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催贷电话轰炸、App无法注册 新办手机号为何频繁被骚扰

催贷电话轰炸、App无法注册 新办手机号为何频繁被骚扰

2020年10月12日 15:08 来源:中新经纬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办新手机号后你肯定接到过这类电话!用户叫苦,运营商束手无策?

  中新经纬客户端10月12日电 (常涛)“现在我接电话听到‘徐工’两个字就挂断。”说起自己近一年手机被频频骚扰的经历,天津的程女士连连叫苦。据程女士称,“徐工”是该手机号的前主人,该号码被“徐工”弃用后,运营商进行了回收,又给到了程女士。

  运营商这种做法被称为“二次放号”,这也是国际通行做法。不过“二次放号”给用户带来了许多困扰和麻烦,而面对这些问题,运营商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资料图 中新经纬常涛摄

  催贷电话轰炸 App无法注册

  所谓“二次放号”,是指老用户停用、弃用手机号后,号码由运营商收回,空置一段时间再次投放市场,供新用户选择。但随着越来越多应用需绑定手机号,越来越多个人信息需关联手机号,在某种意义上,手机号已经变成了个人的“第二张身份证”,新号“后遗症”由此产生。

  北京的孙先生四年前在中国移动办理了一个手机号,不过自从使用这个号码后,孙先生就频繁收到重庆交巡警的车辆罚单信息及登录验证码,但实际上孙先生与罚单信息里的车辆没有任何关系。

  “肯定是这个手机号的前主人将号码关联了车辆登记信息,弃用这个号码后也没有变更,我才频繁收到罚单信息,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孙先生说。

  天津的程女士近一年频繁接到一类话术极其相似的电话。“接通电话后,对方上来就说,徐工,您的消防工程师证是不是考虑挂出去……我一开始非常纳闷,我不姓徐,我也没有考过消防工程师证,后来我明白了,应该是这个手机号的前主人是‘徐工’,后来我接电话只要听见‘徐工’两个字就挂断。”程女士说道。

  此外还有用户表示,自己新办的手机号频繁收到现金贷平台的催收电话,对方直呼号码前机主姓名,且态度十分恶劣。尽管自己多次告知对方手机号已经换了主人,但隔一段时间后,又会接到类似催收电话。

  除了频繁被骚扰,还有用户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办理新号码后,发现新号在多个应用完成了注册,一些应用通过手机验证码登录,甚至可以查看号码前主人住址、开房记录、购物记录等详细信息。

  新号“后遗症”病因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运营商“二次放号”给用户带来困扰不是新现象,是一直存在的。为解决这个问题,早先运营商曾采取过一些做法,比如如果某用户反映被骚扰过于频繁,运营商可以会给用户换新号码,但目前这种做法不再有效,因为目前运营商的号码几乎全是“二次放号”。“用户去办理一些5G高端套餐,可能会拿到没有被使用过的新号码,否则基本上都是‘二次放号’。”付亮说。

  付亮介绍:“‘二次放号’给用户带来困扰一定程度是由于互联网实名制造成的,大量手机应用均需用手机号注册,并完成实名认证。在这个过程中,会有部分用户在更换手机号之后,忘记解绑曾注册过的应用,也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比如贷款者为逃避催收,故意弃用手机号。但运营商不掌握手机号码原用户的情况,这些号码在空置一段时间后会被再次放出。”

  此外,包含用户姓名、手机号的个人信息买卖也是“二次放号”给用户带来困扰的重要原因。“比如一些推销电话,可能就是买来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可能已经转了很多手。”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实行“二次放号”?实际上,“二次放号”是为了实现资源循环。

  据业内人士介绍,码号资源和网络IP地址一样,理论上属于稀缺资源。国内手机号以11位为主,随着用户激增,现在部分号段已无新号可用,这是运营商要回收号码再次放出的重要原因。

  截至2019年7月,工信部已分配50.13亿个码号资源用于公众移动通信业务。随着新号段的开放,这一数量还在进一步增长。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技术与标准研究所专家孟然介绍,“二次放号”可以释放被占用的码号资源。除了用户主动弃用、换号,还包括用户自然死亡后,手机号无人继承的情况,这些号码都会重新启用,占了“二次放号”很大比例。

  运营商“束手无策”?

  对于如何解决“二次放号后遗症”,付亮给出了一些建议。首先,运营商加长这类回收号码的空置期。“目前‘二次放号’前的空置期是3个月,运营商是否可以考虑延长空置期,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再次放号后被骚扰的概率,因为一直联系不上可能就不再打这个号码了。”付亮说。

  其次,主流应用之间实现有克制的“打通”。“这种打通不是用户信息共享,而是服务规则打通,比如很多应用都支持微信支付,如果一个账号在3个月之内没有使用记录,就必须重新登录一下,否则视为解绑。这样可以避免用户拿到新号之后发现某些应用已经被注册过了。”

  最后,加大对恶意电话骚扰、电话推销的打击力度。“很多电话本身就是无目的的骚扰,有些骚扰是基于个人信息买卖,无论哪种行为都是违法的。”

  对于用户遇到的“二次放号”带来的困扰,运营商目前似乎有些“束手无策”。

  中新经纬记者以用户身份致电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客服。中国联通客服表示,中国联通无法知晓手机号码在“二次放号”前注册过哪些应用或关联过哪些账号,对于骚扰电话,中国联通客服建议使用其他第三方软件进行拦截。

  中国移动客服给出了相似回应,并建议开通“高频骚扰电话拦截”功能,对骚扰、诈骗电话进行拦截。中新经纬客户端查询发现,“高频骚扰电话拦截”实现按电话类型或分时段对骚扰电话进行拦截,其主要依据对骚扰电话的标记。

  中国移动同时提醒,骚扰电话标记主要来自于大数据和用户标记,不能保证对骚扰电话100%精准拦截,同时个别号码可能存在标记与实际不符的情况,请用户根据选择需要拦截的骚扰类型和灵敏度。

  不过,据中新经纬记者了解到,这项功能在实际应用中遭到很多用户质疑。一位用户表示,“高频骚扰电话拦截”开通了一年都没解决电话骚扰问题,依然能收到很多点名前机主姓名的推销电话。

  另有用户表示,开通“高频骚扰电话拦截”后,骚扰电话是没有了,但工作电话也接不到了,被客户多次反映。“给中国移动的客服打电话,结果对方建议我‘慎重考虑要不要关掉防护功能’,简直无语。”

  付亮表示,骚扰电话标记不能一劳永逸,也要有“有效期”。“比如一个房产营销的电话,如果三个月没有使用,标记应该自动取消。”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2017年,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组建“码号服务推进组”。这一由工信部指导成立的“国字号”服务平台,在“二次放号”衍生出的“号码误标记”问题上,已形成较为成熟的技术解决方案。

  付亮认为,对于“二次放号”带来的困扰,现在只能是尝试各种办法,要想完全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是比较难的。(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编辑:田博群】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