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利推动瘦肉精地下产业 最大流出源头久被忽视(2)——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经济新闻
    暴利推动瘦肉精地下产业 最大流出源头久被忽视(2)
2009年04月02日 10:14 来源:南方日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这块市场水很深”

  此外,记者还发现,一些贸易公司也参与其中。当在记者问起货源能否稳定时,本文之前提到的罗某不无得意地说,“(我的上线是)国际贸易公司,自己的规模化生产车间!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公司直接拿货,我是和公司合作几年的老朋友了,公司去年刚投入全自动化生产线,产能和质量比往年更棒,因为是老朋友,所以不管怎么缺货,都优先满足我的计划和需求!因此你根本不用担心(货源)这方面的问题。”

  记者在其博客页面上发现了其代理的公司名为“上海后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而且在相关搜索结果的前几页上发现有好几个链接跟该公司有关。记者在网上找到该公司的一个电话号码,拨打过去无人接听。记者试图求证罗某所说的“国际贸易公司”是否即为这家,他没有正面回答。

  “(瘦肉精)这块市场水很深!”曾因贩猪多年往返于湘粤两地的袁先生向本报记者透露,首先,化工厂、药厂、贸易公司等都可能参与生产,再次涉及到很多中间环节,里面有饲料和药品业务员、药品中介、猪贩等,个中关联错综复杂,令人眼花缭乱。“大家都悄悄地赚钱,谁也不愿声张,所以里面很和谐,外面也很少有人知道。”至于产业规模具体有多大,他也说不清楚。

  “(瘦肉精产业)为什么能发展起来,说白了还是有市场需求!”袁先生还透露,据他了解,农村小散户(5头以下)很少用,因为瘦肉精这个东西“效果很大”,一吨饲料只要加几克就行了,小散户会嫌麻烦,而主要是一些猪场在用。“不敢说所有人都在用,但使用范围肯定相当广,包括一些大型养猪企业。这些企业可能会首选莱克多巴胺,因为现在不查这个嘛。”他表示,绝大部分猪贩都卖过瘦肉精生猪,只是有些人倒霉被查出来而已。有经验的养殖户在使用盐酸克仑特罗和莱克多巴胺时,会严格停药7天以上,通过牲畜的自身代谢会大大减少药物残留,上市后尿检一般都查不出。“但是总可能会碰到一些不会搞事的!”

  “这个市场是巨大的,养殖业也永远不可能淘汰的!”罗某拼命说服记者“下水”,但对于产业规模有多大,他也说不清楚,“市场是不公开的。现在那么多人做,主要是拿不到货!但是只要我们把市场做大了,就有钱赚!”

  

  替代品层出不穷

  令人忧心的是,瘦肉精尚未止,其他类似替代产品已开始大行其道。罗某告诉记者,他的销售开始往多元化发展,目前其主推产品开始转为莱克多巴胺。据他介绍效果差不多,只是用量不同,“克伦(特罗),一吨饲料只要放4-5克;莱克(多巴胺),一吨饲料要放18-20克”,不过后者更便宜,批发价只要2400元。

  他承认极力推荐的原因是“绝对安全”,“你听见过检出莱克(多巴胺)而销毁牲(生)猪的吗?没有吧?只有克伦特罗,报道也只是说出现了瘦肉精替代品,它也是一种兴奋剂!”

  他还补充说,“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检出的,莱克(多巴胺)的休药期只有4个小时,从你家运到广州要多久?再说两个产品的检测试纸都不同,一般只配精确度不高的克伦(特罗)试纸,因为这试纸很贵而且要他们自己掏腰包的!”最后他抛出,“做莱克(多巴胺)下线随时欢迎你!克伦(特罗)嘛,要见面就不好意思,只能说sorry了!不见面是可以做克伦(特罗)的!”

  事实上,据有关专家介绍,瘦肉精是一个大的概念,只是在中国被特定为“盐酸克伦特罗”,还包括莱克多巴胺、沙丁胺醇、盐酸多巴胺等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及其同类异构体,这些都是瘦肉精的替代品。随着加强对盐酸克伦特罗的查处与打击力度,这些替代品越来越多地被一些不法企业和个人使用,它们同属于β肾上腺受体激动剂,这些物质在动物体内的残留物一旦进入人体,均会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

  目前,世界各国对瘦肉精的限定使用仍无统一标准,盐酸莱克多巴胺经美国FDA批准后,可以在生猪养殖中使用,但规定了严格的剂量和停药期。“莱克多巴胺在中国也是被禁止用于养殖的。”广东农科院畜牧研究所副研究员胡友军告诉记者,美国一些组织曾经游说中国政府通过,他对此坚决表示反对。他说,中国养猪业太过分散了,“一用就会滥!”作为动物营养学专家,他多年来一直在苦苦寻求能取代瘦肉精的“营养剂”,他的目标是“既让猪多长瘦肉,又对人的健康无害,同时效果不比瘦肉精差很多,还要不贵!”

  记者观察

  瘦肉精最大源头

  躲在公众视野之外

  十年来“瘦肉精猪”引发的中毒事件时有发生,国家关于加强对瘦肉精监管的呼声也没有停止过。各种规定、办法陆续出台,但十年后的今天,瘦肉精依然能够通过层层关卡,流到市民的餐桌上。

  就像之前出事一样,当下对瘦肉精检测不力的批评又开始频见报端。然而,仅仅依赖临时加大抽检率是不可持续的。我国养猪业还是以散养为主,以及耳标等可追溯制度的形同虚设,这就注定了加大抽检率是各地财政长期内难以支撑的。以目前的财政安排与人员设置,2%-3%的抽检率已不易,更别奢谈100%了。所以说,从较长的一段时间来看,检测这一环并不能确保无问题猪流入市场。运动式的检测只会导致监管成本增加和养猪户们的暂时收敛,风头过后,瘦肉精还会卷土重来。

  或许我们应当像郑风田教授所呼吁的那样,在盯着猪肉的同时,别忘了堵住瘦肉精生产源头。我们应该扩充视野,改变原有思路,将目光从猪所涉及的养殖、流通环节转移到瘦肉精本身。瘦肉精是什么?由哪里生产?是怎么流通到市场上的?只有从源头上卡住瘦肉精生产环节,才能真正让“瘦肉精猪”消失。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盐酸克伦特罗等已被国家划入兴奋剂管理范畴,按照现有的法律法规,盐酸克伦特罗作为一种药品,药品生产企业在其生产、销售过程中将接受严格监管。但仍有不法分子在网上公开出售,其中不乏一些地区知名医药生产企业,有关部门应当加强查处打击力度。

  事实上,令人最为忧心的是,瘦肉精最大的流出源头———化工厂长期处于被忽视中。多方市场人士以及专家表示,对该药品的原料提供方———化工厂在生产时,不需要药品的生产许可证,其在生产盐酸克伦特罗和向具备资质的生产企业销售盐酸克伦特罗原料均不违法,且目前也缺乏强有力的措施约束这些原料不得卖给其他人。整个监管链条可能就这一环节比较松散,因此大量盐酸克伦特罗便以原粉的形式从化工厂流出。

  应当对化工企业生产起到引导规范作用的是各级经委(经济局)以及化工行业协会,但事实上,目前仅有工商部门对该类企业有一定约束力。然而,目前在控制瘦肉精生产、流通及销售等方面,各方都缺乏对化工企业形成有效的监管。这一块还存在很大的监管漏洞。

  从最近的广州瘦肉精中毒,再到阳江市查获九肚鱼含有禁用防腐剂甲醛,广东省查获使用双氧水浸泡的鱼翅等等,纵观最近几年里的食品安全危机事件,危害最严重、影响面最大的食品安全危机事件,往往就是化学物品“不小心过了界”,杀进了食品领域———“三聚氰胺”只是影响最恶劣的例子而已。

  如何管住化工产品“不越界”、时刻把守住食品安全大门,值得全社会高度重视与深思。

  回到瘦肉精问题,更加复杂,从原料的生产、流通以及养殖、检测等各环节,涉及的监管部门不在少数。只有把从生产源头到各个流通环节以及衔接处的漏洞都堵住了,才能真正让老百姓吃上放心肉。

  而管死瘦肉精源头,加强对化工、医药等企业的监管以及严厉打击各种地下生产交易活动,从源头上堵住瘦肉精方是长久治本之计。

  背景

  瘦肉精:是盐酸克伦特罗的俗称,最初用于治疗哮喘。该药物既不是兽药,也不是饲料添加剂,而是肾上腺类神经兴奋剂。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家公司偶然发现,瘦肉精可以促进蛋白质合成,提高脂肪的分解和转化,于是便把它引入到饲料添加剂,发现它可使动物生长速率、饲料转化率和胴体的瘦肉率提高10%以上。随后瘦肉精被用于养殖业,在全球极为盛行。

  据业内人士称,瘦肉精最早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引入我国的,由南方的部分供港猪场为提高供港猪的售价而率先使用。1998年春,香港发生瘦肉精中毒事件后,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于1998年5月份后开始在供港猪生产中禁用。(记者黄应来 张启)

【编辑:高雪松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