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湖南为“儿医荒”开“猛药” 14市州将建独立儿童医院

2018年05月26日 14:52 来源:红网 参与互动 

  儿医现状调查④|湖南为“儿医荒”开“猛药” 14市州将建独立儿童医院

  红网时刻记者 黎鑫 见习记者 彭燕飞 实习生 徐士洁 长沙报道

  “我们将继续通过医生转岗、新建儿童医疗机构等方式,提升基层儿科服务能力,减少大医院儿科压力。”针对目前湖南省“儿科医生荒”的问题,5月24日,红网时刻记者独家专访了湖南省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处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介绍,“十三五”期间,湖南将在全省14个市州,各设置至少1所独立的二级及以上儿童医院。

  这也是近年来针对“儿科医生荒”的问题,湖南开出的又一味“猛药”。事实上,2016年,湖南省卫生计生委就已联合省发改委、省教育厅、省财政厅、省人社厅、省中医药管理局等六部门,制定下发了《湖南省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实施方案》(湘卫医发〔2016〕29号,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将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相关内容纳入到了全省医改重点任务和湖南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重点关注考核评价方案之中。

  经过几年的大力推进,由湖南省卫生计生委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湖南省共有儿科床位30014张,每千名儿童床位数2.22张;共有儿科专业执业医师10733人(不含中医类别),其中执业医师7932人,执业助理医师2801人,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已到0.81名。

  【破荒】

  湖南已经在这些方面开出了“药方”

  “‘儿科医生荒’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医疗资源配置不平衡的问题。”湖南省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湖南在资源配置、人才培训、医疗服务价格等方面开出了许多“药方”,除了高校培养,从数量上填补儿科医生的空缺之外,不少医院也通过合理配置医疗资源,解决儿科医生资源供需不平衡的问题。

  其中,在加强儿科医务人员培养和队伍建设方面,湖南省全力支持省内高等院校设置儿科学专业,并积极协调配合省教育厅,连续两年向国家提交了推荐函。2016年,南华大学成功申报儿科本科专业,每年可招生培养儿科本科生45人;中南大学、南华大学2所高校是儿科硕士研究生及博士研究生学位授予点,并建立了博士后科研流动站。每年,湖南省可培养儿科学硕士研究生180人、博士研究生36人,博士后工作站进站8人。

  在提高儿科医务人员待遇方面,湖南已经明确,各医疗机构在进行内部绩效考核分配中,要充分考虑儿科工作特点,通过建立儿科岗位补贴、提高儿科岗位绩效分配系数等方式,切实保证儿科医务人员收入不低于本单位同级别医务人员收入平均水平。同时,湖南还明确,经过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儿科医师,可提前一年申请职称晋升,并可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聘用到主治医师岗位。

  在合理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方面,2016年1月1日,湖南省下发《关于在长部、省属公立医院医药价格改革的实施意见》(湘发改价服〔2015〕1090号),改革公立医院补偿机制,取消药品加成(中药饮片除外),医疗服务价格在原有基础上上浮30%。考虑儿科医疗服务的特殊性,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在成人基础上再提高10%。2016年6月30日,湖南发布《关于在长部、省属公立医院医药价格的补充通知》(湘发改价服〔2016〕506号),对部分医疗服务价格进行了调整,其中“小儿静脉输液”调整为10元/组(成人为6元/组)。

  此外,湖南还以“医联体”或“儿科联盟”为平台载体,通过对口支援、远程医疗等手段,逐步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造血功能,为儿童提供精准化医疗服务,形成儿童医疗服务网络,缓解我省儿科就医难问题。

  【回复】

  湖南将在14个市州设独立的二级及以上儿童医院

  湖南还将从哪些方面加大力度,破解“儿科医生荒”的难题?湖南省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后还将从儿科医生转岗培训、新建儿童医疗机构等方面着手,促进“儿科医生荒”的解决。

  为推进全省县级医院(含中医院、妇幼保健院)儿科能力建设,缓解县域内儿科医师短缺现象,湖南自2015年起,开始实施儿科医师转岗培训。参加转岗培训的医师可以在原执业范围外,加注“儿科”执业范围。

  目前,湖南省已经确定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省人民医院和省儿童医院三所医院为省儿科医师转岗培训基地,确定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湘西自治州人民医院、邵阳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为省儿科医师转岗培训协作基地。2015年以来,这些基地已累计培训240人。“今后我们会继续加大培训规模。”该负责人表示。

  同时,在“十三五”期间,湖南还将通过拆分或加挂儿童医院的方法,在全省14个市州各设置1所独立的二级及以上儿童医院,每个县至少有1所县级公立医院设置有病房的儿科。

  【支招】

  落实薪酬提高政策 提升儿科医生培养的数量与质量

  如何破解“儿科医生荒”,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湖南省人民医院院长、湖南省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会长祝益民认为,破解儿科医生“荒”的难题,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其中政策导向和政府资金投入方面的倾斜,可以解决很多在岗儿科医生的忧虑。同时,要提高高校培养和在职培养儿科医生的数量、质量,树立尊重儿科医生的社会氛围,“我想做好这些事情,儿科医生的春天很快就会来临。”

  湖南省儿童医院副院长肖政辉认为,儿科医生“荒”的主要原因是劳动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让很多儿科医生心灰意冷,纷纷跳槽。“今年广州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将六岁及以下儿童的医疗服务价格在原有基础上提升,共涉及408项收费,提升幅度最高不超过30%。”肖政辉希望,湖南也能落地这一政策,在原有基础上,将儿童医疗服务价格提升15%-30%,增加儿科的收入,巩固儿科医生团队建设。

  “破解‘儿医荒’最根本的方法,我认为,要从儿科医生薪酬提高政策的落实,以及有资质的医学院校开展儿科专业医学人才梯队式培养相结合的方式着手。”从长沙医学院临床学院科教部主任谭珊建议,部分医学院校本科阶段儿科专业的设立,可以从入学起即树立从事儿科工作的目标及信念(可考虑政策补贴和合同约束相结合的订单定向生模式)。同时,在校期间,对学生进行专业化教育,缩短临床医学生到儿科专业医生的培养时间,更好地加强儿科专业素养,有效缓解临床儿科医生的短缺。

  【他山之石】

  破解“儿医荒”其他省市有“妙方”

  北京:加强儿童医疗服务体系建设,包括每年培训100名基层具有儿科诊疗能力的全科医生,到2020年,每个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至少有1名全科医生提供儿童基本医疗服务;到2020年,努力实现每个区妇幼保健院均建立新生儿科及儿科门急诊和病房,配齐妇幼保健院公共卫生人员;支持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开放儿科病房;推动部分市区医院改造儿科门诊和病房等。

  上海:在上海市儿童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积极探索的基础上,上海依托三级儿童专科医院和儿科优势医院,构建东南西北中五大区域儿科联合团队,促进优质资源纵向延伸,提高儿科服务同质化水平,还建立了6家危重新生儿会诊抢救中心,与16个区实行分片对接,形成“覆盖全市、及时响应、有效救治”的安全保障网络。对于儿科方面的民资办医,上海给予鼓励和支持的态度。

  广州:出台《广州市提升妇幼健康服务能力行动计划(2016—2020)》,不仅将给予新增产科儿科床位相应财政补助,还会根据床位的使用率、周转率定期给予补助,薪酬分配也会基于产科儿科的工作量、风险和专业技术水平给予倾斜,使得产科儿科医生收入水平不低于同期同类医生收入水平。

  福建:福建省财政厅下发通知,县级医院每新增一张儿科病床,就奖励5万元。

  成都:合理确定儿科医务人员薪酬水平,儿科医务人员(含儿科医师和儿科护士)薪酬至少达到本单位同级别医务人员平均薪酬水平的1.2—1.5倍。对儿科门诊急诊,同级财政将按每人次4元,给予医疗机构专项补助。

  天津:儿童医院在招聘人才的形式上,从2017年开始增加了“提前签约录用”的形式,面向全国的医学本科生,在其毕业前一年对其进行签约录用。同时,大学生毕业就职儿科医生,每年最高可获3万元补助。

【编辑:姜雨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