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金纯:从张作霖的“对手”到“合作者”——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汲金纯:从张作霖的“对手”到“合作者”

2010年08月18日 15:30 来源:时代商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1921年9月,张作霖命汲金纯率28师向热河方向推进,但心有忌惮,亦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采取敲山震虎的策略,给姜桂题一种大兵压境的态势,而同时,张作霖又派人携带“蒙疆经略使”的印信和辞职报告赶往北京,交内阁总理靳云鹏。意思是说,若是热河不归我老张,那我这个“蒙疆经略使”还有什么干头?靳云鹏只得以内阁总理的名义宣布,调姜桂题任陆军巡阅使,任命汲金纯为热河都统。

  消息传出,姜桂题的部下炸了锅,纷纷扬言要找张作霖算账,找北京政府讨个说法。然而,姜桂题本人却十分平静,无意与张作霖争斗。至于原因嘛,说来也简单,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资格太老”。因为“资格”通常是靠年龄来累积的,这一年,姜桂题已经78岁了,功名已经看得很淡了。姜桂题深知张作霖对热河势力在必得,若是斗起来,大约也没有什么胜算,倒不如认清形势,博得一番清静。据记载,姜桂题提的惟一一个“条件”,就是待本年的鸦片收获之后,再行交接。

  1921年10月,汲金纯正式接任热河都统。接下来的问题是,张作霖如何会让汲金纯担此重任?对此,现有资料还不曾谈及这一话题。胡震在《回忆先父汲金纯》一文中提及汲金纯升任28师师长时说:“由于先父处事谨慎,从未参与冯(冯德麟)张之间的权力之争,此番复辟活动又未参与其间,因而取得了张对他的信任。”此说亦可作为汲金纯升任热河都统的一种解释,但笔者以为,汲金纯因掌握部队而拥有实力,也绝对是不容忽视的原因。再说,热河虽然重要,较之东三省仍相距甚远,把汲金纯这样一个“投诚”而来的可以拥兵自重的领兵将领置于热河都统的位子,应当是再恰当不过的安排了。因为这样就可以“安抚”汲金纯,使其不生二心——郭松龄兵变的原因之一,不就是因为领有战功而不得督办或都统之位吗?更深一步想,笔者甚至以为,张作霖将张景惠任为察哈尔都统,可能也有“牵制”汲金纯的想法——夹于奉天、察哈尔之间的热河,就是想闹“独立”,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这只是笔者的猜测而已,事实上,汲金纯并没有“谋叛”张作霖的意思,他得其所得,对张作霖也是心存感激的。至于他在督热期间,声名不佳,原来可以想见。郭松龄在给张学良的信中曾质问道:“试观现在之山东、热河,其政绩较之直系秉政时代,谁优谁劣?”此说虽言之凿凿,但我们又如何能对汲金纯寄与“厚望”?那样的年月,那样的战乱,那样的军阀,又如何能做到“政绩斐然”,又如何可能“爱民如子”?汲金纯取代姜桂题,亦不过是“城头变换大王旗”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汲金纯在郭松龄兵变时,不但没有追随,反而旗帜鲜明地站在张作霖一边,并立下颇具趣味的战功。1925年11月21日,郭松龄召开滦州军事会议,公然扯起反对张作霖的大旗。这次会议,汲金纯派其参谋长白文林代为参加。郭松龄知道,他不可能争取汲金纯这样的老派人物的支持,便命令白文林回去接替汲金纯的职务。但白文林回去后,据实相告,汲金纯听后大骂:“这小子反了天了。”当时,汲金纯驻防昌黎,与滦州接壤。郭松龄若举兵,汲金纯所部首当其冲,而郭军势力太盛,汲金纯不敢硬碰,立即撤往葫芦岛连山一带,与张作相的15旅及黑龙江的梁忠甲旅共同布防,抵挡郭军,但也仅仅坚守了三天,便又向锦州退却。不过,这三天时间对于张作霖来说,却至关重要。

  连山一役,汲金纯所部几乎溃不成军,损失惨重,36旅大部在锦州一带被缴械收编。后来郭松龄在兴隆店受挫,上士文书李纯民(后升为旅长)、李纯华兄弟两人乘机打出第九师的旗号(1925年,张作霖将其军队整编为20个师,汲金纯为第九师师长),重整队伍,并开始收编其余“反正”士兵,扣了郭松龄的后续战略物资,又在女儿河至双阳店一带布防,并致电张作霖,声称第九师已经收复锦州,张作霖大喜过望,急命滞留于奉天的汲金纯到锦州处理善后。郭松龄兵变之所以迅速土崩瓦解,这起“后院之火”也是一重要原因。

  现有资料并未阐明,汲金纯的部队在锦州被郭军缴械收编是否为“诈降”之计,如果真是这样,那简直就是用兵如神了。但不管怎么说,在平定郭松龄兵变时,汲金纯立功不小,倒是真的。由此而言,汲金纯总体来说,对张作霖还是比较忠心的。

  只做顺民不做汉奸

  张学良主政东北后,为强化对军队的控制,取消军、师级建制,整个东北军一律以旅为单位,原有军、师级将官则委以虚职——东北保安司令长官公署军事参议官。在这种背景下,汲金纯基本退出军界,就任上将军事参议官。为示安抚,张学良特命汲金纯设立办事处,派少将二人,校官五人辅佐,并配备一个卫队连。

  “九·一八”事变时,汲金纯恰在锦州吊唁张作相的父丧,张学良发来电报,命汲金纯到进京暂避,免为日人所用。随同汲金纯进京的,有家眷、随从等近百人,张学良批了20万银元,在天津英租界购得两幢楼房,安顿下来。但此后,便断了生活来源。而此时,汲金纯的多年老友张海鹏和张景惠投靠日本,他们为汲金纯斡旋,屡请汲金纯返回奉天,希望拉他“入伙”。他们说只要汲金纯回奉天,就可以发还原来家产的70%,断了生活来源的汲金纯同意了,回到奉天,住在商埠地四经路,但却未出任伪职,只做了一个顺民。而据胡震回忆,因为汲金纯拒绝出任伪职,原定的70%便缩水了,只还了40%。

  据称,关东军司令本庄繁曾亲自去劝说汲金纯“出山”。汲金纯的孙子汲潮在《预审员札记》中,曾详细记录了此节。本庄繁见到汲金纯后,优礼有加,亲热地说:“在我还是小小的参谋副官时,汲翁已是赫赫有名的上将军了。当年在辽西与俄人对垒,我曾于两军阵前一睹老将军之风采,老将军,您还认得我吗?”

  汲金纯装出一副不谙世故的样子,眯缝着眼睛怔怔地看了半晌,说:“不,我不认识你。”这种回答,令在场的各色人等目瞪口呆。本庄繁则继续表现出“宽容大量”的姿态,依旧笑容满面地说,“说到张海鹏这个人,汲翁不会不认识吧?”汲金纯回答:“认识,他不是要当满洲国的侍从武官长官么?”

  经考,张海鹏是1934年10月出任伪满皇帝的侍从武官长的,此前,张海鹏曾任“伪满讨热作战总司令”,后又出任伪热河省长。而本庄繁于1932年8月即卸任关东军司令之职。再则,张海鹏是不是一开始就想当所谓的“侍从武官长”,也殊为可疑,因为这一职位虽然显赫,但基本属于“宫内闲职”。所以,汲潮的这一记述只能存疑,但不管怎么说,汲金纯确实拒绝了日本人的“邀请”,并没有担任过伪职。

  又据记载,汲金纯拒任伪职,曾引来日本特务的骚扰与威吓,甚至将汲金纯的三儿子汲绍儒劫往日本。但后来,日本人发现,甘受驱使的人还真不少,伪满官位已经显现出“僧多粥少”的窘相,也不差汲金纯一个人,慢慢地,也就平静下来。后来,汲金纯举家迁锦县。1948年,汲金纯病逝于北京。

  考汲金纯一生,生于贫贱之家,起于草莽之间,而官至热河都统,成一方封疆大吏,当有常人不及之处。尤其是他原非张作霖的班底,28师师长风波时,又闹得很凶。但二人最终找到了合作的基调,因而相处融洽。郭松龄兵变时,汲金纯旗帜鲜明地站在张作霖一边,立功不小。而东北沦陷后,汲金纯为取得日伪发还其家产,返回奉天,却始终未出任伪职,只做了日伪统治下的一个“顺民”,亦不失最起码的民族气节。至于督热期间,广殖鸦片,搜刮地面,原也是武夫当政的“通例”,我们也没法子指望汲金纯做得更好——他毕竟是一个军阀。 薛西斯/文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