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给飞机这大家伙做“体检”,难在哪里

2018年05月18日 14:53 来源:钱江晚报 参与互动 

  16日中午,GJ8013次航班静静地停在萧山国际机场725号停机坪上,离预定起飞时间13时45分还有90分钟,很快,这架航班将从杭州起飞,经过2小时的飞行,降落在秦皇岛北戴河机场。

  但是,在此之前,还有一项工作,就是航前检查。

  川航事件后,钱江晚报记者探访浙江长龙航空,近距离揭秘一架飞机起降前后的安检过程——

  很快,一辆面包车慢慢靠近,6位工作人员从车里鱼贯而出,他们是来为长龙航空这架注册号为B-8243的空客飞机做最后的航前检查。干了9年机务的李建平明白,这关系到整趟航班的安全。

  这是李建平当天送走的第三架飞机,在毫无遮挡的停机坪上,34℃的高温炙烤下,地表温度逼近50℃。李建平或俯躯、或攀梯、或探身,50分钟的检查时间,他扫过每一寸的机身,“每一颗螺丝、每一道叶片,都要保证到位完整。”

  40余个大项近百个小项检查

  他要一一打钩

  入夜,从秦皇岛飞来的GJ8014次航班闪烁着航灯,缓缓降落在萧山国际机场。在前方,机务人员已提早做好准备,他们清空了飞机行进路线上有可能危及起降的外来障碍物。夜光工作服和指挥棒将引导GJ8014停在725号停机坪上,同时机务将在指定位置安放轮挡和锥筒。

  停稳后,李建平上前翻开机头腹部的盖板,从随身的工具包内掏出航空耳机插入插孔内,“接下来,就该我们干活了”。在接下来的个把小时里,李建平和他的机务班组将对这个“大家伙”来个地毯式排查。

  “机长,现在飞行状态如何?”透过话筒,这是李建平的第一句话。

  “一切正常。”耳机里传来的答话,让他松了一口气。客梯车已经就位,舱门打开,乘客们鱼贯而出,李建平和他的兄弟们也该上了。

  从机头左侧开始,李建平进行航后的第一次检查工作。他的手里握着一张14页的工卡,包含了机上、机下和相关勤务工作的内容。

  起落架安全锁销安装,机头区域检查,前起落架及前轮舱区域检查……每完成一项,李建平都会在后面重重地打上一个钩。

  绕机一圈后,他登机开始对驾驶舱和客舱内部展开检查。驾驶舱包含了飞机的操作系统,是检查的重点之一。在驾驶舱检查确定面板、显示器等工作正常后,李建平先要用特制的航空清洁剂,对仪表盘和风挡进行清洁,“飞行过程中如果存在灰尘的话,可能导致仪器故障。”他擦得很仔细,连每一条细小的缝隙都不放过。清洁后的下一个步骤,是灯光检查,这不仅包括机外灯光,舱室内数百个按钮的灯光,他都要一一检查,“不亮的、忽明忽暗的或是亮度不够的,都不过关。”李建平说。

  工卡上40多个大项,近百个小项,花去机务成员1个多小时的时间。类似的检查,每架飞机每天至少执行一次。

  16日,这架空客A320飞机又将起飞,李建平和机务班组在起飞前90分钟,赶到了停机坪。“接手了昨晚的6架,今天送走了2架,这是第3架。”李建平掰着手指,从早上8点半,他一直忙活到中午没歇过。

  再次站在机头左侧,机务小组对飞机的外观、起落架、系统、轮胎等多项进行了目视检查,以确保不存在缺损和功能障碍情况发生。

  临起飞前1小时,机组成员到达。机长和副机长,又再次绕机自查,确认无误,李建平签字放行。

  13点45分,飞机滑行至指定跑道,李建平和我们站在一起,目视着飞机加速,抬头,起飞,然后慢慢远去。他转过头,低声问了句,“下一班几点到?”

  每经过750个飞行时长

  飞机要进行一次“大保养”

  干机务已经9年,“认真干,不出错”是李建平简单朴素的工作信条。

  他的工作时长是12个小时,8:30到20:30,早班或是晚班。每天,他们要迎来送走10多架飞机,对它们进行各类的检查。

  李建平告诉钱报记者,客机的常规检查依飞行状态,可以分为航前、过站和航后三种。每次检查都会有相应的工卡,规定了检查的常规内容,如检查飞机外观和技术状态,调节有关参数,排除故障,添加各类介质(如润滑油、轮胎充气等),确保飞机安全执行下次飞行任务。

  除此之外,在过站或航后,机务人员还会和机长进行沟通,针对机长对飞行状态的反馈,机务人员将着重排查相关部分。“刚才,我们就紧急为一架过站航班排除了故障。”李建平说,通过ACARS空地监控系统,他们发现监控数据异常后,立即进行了相应排查。在确定为发动机的一个发电机滑油压力低导致发电机故障后,他们进行了故障发电机隔离处理,以保证其安全飞行。

  实际上,这种附加检查非常多见。一般每过7天,李建平就会对客机进行一次附加检查,对轮舱、发动机等关键项打开检查。

  李建平介绍说,除了上述航行前后的航线维修外,飞机还包括定期维修。“飞机、发动机和机载设备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后,可能发生磨损、松动、腐蚀等现象。”对此,就要进行更详尽、繁复的检查维修工作。

  定期维修,按飞行小时可分为A、B、C、D四个档类。李建平表示,一般750个飞行时长后,机务人员将对飞机做一个A检,这不是单纯的外观检查,“而是相当于汽车做保养一样,对飞机进行检查维护。到C、D级别检查,等于把飞机拆开了,对内部进行细致检查、维修、更换后,再给它装回去。”

  机务是飞机飞行前后安全检查的排头兵,机组人员同样也肩负检查飞机的责任。长龙航空的资深飞行员王德刚告诉记者,在起飞前1小时,机长和副机长同样要对飞机进行目视绕机自查。

  从机头左侧开始,王德刚将沿顺时针方向检查,起落架、轮胎、探头,甚至机腹的螺丝,他都要确保其拧紧到位。针对不同季节,机长也会有重点地观察某些情况。“夏天雷雨天气较多,就需要在机翼等金属蒙皮较多的区域,仔细排查雷击灼伤点。”王德刚说。

  一架飞机,从降落到起飞,要经过数次检查,经放行人员签字确认,才能最终升空。

  一颗螺丝,一片叶片

  任何问题都不放过

  针对川航3U8633次航班“风挡玻璃”爆裂,副驾半身挂窗外,机长成功迫降的事件。5月14日,民航局紧急成立了“5·14”事件调查组已赶赴成都,会同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开展调查工作。事件发生后,民航局已经下发了通知,对同批次飞机的风挡进行专项检查。

  15日,中国民航局发布消息称,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事发前,未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更换维修工作。

  16日,四川航空举行媒体见面会,通报14日因机械故障备降成都的3U8633航班相关情况。机长刘传健表示,自己飞过上百次该航线,对当时出现故障的飞机状况较有把握,做出决定非常果断。此外,目前川航已对所有同型号飞机的风挡玻璃进行排查,未发现问题。

  目前,乘客已全部转机或出院。另有两名机组成员受伤,仍在接受治疗。

  王德刚和李建平也一直在关注此事。“航空无小事。”李建平表示,“一颗螺丝的松动,一条发动机叶片的裂纹,都可能造成灾难。”他和他所在的维修工程部一直都要求严格。

【编辑:左盛丹】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