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五一”观念变迁 学者:为何没能融入民俗

2011年05月01日 10:07 来源:北京晨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五一”观念变迁学者:为何没能融入民俗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五一”,翻开这本观念史变迁的大书

  90多年弹指一挥间,“五一”的观念在不断变化中,它给不同年代的人们留下不同的概念和记忆。

  1918年,在进步知识分子的大力推介下,“五一”第一次进入国人视野。1920年5月1日,北京、上海、广州、九江、唐山等工业城市,第一次举办了庆祝“五一”的群众活动,李大钊在《新青年》上发表了《“五一”运动史》,这标志着“五一”观念在中国生根发芽。

  有趣的是,我们所理解的“五一”与“五一”初衷,从一开始便存有差异。

  “五一”源于工人阶级争取合法权益,它与八小时工作制、改善劳动条件、平等政治表达等具体要求紧密相连,而在中国,则以“劳动创造世界”、“劳工神圣”等政治理想为内核。

  90多年弹指一挥间,“五一”的观念在不断变化中:对于60多岁的人而言,它是神圣;对于50多岁的人而言,它是节日;对于40多岁的人而言,它是活动;对于30多岁的人而言,它是长假……

  这本观念史的大书,写尽了时代变迁的苍凉与感慨,让我们难以释手。

  学者高巍:

  “五一”为何没能融入民俗

  “五一”尚未融入民俗,因为它是个政治性节日,而非民俗节日。民俗节日源于人们本能的需求,自下而上发展而成,而政治性节日往往自上而下,虽有深厚的群众基础,但容易随时代潮流的变迁而变迁。

  以我姑姑为例,她十一二岁不得不去学徒,没受到良好的教育,解放后,她进了北京针织总厂,刚去时吓了一跳,厂里有宽大的林阴道、工人图书馆、哺乳室、休息室等,“五一”对她来说,是劳动者当家作主的自豪感。而到我工作时,印象中每到“五一”,街道的大爷大妈便开始巡逻,所以我观念中的“五一”,和父辈完全不同。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自由职业者越来越多,可这些体制外的人很难参与到“五一”活动中,更别说得劳动奖章了,所有人乐意参与才是民俗,“五一”离自由职业者们越来越远,这使其更难民俗化。

  为什么在国外,“五一”能融入民俗呢?

  “五一”源于争取八小时工作制、改善劳动条件等,在今天,这些目标都已实现,但作为人类争取平等权利、建设美好政治的里程碑,“五一”已深深地嵌入其文化之中。因为我们是人类,我们天然有拓展自由之路的责任和义务,从这个角度看,“五一”精神永存,对于权利被侵害、被忽视的人们来说,它仍有意义。

  相比之下,我们尚未找到这样的立足点,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我们的“五一”观念一直在变迁。在今天,“五一”有融入民俗的契机,即倡导“劳动光荣”、“劳动创造财富”,这既符合我们民族的传统,也适应时代需要。

  但问题是,在现代化背景下,“劳动创造财富”的观念能否经得起现实考验?毕竟,还有少数腐败分子不劳而获,还有既得利益者靠垄断盘剥,还有投机者利用价格波动得到收益。如果炒买炒卖赚的钱比努力工作多,如果埋头打工却看不清方向,那么,这个观念就不易被接受。

  “五一”没能融入民俗,很多人认为是缺乏好的形式,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形式不是万能的,生产力发展了,生产关系也要相应地做出调整,在此基础上才能形成好的形式。只强调形式,不调整生产关系,意义不大。而调整生产关系,就要从制度设计入手。

  “五一”要融入民俗,必须和人性的根本需求结合起来,和历史发展的潮流结合起来。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一代人都无法完成,这需要一切有理想、有追求的人们的共同努力。

  陈辉/文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