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辛亥革命后人共忆先辈 黄兴长孙捐信诵祖父诗词

2011年03月29日 09:44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辛亥革命后人共忆先辈 黄兴长孙捐信诵祖父诗词
广州“三·二九”起义指挥部旧址旁广场边上的起义浮雕。 记者庄小龙 摄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明知必死而为之 唤解醉生梦死人

  昨日,广东省、广州市纪念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100周年座谈会在广东咨议局旧址召开,拉开百年辛亥革命系列纪念活动的序幕。17位辛亥革命后人和12位全国和省内研究辛亥革命的著名专家学者相聚在广东咨议局旧址,追忆历史,缅怀先烈。

  参加座谈会的辛亥革命后人大多已白发苍苍,其中有孙中山的曾侄孙、孙中山之兄孙眉的曾孙孙必达、孙必胜,孙中山曾外甥孙杨海,黄兴长孙黄伟民、陈少白外孙女潘庆超等辛亥革命名人之后。他们之中有全国政协委员、有老板、有医生、有教师、有个体户、有记者、有科研人员……他们平时也许彼此并无联系往来,但在此刻,他们相聚,共同缅怀着先辈的壮举,先辈留给他们最大的财富是追求民主进步而不惜流血牺牲的精神财富,“是革命让你我相识。”

  文/记者李栋、周祚 实习生李天研

  专家学者眼中的“三·二九”起义

  烈士情操发人深省

  “助天下人爱其所爱”这是黄花岗起义烈士林觉民就义前《与妻书》中的感人内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革命博物馆原馆长、中国国家博物馆原顾问夏燕月在座谈会讲述了烈士中许多人曾在牺牲前给亲人朋友写了绝笔书和信。这些书信的内容表达了革命者高尚的情操和为国为民牺牲小我的伟大精神。至今读来仍催人奋进,发人深省。

  血染黄花岗将拍成电影

  作为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重头戏,今年国内将筹拍《辛亥革命》大片。该片剧本第一编剧、全国政协委员王兴东也被邀请参会。作为电影《建国大业》编剧,王兴东在昨天的座谈会也透露,该片将在今年9月在全球同步上映,这是第一部全景式表现辛亥革命的大片,血染黄花岗将成《辛亥革命》的第一幕。

  用几百人打几万人

  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林家有介绍说,孙中山先生在1924年5月2日有一个重要演说专门讲黄花岗起义。孙中山说,敌人的军队那时有几万人,革命党人不过是几百人,用几百人打几万人,明知是危险的,但是还是要去做,这就是以身殉国,来唤醒一帮醉生梦死的人们。

  孙中山五次拜祭72烈士

  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余齐昭介绍说,孙中山对于黄花岗起义烈士非常怀念,他一共有五次拜祭72烈士。她还讲述了黄花岗起义后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她介绍说,咨议局是1909年建成的,当年年底在这里开了一次咨议局会议,“三·二九”起义之后,清朝当局为了镇压革命群众,将烈士的遗体在街头曝尸四天,四天之后放在这边的草地上,一直放到5月2日,那时天气比较热,又下雨,所以尸体的腐烂非常严重。革命党人潘达微经过艰苦的努力,才将黄花岗烈士的遗体埋葬。广东独立后第十天,在同盟会领导下广州市的各阶层群众也在咨议局前集中往黄花岗拜祭,这是广州市人民拜祭黄花岗起义烈士的第一次。

  1911年4月8日,同盟会会员温生才刺杀了品秩仅次于两广总督的广州副都统孚琦,国民党元老古应芬目睹了温生才击毙孚琦的全过程。

  昨日,温生才的孙子温国杰手指广东咨议局旧址门前的荷花池,告诉记者当年爷爷就是在此地刺杀孚琦。今年初,他在大元帅府前,遇到从美国归来的古应芬之子古滂,“古滂说不认识我,我告诉他,是革命让你我相识。”

  黄兴长孙捐信诵祖父诗词

  作为黄花岗起义的发动者,黄兴率队从小东门出发直攻两广总督衙门,总督张鸣岐闻讯逃走。起义中,黄兴右手两个手指被击断,并在激战中同大队走失,后来化装逃脱。

  黄兴长孙黄伟民说,这是黄家后人一百年来第一次被邀参加纪念活动,他对这座美丽的英雄城市怀有深厚的感情。他还带来了一封1910年黄兴写给孙中山的信,“这封信对黄花岗起义非常重要,是因为这一封信促成召开会议,并在这次会议上定下了要发动三·二九起义”。

  黄伟民即席念诵了先祖父黄兴所填的《蝶恋花·哭黄花岗诸烈士》,以纪念一百年前黄花岗起义牺牲的七十二烈士:“转眼黄花看发处,为嘱西风,暂把香笼住。待酿满枝清艳露,和风吹上无情墓。回首羊城三月暮,血肉纷飞,气直吞狂虏。事败垂成原鼠子,英雄地下长无语。”

  婚后三天回国参加起义

  1911年初,18岁的马来西亚华侨郭继枚秘密回国,参加广州起义。离别南洋,到达香港,他写下了诀别信,“视死如归弟之素志,但求马革裹尸以为荣”。1911年4月广州起义,他奉命炸毁两广督署,事败后寡不敌众,血洒大南门,年仅19岁。

  郭继枚的侄女郭月红透露了更多感人的细节:“其父见儿子追随孙中山先生搞革命工作,怕有生命危险,便用儿女之情触动他,给他娶妻,但是他不为所动。婚后三天便秘密踏上回国之路,参加孙中山先生策划的广州起义。”

  “回国前夕,他首先将辫子给剪了,为了不让家人看到,整天戴着帽子,妻子说他为什么睡觉也不脱帽子,他也不吭声。临走的时候还从父亲的钱箱里拿了三千块回国。这是我爷爷和伯母说起郭继枚的事情我们才知道,继枚伯父既出钱又出命。”郭月红感叹道。

  “郭继枚为国捐躯死了,没有为自己留下子女,但是他的壮举在我们的家族中树起光辉的榜样”,郭月红说,在马来西亚郭继枚三妹的儿子和女儿都是马共的地下党员,组织当地的华人抗拒日军的侵略。郭月红的父亲也带着子女回国,参加革命活动,建设自己的国家。

  郭月红会上念了一首诗,纪念伯父郭继枚烈士殉难一百周年。“百年风雨几沧桑,漂洋千里救国忙,推翻帝制建民国,民族大义记心上。攻打总署齐参战,英勇杀贼拼刀枪,敢死队里显身手,热血甘洒广州城。救国捐躯何所惧,只求民族国富强,黄花岗上埋英烈,浩气长存敬人仰。”

  辛亥革命后人现状

  孙必达 孙中山曾侄孙、孙中山之兄孙眉曾孙,现为全国政协委员、孙中山基金会理事、川平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盈佳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孙必胜 孙中山曾侄孙、孙中山之兄孙眉曾孙,现为中山市孙中山研究会名誉会长、孙中山基金会顾问

  杨海 孙中山曾外甥孙,孙中山胞姐孙妙茜后人,现为广东省中山市孙中山研究会会长

  黄伟民 黄兴长孙,现为全国政协七、八、九届委员、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黄兴研究会副会长、湖南中山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

  潘庆超 陈少白外孙女,退休前任江门市人民医院传染科主任

  尤迪桓 同盟会元老尤列曾孙,现为万利亿发展有限公司董事

  杨兴安 香港兴中会首任会长杨衢云堂侄,现为香港小说学会会长

  温国杰 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刺杀孚琦的温生才之孙,现为中国同盟会广州遗属联谊会会长

  郭月红 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烈士郭继枚侄女,现为中国同盟会广州遗属联谊会秘书长

  罗锦初 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烈士罗遇坤之孙,退休前任佛山南海丹灶中学英语教师

  陈世幹 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烈士陈文褒之孙,退休前任广州流花路小学教师

  游庆佳 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烈士游寿之孙,现为佛山南海丹灶粮油店老板

  陈兆洪 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烈士陈才之曾孙,现为佛山南海丹灶铁皮加工店老板

  吴健 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烈士石德宽侄外孙,现为《镇江日报》新闻部记者

  严慕仪 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烈士严确廷孙女,广州市农林下路小学原校长

  李诵仪 同盟会会员李章达之女,退休前任广东省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所长兼党委书记

  江胡葆琳 孙中山的卫士胡靖安之女,现为全国政协委员、金夏宝业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