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三星开启“李在镕时代”,“富”能过三代吗?

三星开启“李在镕时代”,“富”能过三代吗?

2020年10月27日 23:07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视频:韩国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去世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北京10月27日电 题:三星开启“李在镕时代”,“富”能过三代吗?

  中新网记者 王庆凯

  “三星是韩国的,韩国也是三星的。”

  如果将韩国比作一家上市公司,这句话或许并不为过。作为“大股东”,三星拥有韩国五分之一的股份,并或明或暗享有一定程度的决策权和人事权。

  经济上对国家的深刻影响,让三星掌门人李健熙有了韩国“经济总统”的称号。而与真正的总统相比,李健熙是铁打的,国家总统是流水的。

  但三星对韩国的影响,不仅限于经济。在政治、文化、生活各个方面,三星都与韩国政府和国民交织甚密。有人形容,一个韩国人一生不可避免3件事:死亡、纳税和三星。

  执掌三星30多年,李健熙杀伐果断,通过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操作,将三星从一家韩国二流企业,涅槃重塑为世界一流企业。

  韩国成就了三星,三星也成就了韩国。李健熙因此赢得了韩国国民乃至全球的尊重,但也因为干政过多收获不少非议。

  10月25日这位“咳嗽一声,韩国就会感冒”的“经济总统”得以盖棺定论。

  舆论认为,他留下的是一个庞大但“危机四伏”三星帝国,还有一个接班人能力尚欠可能导致家族权斗的隐忧。

  目前担任三星副会长的李在镕是李健熙的独子,按照传统,他将接过“帝国”权杖。但外界普遍认为,与长女李富真相比,大哥李在镕能力尚欠且官司缠身,这让他能否顺利接班有了变数。

  一位三星(中国)公司中层告诉中新网记者,三星的接班人毫无疑问是李在镕,产生的家族权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李健熙生前已经在公司控制权方面做好安排。不过,李在镕会把三星这艘巨轮领向何处变数不小。

资料图为韩国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
资料图:李健熙。

  枭雄李健熙时代落幕

  “李董事长是一位真正的远见卓识者,他将三星从一家本地企业转变为世界领先的创新者和工业强国,”三星在声明中说,“他的遗产将是永恒的。”

  用“远见卓识”四个字形容掌舵三星30余年的李健熙最为恰当不过。

  1987年,经过前期家族权斗,“嫡长子”大哥、二哥相继被罢黜后,三星创始人、李健熙之父李秉喆逝世,李健熙继任三星会长。

  上任伊始,三星还是一个以化工贸易和生产黑白电视机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因为有广阔的市场,三星管理层安于现状,企业运营效率低下,产品质量问题频发,并无竞争优势。

  面对环伺的竞争对手以及全球飞速发展的电子产业,留美归来的李健熙展露出“远见卓识”:韩国国土面积小,必须发展高附加值的产业,企业和国家才有希望,不能停留在给日本三洋打工。

  李健熙将目光瞄向半导体产业。当开拓半导体技术的意图提出后,三星管理层无人同意。“这是一个投入高,且长期见不到效益的行业”“半导体会搞垮三星”。

  1974年,他孤注一掷,用自己的资金买下韩国半导体公司。潜心10年后,终于推出了64KDRAM,但内存价格随即暴跌。到1986年底,累计亏损3亿美元,股权资本全部亏空。

  稍显悲壮的是,一直到他父亲去世的那天,也未能见到三星半导体盈利。

  因为内存市场长期不景气,很多类似英特尔的行业霸主实在熬不住,纷纷退出。李健熙看到了一丝亮光,他持续投入大量资金,准备“用钱砸死其他对手”。

  1987年,李健熙终于获得“垂怜”。当年,美国向日本半导体企业发起反倾销诉讼,双方达成出口限制协议,三星借此崛起。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DRAM价格再次雪崩,从2.25美元跌至0.31美元。

  李健熙的魄力真正展现了出来,他决定将三星电子上一年的利润全部用于扩大产能,故意扩大行业的亏损。最终将其他玩家赶尽杀绝。三星就此成就霸业。

  这样“匪夷所思”的操作,又在液晶面板上重演了一次。同样令三星成为这个领域的霸主。

  “经营是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多年后,当有人问他什么是经营时,他如是回答。

  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人生是这样,企业亦是如此。 在三星的崛起和诸多经典商战中,韩国政府如影随形。

  20世纪70年代,韩国政府为实现经济独立,鼓励重化工业发展。三星在政府的政策引导和资金扶持下,成立了三星化工、三星石油等子公司。借助政府支持,三星赚的“盆满钵满”,也为日后三星大力“砸钱”发展三星电子打下资本基础。

  后来李健熙将目光瞄准半导体产业也是这个原因,韩国推出“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六年计划”。三星紧跟政策,最终成就了今天的三星。

  三星发展史,就是韩国的发展史。三星与韩国政治紧密捆绑在一起。随着三星壮大,李健熙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微妙。

  李健熙盖棺定论之际,光辉未能掩盖“污点”,国民对他的一生争议不断,有人誉之为“韩国经济巨子”,也有人斥其为“韩国政商勾结的代表性人物”。根源还是三星或主动或被动干预政治太多。

  1996年,李健熙被指控向前总统行贿,被判2年缓刑,但因为赞助总统候选人1000万美元政治献金后被豁免;2009年,又因涉嫌逃税等几项罪名被判3年有期徒刑,结果年底又被韩国总统特赦。

  这引发民众强烈不满。韩国前总理李洛渊在李健熙去世后,直言其留下了负面遗产。“强化了以财阀为中心的经济结构,没有承认工会,还留下了不透明的支配结构、逃税、政经勾结等阴影。”

当地时间2月5日,韩国三星集团副会长李在镕离开首尔看守所。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当日下午对李在镕涉嫌行贿案作出二审宣判,李在镕获刑2年6个月,缓刑4年,在被拘捕353天之后,李在镕获释。他在去年8月的一审判决中获刑5年。
资料图:李在镕。

  李在镕的脆弱“帝国”

  为了避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家庭内斗局面重演,李健熙早早的就确定了接班人。不过,除了李在镕,他似乎也没有别的选项可选。

  李在镕实际掌权是在2014年李健熙心脏病发作入院后。但是这位接班人到目前为止,还未展露出父辈的卓识和才能。

  频繁卷入政治丑闻似乎成为三星掌舵人的宿命。

  2017年一张李在镕戴着手铐的照片传遍全球互联网,虽然手铐被有意用黑纱盖住。但这位接班人的形象瞬间降到了低谷。

  李在镕被指控向亲信干政的主角、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行贿谋利。李在镕行贿案一审获刑5年;二审改判2年零6个月,缓刑4年。不过,当庭释放时,他已在狱中度过1年时间。

  还没有完,今年他又以涉嫌非法继承经营权的罪名,被提起诉讼。目前,仍有牢狱之灾的风险。

  今年5月,李在镕曾公开向韩国国民致歉,并表示自己不会将公司的经营权继承给子女。他想借此降低国民对三星干政的担忧和愤怒。

  成为接班人的路上,除了政治丑闻,李在镕还面临巨额的遗产税难题。

  要继承父亲名下总市值达18万亿韩元企业股份,李在镕需要缴纳10.6万亿韩元的继承税。如果通过出售股票来支付遗产税,这将削弱李氏家族对集团的控制权。不过这一难题说好解决,也好解决。变卖三星电子外的其他产业是可以筹到不少钱的。

  即使顺利继承帝国的王位,李在镕仍面临很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更多来自竞争对手。

  “在一个非常不同的时代执掌三星,继承人将面临转型的挑战。”《华尔街日报》评论,三星固然打造出一个几乎涵盖所有电子产品及其核心部件制造的“全球帝国”,但是却十分脆弱。

  上述三星(中国)中层管理人员向中新网记者坦言,三星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绝对技术优势正面临强力挑战,市场也正在被对手一步一步蚕食。“这种压力主要来自中国。”

  以手机业务为例,三星全球智能手机销量近年一直全球排名第一,但其与位居第二的华为差距越来越小。

  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 数据显示,2019年,三星全球市场占有率20%,华为16%,两者相差4%;2020年第二季度华为全球手机市场占有率已经略微超过三星,位居第一。

  更令三星感受到压力的是,除了第3名是苹果,第4名至第7名依次是小米、oppo、vivo、联想,清一色的中国企业。

  从2019年三星电子与华为的财务数据看,在规模和财务稳健程度方面,三星全面超越华为。

  但要看长远,研发投入可能更具意义,在营收远落后于三星电子的背景下,华为2019年研发投入1317亿元人民币,三星电子是1180亿元人民币,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例分别是15.3%和8.6%。

  三星的优势正在逐渐被抹平。尤其是在中国,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已萎缩至不到1%,近年来更是因频频关停在华工厂的产业链,受到市场热议。

  《华尔街日报》指出,过去6年来,尽管李在镕已成为实际领导者,但是三星在此期间并未进行转型,反而陷入困境。既未开发出能够提升其系列产品忠诚度的本土软件或服务,也未能跟上竞争对手的步伐。比如,中国企业在电子产品功能上追上三星,又在价格上秒杀三星;美国的亚马逊和谷歌则在服务领域比三星更有专长,它们都推出了颇受欢迎的家用扬声器或智能手机。

  韩国有着等级森严的家庭社会体系,或许囿于父亲的阴影,李在镕掌事以来,未交出亮眼成绩单,却令帝国在“爆炸门”“行贿门”“干政门”的夹击下风雨飘摇。商场如战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属于李在镕的时代正式开启,留给李在镕的时间却不多了。(完)

【编辑:罗攀】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