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屡获“差评” 新兴市场国家如何打破“评级藩篱”?

2016年07月19日 22:22 来源:国是星期三 参与互动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弗里德曼20年前曾发出感慨:“美国能用炸弹将一个国家夷为平地从而摧毁它,而穆迪能通过降低债券评级摧毁一个国家。”这句话形象地描述了国际评级机构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巨大影响力。

  目前,美国的标普、穆迪和惠誉三大机构占到全球评级市场约95%的份额,占据世界评级主导和垄断地位,一向被认为是资本界的引路人。然而,三大机构对新兴市场国家的信用评级往往较低,这制约新兴市场的投融资和经济发展,新兴市场国家开始试图联合起来,打破垄断,建立新评级体系。

  三大机构助推危机?

  2008年金融危机时,就有声音指出,信用危机爆发的原因之一是三大机构的信用评级错误,无度透支信用资源,使信用关系逐渐泡沫化,最终传导成为信用危机。

  批评的声音还指出,欧债危机的爆发也受到了三大评级机构的助推。欧盟各国政府和欧洲央行指责三大评级机构在欧元区国家信用评级中过度的负面评估助长了主权债务危机。2010年4月,标普将希腊债务下调至“垃圾级”,这一做法打击了投资者信心,抬高了借贷成本,迫使欧盟不得不实施救助计划。

  2008年危机以来,三大机构虽然进行了一定的调整,但全球的信用和债务情况并未得到改善。数据显示,2008年,全球总债务为全球生产总值的2.7倍,而如今这一数据上升至3倍。

  三大机构公信力遭受质疑

  三大机构属于美国,由于缺乏监管和统一评级标准,其客观性和独立性也多次遭受质疑。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表示,中国净债权为1.6万亿美元,是债权国,而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债务国。“三大机构将美国的信用等级一直维持在AAA,而中国是AA+,债权人的信用评级怎么会比债务人的还低呢?”

  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日本债务占GDP比例超过200%,拥有A+评级,而韩国债务占GDP比例不到50%,评级却也只有AA-。2007年时,新兴市场政府的评级通常比负债水平近似的发达国家政府低8到12个等级。

  今年3月,穆迪发布报告下调对中国主权评级展望,由稳定变为“负面”,然而,这一评级结果并未在资本市场上掀起多大波澜,中国主权债有关的指标、境外主权债券收益率未有大幅波动,离岸人民币不跌反涨,境内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等也是不为所动。这也在侧面反映出三大评级机构公信力的减弱。

针对惠誉与穆迪先后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今年4月在美国表示,如是做法并未反映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刁海洋摄
针对惠誉与穆迪先后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今年4月在美国表示,如是做法并未反映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中新社发 刁海洋摄

  国际社会呼吁更完善的评级体系

  “我们急切需要创造更加平等的信用评级、信用分配体系,这个体系能够照顾贫穷的人口,照顾贫穷的国家,能够显示出他们创造财富的能力。”秘鲁前总统亚历山大•托雷多表示,目前很多贫穷国家还获得不了信用,因此需要创新信用评级系统,打破垄断,让贫穷地区能够获得应有的信用资源。

  俄罗斯前外长伊戈尔•伊万诺夫表示:“08、09年的金融危机让我们看到,当前世界金融机构及其所采用的方法,不见得能够带来稳定,更不要说透明性;阿拉伯的金融动荡、欧洲的债务危机,说明现在由美国主导的西方信用体系仍然基于一些不完整的信息去评估世界经济发展。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的正确的世界信用评级,让更多国家采用具有更高政治安全的治理体系。”

  “信用评级机构在管理金融风险和规避连带危机中扮演着决定性角色。”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指出,西方评级一直就是信用无度扩张的直接推手,如果不能构建起能够揭示信用风险的国际评级体系,就没有阻止信用泛滥的有效工具,世界经济就必然以债务危机的方式寻找生产与信用的平衡。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洪少葵摄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 中新社发 洪少葵摄

  现有评级系统“歧视”新兴市场?

  除了穆迪、标普相继下调对中国主权评级展望以外,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也都不太被三大评级机构看好。

  例如巴西,2016年以来三大评级机构相继对其调低评级,并作出“负面”评级展望。标准普尔和惠誉分别于2015年9月和2015年12月摘除巴西的投资级评级,2016年2月24日,穆迪将巴西的主权评级由“投资级”下调至“垃圾级”,至此巴西尽失三大评级公司的投资级别评级。

 资料图 来源:网络
资料图 来源:网络

  俄罗斯和南非的状况也不算好,2014年至2016年的相关报道显示,三国的主权评级基本都在“‘负面’展望”“调低评级”等评价附近徘徊。

  较低的评级带来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面子上过不去”,更重要的是高企的投融资成本。

  国际清算银行的报告分析指出,新兴市场政府往往必须比起发达国家政府支付更高的利息。例如,虽然日本债务占GDP比例超过200%,但当前日本政府仅需花费GDP的1.5%来偿债;而尽管土耳其债务占GDP比例略高于30%,但却不得不用GDP的3%来偿债。

  新兴市场联手试图打破现有评级体系藩篱

  随着新兴市场影响力不断壮大,其政府和投资者越来越多地抱怨:占据全球评级市场份额约95%的三家主要机构对待新兴市场有失公平。因此,一些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国家开始联合起来,试图打破垄断,建立新的评级体系。

  以中国为例,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程度逐渐提高,中国市场主体境外金融市场融资,也在迅速增长,使得中国评级机构快速成长,截至2015年末,全国备案评级机构有110多家,10余家机构从事资本市场评级业务。

  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要加强信用评级机构自身建设,加强信用评级理论和技术研究,提升核心竞争力和国际话语权,促进信用评级行业快速发展。

  2013年,中国、美国、俄罗斯信用评级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了世界信用评级集团,由中国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掌舵人”关建中担任董事长,其定义为一个非主权国际机构,不代表任何国家和集团利益,致力于改革国际评级制度,建立客观、科学、富有多样性的评级体系,打破全球评级垄断现状。

2013年,“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成立大会”在香港举行。图为法国前总理多米尼克·德维尔潘在大会上演讲。<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洪少葵摄
2013年,“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成立大会”在香港举行。图为法国前总理多米尼克·德维尔潘在大会上演讲。中新社发 洪少葵摄

  世评集团评级系统的实践路径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关建中提出,要创新满足一带一路跨国资本联通需要的融资模式和工具,以世评集团为满足一带一路战略需要的评级主体,主导新型国际评级体系。 陈溯

 

【编辑:吉翔】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