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说好的慈善呢?多家众筹平台在医院抢单甚至大打出手

说好的慈善呢?多家众筹平台在医院抢单甚至大打出手

2019年12月03日 17:40 来源:中新经纬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3日电(魏薇)互联网筹款平台已经诞生5年,面对朋友圈里转发的“求助”,不少人选择慷慨解囊。不过近日媒体曝出的“志愿者”扫楼内幕,让人们的热心被浇了一盆冷水。

  近日,一段卧底水滴筹视频显示,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他们自称 “志愿者”,在医院“扫楼”寻找求助者,随意填写募集金额,不审核求助者的实际状况,甚至有意隐瞒求助者财产状况。随后,水滴筹在其官方微博回应称,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回炉学习。

  中新经纬客户端调查发现,除了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等多家大病众筹平台都在各医院地推,这些工作人员在医院病房“抢单”,甚至在明知患者已经在其他平台发起了众筹,又重复为患者发布新的众筹。大病众筹平台为何需要地推?又有谁来监管?

  水滴筹资料图来源:水滴筹官网

  筹款人琴雅:未经我同意志愿者发起筹款

  去年,20岁的琴雅在医院查出了脊柱畸形,这个病可以发生在人一生中的任何年龄段,严重的需要通过手术进行矫正。经过检查确诊,琴雅需要进行手术治疗,之后她跟随家人前往成都某三甲医院。

  手术花费对琴雅的家庭而言是一笔不小的负担,琴雅想起了之前在朋友圈看到别人转发过的轻松筹,于是在住院前她尝试注册轻松筹,并成功在该平台上发起了筹款。通过朋友和亲戚在朋友圈里转发,不久后她筹到了第一笔3万元。

  在住院后,琴雅在病房里遇到了水滴筹的志愿者。“我和水滴筹的志愿者说,暂时不想发起了,因为刚发起过了,志愿者说先给我写好,等以后想发起了就转发出去。”

  水滴筹志愿者发起的众筹,琴雅没有转发出去,时间久了就过期了。

  几个月后,琴雅要进行二次手术,前期筹款又难住了家人,无奈之下琴雅再次在水滴筹平台上发起了众筹,这次筹集到了1万元左右。

  就在这次水滴筹筹款结束时,此前轻松筹的志愿者再次来到病房,和琴雅的妈妈聊天中获知她的病情,并拿琴雅妈妈的手机再次为她填写了筹款信息。“我和志愿者反复强调,我刚筹过款了,不想再众筹了,他们就忽悠我妈再发起一次众筹。”琴雅愤然表示,自己刚做了手术,身体比较虚弱,没有精力去管,他们未经过本人同意再次发起了众筹,并且群发给她的亲戚朋友,这会让人说闲话的。

  “其实还有一次一个爱心筹的志愿者,也是跟我妈妈聊天,聊着聊着就要帮我发起筹款,后来我多次拒绝她才没有发起。”琴雅表示,在住院期间经常有各种平台的筹款志愿者来,她发现只有坚决拒绝他们,不然就会粘着问你的情况,然后就把手机拿过去帮你发起筹款。

  中新经纬记者问到医院针对地推者是否会派保安采取措施?琴雅说,保安并不会来轰人,保安会以为他们是“病人家属”。

  琴雅对志愿者的写作水平也并不认可,他们往往将一个模板用到底,筹款效果也不好。琴雅说,她亲自书写并发起的两次筹款总共筹集到四万多元,志愿者两次发起的筹款并未筹到多少钱。

  她介绍,在目前未报销的情况下已经花费二十七万了,后续还有一次十五万左右的手术花费。“手术依旧还有缺口,但是我应该不会再发起筹款了,已经正式发起过两次了。”

  琴雅说,本来对这些筹款平台志愿者看法很好,觉得他们能够帮助不会筹款的病人。但在经历过这些后,她认为,社会上不缺乏爱心人士,但是过度消费他人的爱心,只会让更多爱心人士变得麻木。

  地推人员为“抢地盘”大打出手

  在媒体曝光的视频中,这些平台的工作人员自称“志愿者”。事实上,不少人质疑为何“志愿者”还会在医院地推,甚至在病人已经发过众筹后,重复众筹?

  水滴筹筹款顾问对兼职人员进行培训 来源:梨视频截图

  原因来自这些众筹平台对地推人员的绩效考核。视频中有地推人员称,每个月最少得完成35单,发不完就会被淘汰。有地推也表示,月薪达1.4万元,以每单100元计算,其本月应对接100单筹款。

  中新经纬记者联系到一位已经离职的地推人员武明,他表示,视频中的情况是真实的。“我18年初做水滴筹线下,家属锦旗就送了我二十面,我很喜欢做这份工作。”武明对中新经纬记者讲到。

  武明在今年因为个人原因选择了离职,他说天天在医院做推广,医院的环境长期呆下去很压抑。

  谈到视频中的地推行为,他认为,商业公司需要扩张,提高市场占有率,这无可厚非。在此背景下,筹款顾问的绩效每月要完成35单,综合收入约9000-1.5万元,这在武明所在的三四线城市来说,是相对丰厚的收入了。

  但令武明难以接受的是,为了达到占有市场的目的,各大平台的之间“抢地盘”现象越发严重。

  就在上个月,有媒体报道,爱心筹在西安的医院推广筹款业务时,经常遇到水滴筹的同行。10月份以来有多位“志愿者”受到对方干扰,10月26号当爱心筹西安地区城市负责人赶到西安某医院处理问题时,被对方拉到医院门外的街道上打了一顿。

  “平台是好的,但有些线下城市负责人的做法令人不齿。”武明表示。

  专家:商业模式如何平衡慈善和盈利?

  一直以来,互联网筹款平台令外界困惑的是其商业模式,目前来看已经越来越清晰,就是以通过发布筹款的方式来获取用户和流量,再售卖保险。也就是说,筹款业务是公益的,而盈利的业务是保险。如同此前互联网巨头的打法,流量就成为各大平台追逐的重点。

  筹款顾问称,捐款后会给用户推送保险 来源:梨视频截图

  “对于平台而言,流量和用户是其取得收入的根本和基础。为了获得更多的流量,就需要更多的人知晓平台,及在平台上发布筹款信息。因此平台选择了雇佣志愿者到医院进行推广的方式。”易观国际分析师张凯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

  例如水滴筹的情况或许与创始人兼CEO沈鹏的互联网经历有关。沈鹏在大学毕业后来到彼时刚成立不久的美团,成为了美团网第10号员工,而他曾带领美团外卖从日单10到近400万,更是一手培养了美团强大的地推团队。

  水滴筹的快速扩展也与地推“基因”不无关系。沈鹏在公开演讲中提到,绝大多数用户分布在中国的三四五线城市,就是被很多人称作的“下沉市场”。

  张凯也认为,下沉三四线城市的患者很多家庭条件相对困难,成为筹款人的潜在可能性更大。沈鹏表示,围绕三四五线城市,水滴筹在建能力之一就是线下服务能力。他认为,下沉必须用线下网络真正的沉进去,而不是只靠线上。

  然而美团的地推和大病众筹平台地推终究并非一类,以此打法“复制粘贴”产生的审核不严、随意填写募捐金额等问题逐渐暴露,质疑之声扑面而来,水滴公司也不得不再发声明,承认其管理出现问题,管理层自身必须对此负责,承担相应管理责任。

  慈善和商业盈利很多情况下被视为矛盾冲突的两面,“水滴筹们”也一直在试图寻找到这种模式下的平衡。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大病众筹平台本身是商业机构中的一环,只能说它做的事情具有一定社会公益性,即使商业机构也能做公益性事情。

  “但是平台宣称自己的公益慈善属性,又在做地推,并且在推广过程中有产生很多问题,这就令大家难以接受其公益慈善的纯粹。”赵占领表示,作为网络众筹平台,与其这样扮演着公益机构,不如大大方方承认商业化,就是正常的商业模式来实现各方面的多赢,但是在过程中需要严格把关,避免骗捐的情况发生。

  网络众筹平台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是时候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在采访中,专家、志愿者都提出了一个共同的建议“严把审核关”。

  水滴公司也在声明中提到,舍弃原有以服务患者人数为主的绩效管理方式,调整为以项目最终过审的合格通过率为依据,考核围绕筹款全过程,侧重项目真实合规和服务质量维度。

  “调整的目的主要是由原来的更加关注流量向更加关注质量转型。”张凯分析到,在经营初期,平台为了自身收入等方面的考虑,会更加关注员工为平台带来了多少流量和用户。而在一系列的事件之后,平台也开始意识到审核合格率的重要性,并开始更多的关注最终过审的合格率。

  采访中,中新经纬记者联系到多名志愿者,其中一名志愿者表示,建立信任需要很多年,毁掉它只需几秒钟。不希望这次事件对大病众筹平台产生负面影响,进而影响到患者使用。也有义工称,在医院的病人筹款后接受手术治疗后康复出院,他们庆幸有这样的平台能“让有困难者也看得起病”。(中新经纬APP)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琴雅、武明均为化名)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编辑:张楷欣】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