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聚焦中小纺织外贸企业转型:调整期过后如何走向分水岭?

聚焦中小纺织外贸企业转型:调整期过后如何走向分水岭?

2020年07月01日 12:29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聚焦中小纺织外贸企业转型:调整期过后如何走向分水岭?
    汉森针织打包现场。 林波 摄

  中新网宁波7月1日电(记者 林波)美国的家居服、意大利的秋装……在位于浙江省象山县爵溪街道的汉森针织厂里,流水线火力全开,工人们正忙着打包发往全球各地的“基础款”。

  “该来的订单没来,不该来的却来了。”汉森针织总经理周志康将2020年春节后的外贸市场定义为意想不到的“开局”——曾经不起眼,甚至瞧不起的“跑量”单成为他在疫情下的“续命”单。

  从精品服饰到普通服装,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周志康以低利润的多订单换取工厂不停转,“10万件订单,毛利润只有5万元,我可以不赚钱,但工人们要赚钱。”

汉森针织智能制衣吊挂系统。 林波 摄
汉森针织智能制衣吊挂系统。 林波 摄

  众所周知,浙江是外贸大省,面对空前挑战,在后疫情时代,中小外贸企业如何获取新订单、渡过难关、化危为机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很多企业选择出口转内销,但在我看来境外仍有较广市场。”周志康直言,随着疫情在境外的大流行,很多外贸企业不得不“放低姿态”,寻求国内渠道,但是仍有一批企业坚守在“出口”路上,不断扩宽境外市场的深度与厚度。

  在周志康看来,诚然,目前外贸企业面临着转型危机,但转型非指代“跨界”,“在我看来,转型主要是指在本行业内进行自我提升。”

汉森针织包装现场。 林波 摄
汉森针织包装现场。 林波 摄

  “如今的外贸市场并非没有订单,紧缺的是含金量较高的单子。”周志康以自身企业为例解释道,含金量较高的订单主要是指精品订单,技术含量高的同时利润也比较高,“例如国外一些文化体育赛事服、奢侈品服装市场,一票就可以有600万的销售额。”

  “但是到目前为止,受疫情影响,我们工厂还没有收到海外的精品订单。”尽管含金量订单的缺失令他失望,但进入调整期后,企业也收到了一些家居服订单,让企业得以正常运转,“就是企业不赚钱,但也能保持活力,不会倒闭。”

  事实上,周志康遇到的问题并非个案。

  记者了解到,他的工厂座位于百里黄金海岸之滨中国针织名城——爵溪,在其不到3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着500多家中小微针织企业。

  无疑,外贸针织产业是爵溪特色,以外向型经济为优势的多业并举共同发展格局,让其成为中国针织外贸出口生产基地之一。

富明针织。 林波 摄
富明针织。 林波 摄

  回顾往昔,一批针织服装订单下来,只要短短几天时间,爵溪企业就能完成织布、染整、印花、服装加工、包装全过程。

  审视当下,受海外疫情影响,大批针织企业外贸订单锐减,经营压力加大。疫情危机面前,中小外贸企业如何以变应变,寻求自身发展路径?是坚守亦或转型,亦或消失在行业领域,不少外贸人都在深思这个问题。

  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至今,处于调整阶段的富明针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叶敏仍保持着工厂的高效运转。

  在富明针织的流水线上,工人们正在包装运往德国的订单。

  “自复工复产以来,我们的工人没有停过,接的都是外贸单子。”周叶敏告诉记者,如今的内销竞争非常激烈,“大家都在抢内销,把价格压到底线,反而失去了转型的意义。”

  周叶敏的底气来源于其工厂不间断的海外订单,虽没有往年的高利润,但是工厂工人工资却仍保持往年水准,甚至因为加班赶单子而高于往年。

  谈及外贸订单稳固的秘籍,周叶敏坦言主要是凭借无法替代性,“国外也需要穿衣吃饭,生活必需品的订单是无法取消的,市场是一直存在的,而我们要做的便是在花色、工艺上进行深耕,增加自身竞争力。”

  若说疫情带来的变化,周叶敏感触更多的是物流交通的延时,“船期变长了,没有此前的便利。”

  事实上,在外贸大省浙江,不仅仅是偏居一隅的针织产业,在块状经济的背景下,中小微外贸企业的生存之战早已吹响。在历经数月的调整期后,步入分水岭的中小微外贸企业仍在迷茫与希望中徘徊。(完)

【编辑:梁静】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