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新探——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新探

2010年10月26日 15: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婚后李清照的作品已脱卸去少女的轻盈,而表现出沉稳和深情,那些思念丈夫赵明诚的词篇,婉转曲折,真切动人。《凤凰台上忆吹箫》就是其中的一首。这首词有两个版本,《全宋词》所收从宋曾慥《乐府雅词》: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人未梳头。任宝奁闲掩,日上帘钩。生怕闲愁暗恨,多少事、欲说还休。今年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明朝,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即难留。念武陵春晚,云锁重楼。记取楼前绿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更数,几段新愁。

  而通常被人所引用的为《漱玉词》本: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懐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这两个不同版本的词应当都出于李清照之手。比较两首词,首先要肯定的是二词均佳,其次可以从中体会遣词造句的技巧。《乐府雅词》本和《漱玉词》本进行比较,大致可以看出,前者为最后定本,而后者为原作。两本并存于世,而且李清照创作此词是送丈夫赵明诚的,词作的修改发生在李、赵二人之间。

  因此,这两首词并存就有了如下意义:第一,在李清照之前,男女两性之间的诗歌写作有多种情况,一种是夫妇之间的唱和或酬赠之作,那是在各自表达自己的情感,如秦嘉夫妇的赠答诗。

  还有一种是寄内诗,那是丈夫写给妻子的,据说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即是,诗云:“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更多的是男性写给非夫妻关系的异性的,这在唐诗和宋词中有很多,如柳永的《河传》:“翠深红浅。愁蛾黛蹙,娇波刀翦。奇容妙妓,争逞舞裀歌扇。妆光生粉面。??? 坐中醉客风流惯。尊前见。特地惊狂眼。不似少年时节,千金争选。相逢何太晚。”

  以上作者是男性或以男性为主体,而李清照这首词和他们不同,作者是女性,是夫妇中的女性。这就具有了特殊的价值。

  第二,两首词分别代表了两个不同的认识角度,即原词是李清照个人对夫妻离别的感受和情感判断;而改作则主要代表了赵明诚的体验和认识,也就是说赵明诚是此词的第一个读者,也是向李清照提出修改意见的指导者或建议者,重要的改动部分应是充分吸收了赵明诚的意见。

  从词作修改中可以了解赵明诚初读此词的感受,同样也可以让我们想象李、赵二人在切磋时的认真和找到最恰当表达情感词句时的彼此欣赏的情景,快乐甚至可以代替离别的烦恼,而《金石录后序》中记录了在这里也找到的印证:“后屏居乡里十年,仰取俯拾,衣食有余。连守两郡,竭其俸入以事铅椠。每获一书,即同共勘校,整集签题。得书画彝鼎,亦摩玩舒卷,指摘疵病,夜尽一烛为率。故能纸札精致,字画完整,冠诸收书家。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故虽处忧患困穷,而志不屈。”两位知识型的情侣在智慧比拼中获得了特殊的享受和欢乐。

  当然二人性格都有些急躁,《金石录后序》中提到“侯性素急”和“余性不耐”语,在平常生活中有些摩擦或斗气也是正常的,但因此而附会出他们的婚姻曾有过危机则不可信、从《金石录后序》的叙述中可知二人的幸福时光,李清照不会难为自己说虚假的话,这是由她的性格决定的。

  为什么视《漱玉词》本为原作呢?这是在比较两首词在写事抒情中谁更为合情合理的分析中得出的,当然我们仍然认为两首词在抽象的语境中都是优秀之作。原作有“任宝奁尘满”,联系上下文和当时情景,甚为不妥。赵明诚要离家,从另一版本获知,离家约一年(“今年瘦”),离别是在“明朝”。在离别之前一日,李清照预想明日和丈夫的分别,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宝奁尘满。而改作用“闲掩”二字,就非常恰当,既然不梳头,也就不要开奁照镜了。

  原词下片“休休”承“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夫妻之间的离愁,既然如此含蓄,上面为什么还要说得很清楚,说什么“离怀别苦”呢?不如改作“闲愁暗恨”说得模糊,而且宽泛。原作“休休”二字关联不紧,不如改作“明朝”二字点明分别的具体时间重要,少了这两个字,不仅具体时间无着落,而全词的脉络也不够明晰。

  阳关,古曲《阳关三叠》的省称,泛指离别时唱的歌曲。“这回去也”句,即这次离别,就是十分挽留,唱千遍《阳关三叠》,也是留不住的。原作“念武陵人远”,不如改作“念武陵春晚”含蓄婉转,原作“烟锁秦楼”意思虽好,并不完全合适李清照夫妻,她们并非神仙之侣,也不想做神仙之侣。改作“云锁重楼”就灵活许多,且“重楼”与“春晚”相应。

  武陵,当喻丈夫此行之地,改作“武陵春晚,云锁重楼”隐含对丈夫此行的担忧。原作“惟有楼前流水”,不说人,只说水,把丈夫说得有点无情,这不是李清照的本意。再说赵明诚也不能接受这样的表述。改作“记取楼前绿水”则语意不同,是希冀的口吻,商量的语气。希望丈夫不要忘了楼前水边有一个人在终日思念。

  原作“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意谓本有“愁”,料将又添“新愁”,赵明诚可不这样看,他认为在长别之前夫妻二人是快乐的,并无“愁”,故“从今又添,一段新愁”不太符合实情,而“凝眸处,从今更数,几段新愁”就符合他们夫妇的实际情况,就是说不一定本来有“愁”,从现在起又要添上“新愁”,而且是几段新愁。

  原词和改词都是写同一件事,都在抒写离愁,但又不同于一般写离愁的作品。其妙在离别之前预想离别和离别后的情景。还有一点是认识价值,设想原作为李清照自作,修改稿是吸收了赵明诚意见而成的,则两稿对照又能体察到李、赵夫妇二人的心理,对离别的不同感受。

    作者:戴伟华 单位: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