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回应穆迪降级:中国官方称“不对”评级机构说“不跟”

2017年05月27日 12:3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原标题:回应穆迪“降级”:中国官方称“你不对” 评级机构说“我不跟”

  中新社北京5月27日电 (记者 周锐)在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后,中国官方和同类评级机构相继做出反应。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资料图)<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记者 金硕 摄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资料图)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在中国财政部发文对穆迪“降级”中国的三个理由逐一驳斥后,中国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统计局也发出长文,详解中国防风险和稳增长的态势。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表示,维持中国A+评级不变,展望为稳定。中国国内的评级机构大公、东方金诚也表示维持中国信用评级,评级展望为稳定。

  对穆迪的质疑首先来自于技术层面。在研究方法上,除了企业债务不属于政府债务的“硬伤”外,中国财政部还将穆迪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的行为描述为“是基于‘顺周期’评级的不恰当方法”。

  东方金诚评级副总监俞春江告诉中新社记者,“顺周期评级”通常指的是采取简单趋势外推的判断,“在经济形势向好时上调级别,在经济形势走弱时下调级别”。顺周期评级的弱点在于对于结构性变化所致的拐点缺乏前瞻性。

  中国财政部直言,穆迪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中国政府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适度扩大总需求的能力。

  俞春江也表示,此次穆迪对中国推进供给侧改革的预期成效持悲观态度,是重制度类型轻政府治理能力的表现之一。相较于穆迪将政治制度类型作为政治的主要评价标准,东方金诚更加重视一国政府能否持续保持政局稳定并切实解决发展中的突出问题。

  在中国财政部第一时间回应后,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统计局也相继发出长文,展现了中国管控债务风险和推动经济稳中向好的能力。

  对于债务风险,国家发改委表示,中国杠杆率低于美日英法,其自身也在下降。中国债务主要成分并非容易引起危机的外债,且有显著高于国际平均水平的储蓄率支撑,因此中国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低。

  在增长方面,国家统计局从质量、结构、后劲、空间多个角度,说明中国经济稳中向好态势没有变。

  国家统计局还预测说,2017年全年中国经济能够保持中高速增长,发展的预期目标能够实现并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

  事实上,中国经济稳中向好以及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向前推进的态势,正是一些评级机构对穆迪的选择感到“意外”的原因。

  俞春江指出,穆迪在去年3月下调了中国评级展望及系列国有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展望后,于10月25日将22家国企的负面展望调回了稳定,并称其甚至能抵御中国主权评级下调一个子集的冲击。因而,在市场普遍预期中国经济呈向好态势的背景下,穆迪此次下调中国主权信用等级,并修正自己10月作出的调整决定将26家国企和3家政策性金融机构信用等级的行动出乎意料。

  在这种情况下,多家评级机构维持了对中国的信用评级,而没有跟随穆迪采取下调行动。

  除了惠誉以外,中国评级机构大公26日发布评级报告称,中期内中国政府债务负担仍将处于合理区间。同时,中国各级政府过去常年财政盈余积累了庞大金融资产,政府资产远高于负债,可为政府偿债能力提供坚实保障。

  事实上,早在上一轮针对中国信用评级展望的下调中,中国官方已经表明了态度。

  时任中国财长楼继伟就曾明确表示,注意到了评级的调整,但市场上并没有因此使得和中国主权债有关的指标发生变化,“我们不care他的评级。至于和评级机构沟通,我们不用给他们‘拜码头’。”(完)

【编辑:于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