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追寻芭蕾舞剧《沂蒙颂》背后的真情故事

2011年06月13日 16:14 来源:新华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1972年初,北京天桥剧场。芭蕾舞剧《沂蒙颂》举行试验性公演,一炮打响。怀抱婴儿的英嫂,用自己的乳汁救下解放军伤员的故事,深深打动了现场观众。3年后,精编版《沂蒙颂》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搬上银幕,这部红色艺术经典从此有了更多的知音。

  5月23日,沂蒙六姐妹纪念馆在山东临沂市蒙阴县烟庄村开馆。这个由陈毅元帅亲自命名的拥军模范群体,是革命战争年代中国红嫂的杰出代表。站在馆中央巨大的六姐妹救助伤员的雕塑面前,六姐妹之一——88岁高龄的伊淑英泪如雨下。她对专程前去采访的本报记者说,“他们没有见过那个场面,怎么就做得这么像呢?”

  剧组六下沂蒙采风 四万乡亲争看“脚尖舞”

  “大家熟悉的精编版《沂蒙颂》,正式公演是在1973年5月16日。”像记得自己孩子生日一样,38年前的这个日子,至今仍深深地烙印在该剧编导李承祥的脑海里。这位年届八十的老人,是国家一级舞剧编导、著名舞蹈家,曾任中央芭蕾舞团团长。

  时光转瞬折回40年前,在电话里,李承祥为我们述说着尘封的往事:京剧《红嫂》晋京演出受到毛泽东主席的夸奖,提出希望能改编成芭蕾舞剧。创作组于1971年初接到任务,在此后的6个月间,先后六下沂蒙山区采风。

  “我是第一批下去的,到了沂南县横河大队,我和舞美、作曲三人一起就住在老乡家里。那时候,很多红嫂式的人物还健在,我们就带个小本子深入到山沟里去采访。山路不通汽车,下去全凭走路。到哪儿都有老乡拉着去采访,创作组仅走访当年救护过解放军伤病员的大娘,就有100多位。”

  李承祥感慨,踏上沂蒙老区的红土地,就会明白“鱼水情深”这四个字的分量。在革命老区,当年家家都是医院,人人都是护士,老百姓对子弟兵比自家人还亲。《红嫂》的原型在沂蒙老区,但在战争年代,类似红嫂的妇女何止成千上万!

  老区人民的纯朴善良,不仅成为丰富的创作素材,更成为李承祥最珍贵的记忆:看我们穿得单薄,大娘们非要把一叠布票塞到我们手里,叮嘱说回去后一定要做件衣服啊!老乡们自己吃得再差,都要想法子给我们做好吃的。一碗面条盛上来,吃到最后,发现底下还藏着一个鹅蛋,这本是他们准备卖了补贴家用的呀……

  “蒙山高,沂水长,军民心向共产党……”剧中,由《沂蒙山小调》衍化而来的主题曲《愿亲人早日养好伤》不胫而走,并传诵至今。作曲刘廷禹说:“在沂蒙山革命老区,感人的故事数不胜数,而舞剧《沂蒙颂》所描写的只是其中的一个。”

  《沂蒙颂》诞生之后,曾多次在北京、广州、上海等地演出,1976年还出访德国、奥地利等国。而让李承祥和女主演程伯佳记忆犹新的,是在沂蒙老区的那场演出。北京试演后不久,剧组全体成员带着新生的《沂蒙颂》回到“家乡”。老乡们搭起土台子,用盖汽车的油毡布铺在台上,除了一些小型道具外,英嫂做饭的炉子等都是从老乡家里现借的。听说首都的剧团来跳“脚尖舞”,热情的乡亲们从十里八方赶来,崎岖的山路上有很多独轮车推着老大爷、老大娘前来看戏,山坡上站满了观众。当地干部后来告诉李承祥,共有4万人一起观看了这场戏,可谓创下了纪录。

  沂蒙老区寻访红嫂 真情故事打动人心

  5月28日,记者驱车一路盘旋来到蒙阴县烟庄村探访著名的“沂蒙六姐妹”。初夏的蒙山美得惊人,三面果树环绕,栗子花开得郁郁葱葱。

  当初风华正茂的六姐妹,而今仅健在三人:伊淑英年龄最大,其次是86岁的伊廷珍,最小的张玉梅85岁。而公芳莲、杨桂英、冀贞兰已与世长辞。

  蓝布上衣、灰黑色裤子,黑白发丝被整齐地挽在脑后,要不是常年别在胸前的毛主席像章,伊淑英看上去与普通的沂蒙大娘没两样。

  “现在吃啥有啥,上了天了。过去吃杨树叶、花生壳都还算是好的。伤员吃啥呢,我们背着布袋子、挎上篮子走上几十里山路,弄点面,做点面条,这就是好饭。”要知道,沂蒙六姐妹都是清一色的小脚,这几十里山路都是连走带爬坚持下来的。

  “快解放的那两年,一个战役接一个战役打,战士们穿不上鞋,脚都烂了。没有布做鞋怎么办,很多人就撕身上的衣服。” 伊淑英和姐妹们搓麻绳搓得腿都烂了,可还是缺少布料做军鞋。

  在沂蒙六姐妹纪念馆,挂着一幅宣传画。蒙阴县新闻宣传中心副主任宋国栋给记者还原了画面上那个真实的故事:为了做军鞋,村民杨化彩毫不犹豫地用牙撕扯自己的衣服大襟。六姐妹之一的冀贞兰知道这是她唯一的褂子,就赶忙阻止了她,把自己撕下来的大襟布给她。第二天,杨化彩第一个交来了四双军鞋。她4岁的儿子穿着盖不住肚脐的小褂,依偎在一旁,许久不舍得把鞋放下。庄上人都知道,孤儿寡母生活不易,这孩子长这么大,还没穿过一双鞋……

  沂南县,被誉为山东的“小延安”,革命战争年代,这里的红嫂们送子参军、送夫支前,缝军衣、做军鞋、抬担架、推小车,舍生忘死救伤员,不遗余力抚养革命后代,谱写了一曲曲血乳交融的军民鱼水情。

  5月29日,记者赶到位于马牧池乡常山庄村的中国红嫂革命纪念馆,其中一个展厅里,满墙的红嫂照片令人震撼。在94张朴实无华的脸庞背后,是一个个历经战火硝烟的真情故事——创办战时托儿所以至于牺牲了自己四个亲生骨肉的“沂蒙母亲”王换于,带领32名妇女用身躯架起火线桥的“沂蒙大姐”李桂芳……陪同采访的沂南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李顺利说,这里展现的,仅仅是沂蒙千万红嫂中的部分可以查证的代表人物。在解放战争中,沂南这一沂蒙根据地的中心区仅有28万人口,可支前人数却达到了33万人次。

  小米推车支援革命 得民心者方能得天下

  “我进了棺材也忘不了沂蒙山人,他们用小米供养了革命,用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这是陈毅元帅的真情告白。在中国红嫂纪念馆,记者看到了很多共和国将帅的感人题词,老区人民的深情厚意,对革命事业一如既往的无私支持,让这些戎马一生的铁血男儿为之动容。

  “从《沂蒙颂》和千万个红嫂故事中,我们看到的是我党我军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生死相依、患难与共、鱼水情深。” 党史专家、中共南京市委党校副校长刘喜发教授说。

  据介绍,《沂蒙颂》故事发生在1947年秋天,其时代背景是国民党发起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陈毅、粟裕领导的华东野战军奋起反击,群众冒着生命危险抢救掩护我军伤员。这部剧昭示了什么道理?

  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无论在其控制的区域、拥有的军事力量、经济基础,包括外交实力,都要强大很多。挑起全面内战之初,国民党曾叫嚣:用3个月、至多6个月消灭共产党,非常狂妄,可实际上,只过了3年多时间,中国共产党就带领全国人民建立了新中国。究其原因,谁争得了民心就能取得斗争的胜利。

  刘喜发解释说,抗战胜利后,人民渴望和平、盼望国家统一,但国民党方面将接收变成“劫收”,官僚体系全面腐化。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共产党召开全国土地会议,开展土改,把土地分给农民,让千千万万的农民真正翻身得解放。在“保田参军”的口号下,亿万农民迸发出难以估量的革命热情。解放战争是一场空前广泛深入的人民战争,共产党人得道多助,人民军队深受拥戴、无坚不摧。

  “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这是胡锦涛总书记的谆谆告诫。党的历代领导集体都清醒地意识到,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事业成功的前提和保障。为什么说党的最大政治优势是密切联系群众?为什么说党的最大危险是脱离群众?红色艺术经典《沂蒙颂》给我们启迪,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在沂蒙老区采访时,记者还见到了“沂蒙母亲”王换于的儿媳、98岁的张淑贞以及孙女于爱梅,一家三代都是红嫂。退休在家的于爱梅奔波成立了“沂南红嫂协会”,她还想发挥余热多宣传一点老一辈的事迹,让“红嫂精神”薪火相传。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