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又一共享汽车APP出事 全部车辆一夜下架 押金难退

2019年01月23日 15:28 来源:羊城晚报 参与互动 

  又一共享汽车APP出事 全部车辆一夜下架

  市民陈先生万万没想到,一觉醒来,在共享汽车APP“PonyCar”的页面上,竟没有一辆车可用,“我还有一千多元躺在APP里!身边还有不少朋友,成千上万元投进了APP里”。

  就在去年12月,羊城晚报曾报道共享汽车APP途歌用户退款难的问题,仅仅时隔一个月,又一共享汽车APP退市。有业内人士指出,相较于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的投入更加烧钱,本就多家抢食蛋糕,更有车企入驻竞争加剧,共享汽车的“钱”景仍是问号。


  软件截图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宋昀潇

  实习生 郑金凤

  读者报料

  App里全广州无一辆车

  用户慌问“我的钱咋办”

  21日,市民陈先生在天河客运站打开共享汽车APP“PonyCar”,本想预约车辆却发现整个广州几百个网点没有一辆车,“我明明19日还开过车,怎么今天一辆车都没了!”

  早在2017年,陈先生便开始使用PonyCar共享汽车,如今平台内还有1143元的余额:“平台需要用户先垫付停车费和充电费,再返还到平台账户里用于行车费抵扣,这1143元便是这几年累积的停车费和充电费,还不可提现。”

  据了解,大部分共享汽车APP多只收取行车费用,PonyCar稍有不同,当用户使用车辆时,需帮PonyCar支付场地停车费,当车辆电池量不足时,用户也需要自助使用充电桩充电,两项费用均需先行垫付。“之所以当初选用PonyCar,就是因为它不需要押金,而且行车便宜,一公里才收1.1元,加上一分钟0.17元收费比打车的2.8元每公里划算不少。可是现在全广州一辆车都没有,又不给提现,钱是不是回不来了?”

  陈先生立即咨询了PonyCar小马客服车辆下架的原因,对方称受市场环境影响及政策规定,平台正在逐步下架所有不合规的车辆,至于何时车辆上线,对方表示以公司通知为准。

  为验证陈先生说法,羊城晚报记者于22日致电PonyCar官方服务热线,客服向记者确认,PonyCar在广州地区的所有车辆已经下架,“不止广州地区,深圳、北京等地区PonyCar的车辆均有所减少。”(报料人陈先生,二等奖200元)

  记者巡城

  有企业悄然关门走人

  押金申请数月仍难退

  PonyCar如此,其他共享汽车出行APP情况又如何?羊城晚报记者下载了广州城中几大共享汽车APP,有背靠车企的GoFun、EVCARD,也有纯互联网企业运营的有车出行、立刻出行、一度用车、巴歌出行、叮咚出行,大部分APP都正常运营,网点数、汽车数如常,可随时预约用车。

  仅有巴歌出行,其软件极难打开,记者尝试多次进入页面后,显示无一辆汽车可用,与途歌、PonyCar情况相似。早在去年12月,羊城晚报曾报道共享汽车APP途歌退押金难的问题,如今大部分用户的押金仍未退,途歌设在广州的公司便已悄然离场。

  1月21日,羊城晚报记者再次来到途歌广州分公司的办公地点,只见办公点大门紧闭,里面黑漆漆。记者在门外徘徊时还偶遇前来寻租者,“这办公室已经闲置了,我们今天是过来看一下办公室合不合适,想租间办公室,其他并不清楚。”办公楼物业方告诉记者,途歌已关门有数星期,“刚开始有很多人找来退押金,后面吃闭门羹的多了,来找的人就少了,幸好途歌把租金物管费等都结清了。”记者又来到PonyCar设在华南理工大学创业孵化基地的办公点,仍在正常运营,走廊还挂着宣传海报。

  业界说法

  共享汽车支出大 烧钱竞争难长久

  2016年下半年开始,共享汽车企业纷纷进军广州,2017年达到顶峰,近十家共享汽车APP布局广州。如今途歌退场、PonyCar紧随,共享汽车大有重蹈共享单车覆辙的前兆,有业内人士称,经历一轮洗牌过后,共享汽车行业或成为只有大公司角逐比拼的赛道。

  “融资融不到,烧钱亏得慌。”有车APP广州分公司负责人吴懋向记者坦言,如今共享汽车市场并不好做。

  吴懋给记者算了笔账,如今共享汽车的最大开支在于车辆的运营保险,一年一台车的保费便在1万1千多元,其次是电费与维修费,“有车在广州总共投了300多台,一个月光保险便要9万余元,”吴懋掰着指头,“广州的停车费贵你是知道的,在市区一个停车位起码一个月要800元,你说我一个月能赚多少?”

  事实上,一辆共享汽车一日平均接3单左右,毛收入不过100余元,一个月才收入3000余元,扣掉保险、停车费、维修费与电费,共享汽车APP常入不敷出。

  另一家共享汽车APP巨头EVCARD同样日子不好过,其媒体对接人告诉记者,过去一年EVCARD在广州绝对支出远远大于收入,“全国几个布点,只有上海的几个地区稍有盈余。”

  行业洗牌加速 车企加入竞争

  “自从2018年‘双积分’政策实施以来,车企纷纷进军共享汽车领域,之前有车还能有点薄利,至于现在,哎!”吴懋所提到的“双积分”,出自《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办法规定,未来对企业的油耗积分和新能源积分将实行并行管理,汽车制造商除了需要降低燃油消耗来获取油耗正积分,还必须出售足够数量的新能源汽车才能获得相应的新能源积分,即双积分政策。

  在吴懋看来,为了应对“双积分”政策,不少传统车企纷纷布局共享汽车出行,首汽推出了GOFUN,上汽推出了EVCARD,“由于这些APP主要目的是消化车企生产的新能源车,他们并不在意盈利,将价格市场搅乱。许多地方并不需要共享汽车,他们不做市场调研,就根据总部指标,几千辆几千辆地投放,造成一些免费停放点车满为患。”

  除有空置车出现街头外,不少企业依靠烧钱抢用户。吴懋笑言:“你就说优惠券,凡是节假日绝对发,恨不得天天发,就希望用户把车跑起来,跑满2公里,政府发补贴。”

  对此,EVCARD媒体对接人表示,上汽布局共享汽车,更多是从传统车企的转型升级大背景着眼,并非是为消化库存、领补贴,“上汽也是在移动出行领域进行探索,在2019年便将开放给社会化资金进入,积极筹备A轮融资,最后面向市场。”

  委员议事

  共享经济“跑路”潮 光靠民间力量难解决

  在上周结束的广州市政协会议上,不少政协委员热议共享经济,广州市政协委员曹志伟更向羊城晚报记者直言,所谓共享经济实际占用相当多公共资源为己谋利集资,“好比共享单车,就是极大占用了本是公共资源的道路,乱摆乱放。”共享汽车也同理,其需占用城区本就稀缺的停车位,且不少空置车乏人问津,一占就是两三天。

  在曹志伟看来,共享经济企业有一大特性,便是“流量为王”,卖用户流量信息,获得投资金钱。一旦没有获得持续融资,则烧钱玩起的共享经济极难维持,资金链一断,用户资金不保。

  曹志伟认为,必须有政府部门成立相关研究机构,将公共信息重握于手。“企业想掌握大数据,首先要经过政府招标才行!”曹志伟告诉记者,如今应对来势汹汹的共享经济“跑路”潮,光靠民间力量实难解决,唯有政府部门加快相关规划,执法部门将相关人员绳之以法。

【编辑:房家梁】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