以组装一台符合自己需要的主机,而且送货上门。穆先生的特长便很少发挥了。得知海龙大厦将逐渐关闭大卖场、转型创业基地,穆先生感叹,今后若再想找到当年讨价还价、自己动手的乐趣,恐怕越来越难了。

  “改成写字楼,

  想逛没个去处了”

  “寸土寸金的地方,空了这么久,有点可惜。”望着中关村e世界数码广场紧闭的大门,退休教师安先生颇为感慨。别看安先生已过花甲之年,却是十足的消费电子产品发烧友,尤其喜欢数码照相机。他的第一台数码照相机就是在中关村e世界买的,后来又陆续买过手机、移动硬盘和家用打印机等。喜欢新鲜事物的安先生,十年前便常来中关村电子卖场转转,不为买什么,只图看个新鲜。如今退休后闲来无事,老人家更是成为这里的常客,对卖场内外的每一处明显变化都有所了解。“我觉得,一层底商继续做商业挺好的,不用都改成写字楼,咱想逛的时候也有个去处。”

  上周,海龙大厦新开了一个硬蛋空间,专门展示各种有意思的高科技产品。这里不仅有会说话的机器人,还有会说话的镜子、会说话的温度计。安先生无意中发现这里,简直就像小孩子见到新玩具一样高兴。他看中一款能够悬浮在空中的音箱,想连接到客厅电视机上。但当工作人员告诉他,这里只是展示区、购买需扫码后从网上下单时,他有点犯难。“唉,现在动不动就要网购。可我这青光眼不能老看电脑,也没有网银,不会操作。上次买手环就是儿子帮忙买的,看来今后想买点什么都只能麻烦儿子了。”

  安先生介绍,今年他从鼎好大厦一家熟识的店主那里买自拍杆的时候,跟店主聊天。店主告诉他,自打周围卖场陆续关门后,他的生意更好了。“他家位置好,从地铁口出来就能看到。我在他家买了很多年,东西都是真的。像我们这种上岁数的人,还是喜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网上看不见摸不着的,万一有毛病要退货都不知道怎么办。还是实体店沟通起来更方便。”

  公开资料显示,过去几年里,中关村四大卖场的命运各不相同。太平洋卖场已于2011年关门,中关村e世界在今年2月宣布关闭所有卖场,剩下只有鼎好电子商城与海龙大厦,但它们现在也处在一个转型的“阵痛期”。与此对应的,中关村电子卖场的整体客流下降了60%到70%。在2007年,中关村的单日客流有15万左右。2008年以后单日客流减少到10万人左右,到现在的日客流量则只有3至4万人。

  大卖场没了,怀念攒电脑的日子

  电子卖场曾经是中关村整个IT产业链的核心环节。如今闪耀在互联网领域的那些巨星们,当年很多都是从电子卖场里的一个小柜台起家打拼出来的。1998年6月18日,怀揣着工作赚的2万余元现金的刘强东,前往中关村创业摆柜台,代理销售光磁产品,在短短两年内成为全国最具影响力的光磁产品代理商,他的柜台名叫“京东多媒体”,是“京东商城”的前身。

  数据显示,2002年,中关村电子卖场总营业面积为6万平方米。到了2005年,这一数字已增至20多万平方米。2006年和2007年,随着中关村e世界和鼎好二期的先后开业,中关村IT卖场的面积达32万多平方米,相当于44个足球场。

  然而随着同质化竞争越来越严重,大卖场从高科技变为低端业态。市场里随处可见“严禁非法拉客”的标识。在大卖场购物的人都会“吐槽”小哥拉客严重。“进门儿就感觉被绑架似的。非得跟着你逛,跟进了土匪窝一样。”在海龙集团董事长鲁瑞清所著的《解读中关村一号——IT卖场的秘密》一书中写道,在低价格、薄毛利的情况下,商户要维持生存、运营和发展,没有别的出路,只能拼数量。大卖场这条路已经越走越窄。

  从2009年起,海淀区开始推动中关村业态调整和转型升级,电子卖场业态逐步退出,高端创新要素加速聚集。2014年,中关村创业大街投入运营,仅1年时间,签约入驻大街的创服机构已从最初的10余家增长到30余家,孵化创业团队600余个,其中包括92个海归团队,350个团队获得融资,总融资额17.5亿元,平均融资额在500万元左右。与此同时,中关村内科技金融、科技研发、科技中介等各种鼓励类业态聚集形势日趋明显,商业类业态日益减少,逐渐形成了科技金融聚集区、科技中介服务区、科技型总部聚集区、创新产业聚集区、高端人才服务区、新技术新产品交易及展示区六大功能聚集区。

  最为外界所熟知的鼎好、海龙等中关村电子卖场,将整体转向以企业孵化器为代表的写字楼。即便保留一些商业,也是一些规范的品牌体验店,让消费者在线下体验正牌的产品。随着全长7.2公里的“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建设,昔日的“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将彻底转型为“创新创业一条街”,传统电子卖场的业态将逐渐被新模式、新业态彻底替代。

  张品秋 J229

【编辑:王忠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