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29岁春晚如何走向而立之年 "钉子户"拔还是不拔?

2011年02月13日 12:36 来源:南方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核心提示

  从1983年第一届开始算起,弹指一挥间,央视春晚已经陪伴中国人走过了29个年头,一个更加值得回味的细节是,第一届春晚由马季策划并担任主持,而2011年兔年春晚则由马季之子马东执掌语言类节目的生杀大权。这似乎可以看作一个轮回的标志,已近而立之年的央视春晚逐渐开始由新一辈接棒。

  用文化学者朱大可的话来说,对于中国人,春晚是一根典型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从另一个角度,29年来,央视春晚从未遇到过真正的危机。虽然年年被批,但除夕晚上,任你翻遍遥控器都看不到春晚以外的节目,仅凭这份影响力,央视春晚就是绝对的老大哥。今年的情况却有些不同,东方、安徽、广东三家省级卫视都选择了不转播央视春晚,安徽卫视负责人甚至直言:“我们认为央视春晚的影响力在逐渐下降。”另一方面,随着网络的日渐普及,许多年轻人选择上网浏览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并不局限在春晚。兔年除夕,微博上除了关于春晚的话题,还有很多人在关注沈阳高楼大火和埃及局势。

  风起于青萍之末,央视春晚的地位自然不可能被撼动,却在网络和地方卫视的夹击下显得有些局促。站在十字路口,央视春晚该如何走向下一个十年?

  春晚之“变”

  从自娱自乐到全民盛典

  1983年,当马季、姜昆、王景愚、刘晓庆几乎素面朝天地站在央视当时还不甚宽敞的演播厅“报幕”时,一定想象不到,他们就这样创造了一种传统,一种民俗,一种延续了近30年的仪式。在央视一些老编导的记忆里,那时的春晚就是自娱自乐,演员演完节目了就跑到台下嗑瓜子,刘晓庆甚至在念了一封电报之后“徇私”加了一段:“此时此刻,我最想念我的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一定坐在电视机前看节目……”

  如果用现在的春晚标准看,这台晚会无疑太粗糙,太随性,太不严肃了。5次彩排卡分卡秒,演员的站位、台词都经过精心设计,不能随意改动……自从90年代以来,春晚就逐渐变成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盛典,除了盛装华服,更重要的是,所有环节经过精心雕琢,如同机械般精准。这种雕琢出来的完美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正因为如此,当“西单女孩”、“旭日阳刚”这些草根明星因为紧张而破音才得到了网友的包容甚至赞扬,“起码证明他们没假唱。”

  2011年兔年春晚,当赵本山小品的笑点已经降低到“此处省略××字”时,当整台晚会显得平淡得甚至有些沉闷时,人们愈加怀念80、90年代春晚那些鲜活的节目。“马季的《宇宙牌香烟》过了这么多年听起来还能让人回味,现在的春晚已经没有这样经典的相声了。”有网友这样说。

  有人将这种“退化”归咎于春晚导演,却不知导演们也有苦衷,正如马东在博客中写的“当春晚导演是个苦差事,首先身体得好,禁得住几个月的熬夜;其次得脸皮厚,禁得住正月里的骂声。”曾担任过1997年和2004年央视春晚的袁德旺形容自己的总导演经历像赶火车一样累,“编辑思想、表演形态、语言规范,包括方方面面的包装都要规范,棱角都要砍掉。有些话在地方卫视可以说,在央视不可以;有些表演形态,在地方卫视可以,在央视也不可以。”

  这话其实不难理解。83年春晚说到底性质类似于央视内部的新春联谊会,而现在的春晚,面对的是十几亿的观众,怎能不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再加上网络力量的日趋强大,穿帮镜头都能被网友们人肉搜索出来,还有什么不能被放大的?于是乎,观众的需求,广告商的利益,领导的要求,网络的舆论……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都成为缚在央视春晚身上沉重的锁链,平衡来平衡去的结果只能是求平求稳。举一个简单的例子,1983年李谷一在春晚上演唱了一首曾被列为“禁歌”的《乡恋》让观众激动不已,但在如今的春晚舞台上,这种“出位”的节目必然是首先毙掉的那个。

  春晚之“辩”

  “春晚钉子户”拔还是不拔?

  在央视举办的“我最喜爱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网络评选中,意料之中地,赵本山的《同桌的你》高居小品类榜首,但如果细心分析却会发现,与以往动辄五成以上的支持率相比,《同桌的你》不足30%的支持率显得有些“不给力”。更有趣的是,在凤凰网举办的“我最不喜欢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评选中,《同桌的你》依然是第一。

  又爱又恨,大约可以涵盖观众们对赵本山的态度。春晚29年,赵本山上了22次,从本山大叔变成了本山大爷,依然是春晚的台柱。“没看本山就等于没看春晚”,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这无疑是莫大的荣耀。然而,正如赵本山在小品最后自嘲的那句“别提赵本山了,年年都上春晚,我最不爱看他了”,近几年对于“本山神话”的质疑之声也越发强烈。而对于赵本山来说,年年上春晚,还要抖出不同的包袱,实在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套用赵本山的老搭档宋丹丹微博上的一句话:“年年上春晚,人都给掏空了,难!”

  对于这些春晚的常客,网友戏称他们为“春晚钉子户”,除了赵本山,冯巩、郭冬临、蔡明、潘长江等人均位列其中。其实,如果仅仅是“年年岁岁人相似”还不足以引发网友的反感,关键问题在于,与赵本山一样,这些“钉子户”的表演很容易陷入了“自我复制”的怪圈,冯巩的“我想死你们了”用了三年依然没变,郭冬临依然是“一句话的事”里那个有点懦弱的丈夫……一个包袱用了一年是创意,两年是惊喜,三年则就只剩下乏味了。

  观众渴望看到新鲜面孔,但与此同时多年的收视习惯让这些“老面孔”拥有新人所无法比拟的号召力,这种两难困局成为这几年萦绕在春晚头上挥之不去的阴影。如果拔掉这些“钉子户”,那么面临的可能是广告的流失,但如果不拔,央视春晚永远不可能摆脱年年“似曾相识”的命运。

  平心而论,为了吸引年轻观众,近几年央视春晚在“开门办春晚”方面的确做出了很多尝试,无论是几年前的“英伦组合”,小虎队重聚还是今年的网络红人上春晚,无不是响应了网络的舆论呼声。有人甚至将这种做法视作扭转春晚颓势的法宝,建议大力推广,但如果我们站在央视导演的角度上考虑,就会发现它的可行性并不高。就以今年的旭日阳刚为例,虽然结果证明这两位农民工兄弟的《春天里》感动了观众,但在节目还没有播出之前,谁又能保证旭日阳刚能获得全国大多数观众的青睐?这一个简单的逻辑就足以让导演们做出选择:新鲜节目有风险,只能作为补充出现,虽然冯巩的小品不一定很好,但起码能保证一定的水准。

  兔年刚过,网上又出现了“龙年春晚最不想见到的演员”投票,赵本山依然荣登榜首。但央视春晚导演们是否能够真的有勇气拔掉这些“钉子户”,只能等明年再作分晓。

  春晚之“辨”

  央视春晚权威遭遇挑战

  在兔年春晚过后,央视市场研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CTR)对春节联欢晚会的电视直播与网络直播同时进行了满意度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截止到2011年2月2日23时45分,央视春晚的收视率为93.88%,而81.92%的受访者认为今年央视春晚办得好。

  从这份数据看,形势一片大好,但如果再看一份微博的满意度调查结果,恐怕很难让人乐观。兔年春晚期间的5个小时内,新浪微博网友共发出了823万条春晚相关的微博。在1万多人参与的新浪微博小秘书发起的调查中,对兔年春晚表示“满意”的只有6%,认为“一般”的有25%,还有59%的人表示“失望”,10%的人“没看”。

  对于这两份迥然的满意度调查,马东说,网友不是春晚的收视主体,而网友则反驳“超过四亿的网友 还 不 能 代 表 中 国人?”,官方与民间的收视率数据,哪一份更能代表观众对于春晚的真实感受,很难做出评判。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年央视春晚不再一家独大,东方、安徽、广东三家省级卫视都停止了转播央视春晚,用自己的节目正面对抗春晚,再加上各个卫视纷纷开始“砸钱”办自己的春晚,使得央视春晚的地位愈发尴尬。“北京卫视春晚有杨洪基美声唱网络歌曲,湖南卫视有朝鲜杂技团,央视春晚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节目?”网友这样评价。

  的确,比起央视春晚的中规中矩,卫视的春晚更加特色鲜明,北京卫视的春晚完全没有语言类节目,东方卫视的小品则走的是黑色幽默路线,湖南卫视朝鲜杂技团的节目由于失误没有完成……用东方卫视春晚总导演王磊卿的话来说,这些都是央视春晚所没有的“毛边感”,虽然没有央视春晚大牌大腕多,却更接地气。

  正如当初没有人能预见到央视春晚能成为一种民俗一样,也没人能预见到什么时候春晚或许就消失了。现在这个节点上,卫视对于央视春晚权威的挑战只能是一种尝试,甚至不能称之为“狼来了”,因为仅从收视率来看,除夕晚上自播节目的卫视收视率都不足1%,远远不足以撼动央视春晚的地位。然而,这是一种信号,在这个信息多元的时代,人们再也不会像十几年前一样匆匆吃完年夜饭就苦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看春晚。知名评论员曹景行这样评价春晚:“如今大年三十晚上看春晚,‘仪式性’的意义已大于内容本身。”

  网友一句话评春晚

  小品都用上影视演员了,典型的黔驴技穷,可以预见外国的大片明星,将于近年内上中国的春晚。

  ——— 葱主任

  终归是有了年夜一道下饭的菜,至少比没有强!

  ——— 只是一种浪漫

  忽然发现:当我们以为看到了极限时,春晚总以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们,向下出溜是没有极限的。

  ———qd_gjh

  春晚,我真惆怅,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个艺术家,我们只是想找找乐子。

  ———dairy

  春晚经典节目回眸

  《乡恋》

  1983年,当年任广电部部长的吴冷西顶着压力拍板,让李谷一演唱了观众点播的、曾被列为“禁歌”的《乡恋》,此歌一经播出,无数观众激动不已。在当年的春晚上,李谷一一人连唱了7首歌,而李谷一也成为了春晚正式登台的第一位歌手。

  《宇宙牌香烟》

  马季相声一大特色是擅长用讽刺手法针砭时弊,如《宇宙牌香烟》、《百吹图》等都是讽刺了当时社会上的不良风气,用现在的话讲叫与时俱进,《百吹图》中最后一句“我们吹牛的人就不要脸了”正是这一特点的鲜明代表。这两段相声在春晚播出后引发强烈反响,甚至有厂商真的生产出了“宇宙牌香烟”,成为一时佳话。

  《吃面条》

  1984年春晚,当陈佩斯被朱时茂折磨得一碗一碗吃面条时,不仅奠定了两人春晚明星的地位,还让观众第一次认识到了“小品演员”这一工种。陈佩斯和朱时茂被誉为“黄金搭档”,连年出现在春晚舞台上,其《烤羊肉串》、《邮差》等小品也成为经典。另一方面,从此以后,小品在春晚舞台上出现得越来越频繁,冯巩、黄宏、蔡明等小品演员受到观众的喜爱。

  《我的中国心》

  香港歌手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可谓家喻户晓,但这首歌背后还有一段故事:1984年春节晚会结束时,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的秘书给总导演黄一鹤打去电话,说胡耀邦看了《我的中国心》非常感动。后来,有老领导告诉黄一鹤,胡耀邦一宿没睡,他带领全家人把《我的中国心》给学会了。

  《相亲》

  1990年春晚,这是赵本山首次亮相。赵本山、黄晓娟表演的小品《相亲》,一下子把赵本山推到了全国最受欢迎的演员行列中,此后,赵本山成了每年春节晚会最受期待的演员之一。进入21世纪,赵本山和范伟、高秀敏合作的《卖拐》系列更是奠定了赵本山“小品王”的地位,一句“忽悠,接着忽悠”成为那几年人们的口头禅。自《不差钱》开始,赵本山开始力捧自己的徒弟,带着一点娘娘腔,能歌善舞的小沈阳成为“赵家班”第一个出名的演员。但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赵本山的小品越来越被人诟病,今年的小品《同桌的你》更被网友斥为“无亮点,无笑点,无看点”的“三无”产品。

  《涛声依旧》

  “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著名歌手毛宁凭借一首《涛声依旧》红遍大江南北,这条出名之路还引发了广东歌手北上的潮流,广东流行音乐的地位也由此奠定。这句经典歌词后来在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被篡改成“我这张旧船票,还能否登上你的破船……”

  《妈妈的今天》

  1992年春晚,《妈妈的今天》让观众们记住了老太太赵丽蓉。“探戈就是趟啊趟着走,三步一回头,五步一招手,然后接着趟啊趟着走。这叫探戈!”由赵丽蓉发明的新“探戈”让观众学了足足一年,也乐呵了一年。从此,赵丽蓉成为春晚舞台上的常客。

  《相约九八》

  王菲与那英两大天后的合作在1998年春晚掀起了热潮。随着港台文化的流行,更多的香港、台湾艺人开始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不过,虽然古巨基、容祖儿等人已多次上春晚,今年兔年春晚林志玲大出风头,但观众们仍然怀念23年前,那曲动人的《相约九八》。

  《千手观音》

  壮丽恢宏的舞蹈《千手观音》在2005年的春晚上成为最大的亮点,尤其是当观众们得知这一节目是由21个聋哑演员完成后,这种感动更是难以名状。在春晚的舞台上,舞蹈类节目是最难被观众记住的,但即使时光流逝,《千手观音》仍是观众心目中的经典。

  《魔手神彩》

  你也许不记得《魔手神彩》这个名字,但你不会不记得刘谦。2009年春晚,来自台湾的魔术师刘谦用近景魔术征服了观众。更重要的是,自刘谦之后,春晚舞台上,魔术节目成为新的流行,刘谦连续两年来了春晚,而今年无论是傅琰东的《年年有鱼》还是丁建中的《穿越》都引起了很大争议。

参与互动(0)
【编辑:李季】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