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张晓舟:崔健,有多少个最后一枪

2011年01月05日 14:25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崔健,有多少个最后一枪

  摇滚交响很容易被视为一场自己向自己致敬的堂会流水席,一个油尽灯枯之后的亮丽工程。通常摇滚一旦“被交响”,就更为名正言顺地在音乐史(不仅仅是摇滚史)永垂不朽,就像披头士被交响,更印证了“披头士是贝多芬以来最优秀的作曲家”未必只是吹牛戏言。但崔健又是哪位仁兄之后最伟大的中国作曲家?还真说不上来,只好说崔健是崔健之后最伟大的作曲家?但与其说崔健在向自己致敬,还不如说他在跟自己较劲,与其说他想杀进殿堂站成一尊蜡像,还不如说他是钻进娘胎翻跟斗。

  北京交响乐团是崔健和刘元的娘家。作为当年的乐团小号手,或许崔健如今音乐上唯一退步的是小号(他这次的小号演奏确实有点失准)。崔健只是三名主创之一,编曲邹航才是崔健乐队和谭利华乐团之间的桥梁。与北交的这次合作发生在崔健为新专辑进行的排练之后,发生在他拍完第一部长片之后,仅仅经过四次排练,这是一次冒险的寻根,是中国摇滚的一次“向后看齐!”从中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崔健在西方摇滚乐之外的几个源头:民歌民乐,军乐,以及学院古典音乐体系里的一点“现代”音乐。

  哈恰图良的《马刀进行曲》与《像一把刀子》的结合最具轰动效应,两条不搭界但都诡异无比的节奏七拐八拐交叉行军,伏特加大战二锅头,俄罗斯酒鬼和北京酒鬼在雪地上摔跤。假如说《马刀进行曲》是通俗取巧,那么斯特拉文斯基就是把《红旗下的蛋》变成炸弹。要知道在中国的前摇滚时代,斯特拉文斯基和理查斯特劳斯对那一代人来说就算摇滚了———摇滚交响。

  假如说俄国佬横插一竿子颇有混搭奇效,那么以李叔同《送别》为前奏带出《出走》就太一脉相承了,而最为浑融合一的,我认为是《假行僧》,弦乐丝丝入扣渐次铺排,不仅仅是铺垫烘托,而是大大发展了原曲的乐思,像是折下一剪梅,随手又长出一树梅花。《出走》和《假行僧》这样的旋律性民歌味的歌果然水到渠成最易交响。然而崔健当年的绝招和风骨,更在于节奏而非旋律,《解决》远比《新长征路上的摇滚》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崔健很多节奏型的歌很难被交响,第二场最后加演的《从头再来》和《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就没有交响助阵。像《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前奏用了军乐,跟《像一把刀子》一样讨巧,但混搭有时容易拧巴,《农村包围城市》是意外的曲目,再次说明了老崔拧巴的执着,电音舞曲加唐山说唱。

  有些曲目只能说中规中矩不过不失:给雨加点雷,给雷来点闪电……《一无所有》加了一个创世纪般的辉煌前奏,好像为中国摇滚的诞生洗礼,但并不比当年的近乎干嚎———只有崔健和刘元两人———带劲,而《花房姑娘》和《一块红布》其实一把木吉他更加二两拨千斤。近些年崔健和乐手玩得最漂亮最炉火纯青的,反倒是不插电形式,而这次交响则是往另一个极端去试验作品的张力到底有多大。

  假如说这次摇滚交响有什么历史性时刻,那就是《一块红布》时垂下遮住整个舞台的那一块遮天蔽日的红布———灯打到上面,显出崔健孤独的剪影;另外就是最早版本的《最后一枪》(创作于1987年),至少这么多年来我是第一次听他唱足本,唯一遗憾是枪声的效果甚至不如鞭炮。

  请原谅我仅以所谓乐评的角度指指点点,请原谅我省略掉了冬夜里的泪光和呐喊,省略了燃烧的土地和愤怒的爱:

  我身上的权力像一把刀子,要牢牢地插在这片土地。

  我要永远陪伴你,因为只有我知道你的痛苦。

  不知道有多少,多少话还没讲,不知道有多少,多少欢乐没享,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人和我一样,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个最后一枪。

  □张晓舟(乐评人)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