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打造成色更纯的“黄金水道”

2018年08月21日 22:13 来源:央视网 参与互动 

  【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打造成色更纯的“黄金水道”

  一艘满载集装箱的货轮沿江而下(孔华/摄)

一艘满载集装箱的货轮沿江而下(孔华/摄)

  央视网消息(记者孔华 何川)长江,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大江入海口,是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增长极,带动着两岸绵延数千公里的经济带。进入新时代,中央要求对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条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面临着如何打造更加便捷、高效、生态和成色更纯的“黄金水道”的问题。

  何为“黄金水道”?

繁忙的武汉港(孔华/摄)

繁忙的武汉港(孔华/摄)

  从四川宜宾到上海长江口,2808公里的长江干流横贯东西。

  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长江干线航道全部为高等级航道(即Ⅲ级及以上航道),沿岸有亿吨大港数量达到14个,万吨级的泊位581个,长江干线货船平均吨位已经达到1630吨,居世界先进水平。

  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唐冠军介绍,长江已成为世界运量最大、通航最繁忙的河流,2017年,这条干流上的货物通过量达25亿吨,连续多年居世界内河首位。

  目前,长江水系完成水运货运量和货物周转量占全社会货运量和货物周转量的20%和60%,其中,沿江经济社会发展所需85%的铁矿石、83%的电煤和85%的外贸货物运输量(中上游地区达90%)主要依靠长江航运来实现。

  唐冠军介绍,水运相对于其他运输方式具有投资省、运能大、成本低的经济优势和占地少、能耗小、排放低的生态优势。在运能方面,一艘5000吨级船舶相当于100辆汽车、100节铁路车皮的运量;在运价方面,普通货物运输水运每吨公里只有1分5厘左右,铁路是2.5-3角,公路是5角-1.1元;在能耗方面,水运、铁路、公路每千吨公里运输周转量能耗比为1:1.8:14;在排放方面,水运、铁路、公路单位运输排放量比为1:1.2:4.8。

  作为我国最大的内河航道,长江带动了经济社会巨大发展。

  长江经济带11省市拥有内河货运船舶近12万艘,长江航运从业人员超过200万人(其中船员超过50万人),间接带动就业超过1000万人。据测算,长江航运每年对沿江经济社会发展的直接贡献达1200亿元以上,间接贡献达2万亿元以上。

  打通“最后一公里” 建立综合立体交通走廊

  但实际上,因为存在“最后一公里”没有打通的问题,运能大、价格低等因素并没有让更多企业“青睐”水运。

  上海元初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物流事业部总经理袁洁颖告诉记者,他们曾测算过,如果从国外进口汽车零部件或者整车从上海走水路到四川成都,跟陆路的费用差不多。因为要从大船倒到小船,再从小船倒到货车,费用并不低。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樊一江指出,由于与铁路、公路、管道及支流之间没有很好衔接,长江航道存在“最后一公里”没有打通的问题,影响其整体效能的发挥。

  为加快打造长江黄金水道,扩大交通网络规模,优化交通运输结构,强化各种运输方式的衔接,提升综合运输能力,2014年、2016年,国务院和相关部委分别发布了《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规划(2014-2020年)》和《“十三五”长江经济带港口多式联运建设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到2020年,建成横贯东西、沟通南北、通江达海、便捷高效的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

  “目前,沿江一些港口的疏港铁路、公路和硬件设施都在建设中,未来衔接条件将会显著改善,但高质量的综合立体交通走廊的构建还要进一步提升运输服务、组织等‘软’方面的组合效率,并与产业、城镇化整体布局以及生态环境等统筹考虑。”樊一江说。

  布局联运服务 发展现代长江航运

舟山江海联运中心实现通江达海。(资料图)

舟山江海联运中心实现通江达海(资料图)

  今年4月10日,满载2万吨铁矿砂的“江海直达1”号,从浙江舟山港域出发,直达安徽马鞍山港。

  “500多公里航线,其中90多公里在海上,450多公里在长江。”“江海直达1号”设计团队主要成员吕冰介绍,“江海直达1号”是我国第一艘既能在海里,也能在内河(长江)航行的船,是专门为江海联运量身定制的船型,较同类海进江(海船)船舶造价下降约10%,载重量增加约13%,能效提高约12%。

  “原先,一艘远洋货轮从巴西拉回来40万吨铁矿砂停靠舟山港域后,先卸货,再倒到小船上;小船到了上海或张家港,又要从海船倒到内河船上。而现在,通过‘江海直达1号’可直接从舟山港域直达马鞍山港,少倒一次船,至少节约了两天时间,还节约了10元/吨的倒船费用。”浙江新一海海运有限公司江海办主任洪松定介绍。

  从马鞍山港通过“江海直达1”号运出的钢材,可直接从舟山港域到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国务院批复设立的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成为江海联运的重要示范,成为推进长江经济带与“一带一路”战略互动的纽带和桥梁。

  就在舟山在加紧建设江海联运服务中心的同时,长江沿岸的多个港口城市正在加紧布局铁水联运、水水联运。

  正在建设的武汉阳逻港铁水联运工程,一旦实现铁水联运,上游的货物可以通过铁路、公路等方式到达阳逻港,在这里,可通过“汉新欧”班列发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可沿江而下,通江达海,到达沿江城市或沿海各国。

  “铁水或江海联运在运输比例中每提高1%,综合运输效益就能提高10%;合力建设长江黄金水道,发展现代长江航运,吸引更多适水货源向水路运输转移,可以更好地发挥水运经济优势和天然的生态优势。”唐冠军表示,构建完善的沿江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发展铁水、公水、江海联运,可以更好地发挥长江作为“黄金水道”的黄金效益,发挥综合交通运输的组合效益,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

【编辑:左盛丹】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