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药业精英乐笃周创办“宏仁堂”

2011年06月20日 10:53 来源:天津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民国药业精英乐笃周的津门足迹

  作者:苑雅文

  他出生于中药世家,17岁时留学海外,归国后,曾任教于中国著名学府北京大学,为了家族药业的发展,两年后毅然辞职南下,负责组建家族药店的分支机构;29岁开始,他倾力打造自有品牌中药店,将西方的管理模式与中国传统经验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并迅速成为国药业的佼佼者。他,就是乐家老铺宏仁堂的创始人——乐笃周。

  在天津的河北路与马场道交口,一座浅黄色的小楼经常会引起路人的关注:这里曾经是名人张绍曾卸任北洋总理后的居所,1928年3月21日张绍曾从这里外出遇刺身亡。之后不久,这座小洋楼便更换了主人。新主人即为本文的主人公——乐笃周。

  乐笃周本名乐衍孙,生于清末光绪年间的1894年,卒于1979年。其早年留学欧洲,归国后投身于传统中药业的经营与变革,受家族委派开设经营南京同仁堂药店,创建经营8家独立的自有品牌药店——宏仁堂,其中4家店设于天津。他还爱好收藏,藏品颇丰且水准较高。他给后人留下了很多值得怀念的记忆,特别是他在津门留下了深深的足迹,笔者在此撷取其与天津相关的几段经历,其中一些图片和情节系首次公开披露,以飨读者。

  少时求学于南开中学堂

  同仁堂始建于清康熙八年(1669年),自雍正元年(1723年)供奉皇宫御药房,历经八代皇帝,久负盛名,至今依然是中药业的魁首。乐笃周是同仁堂的第13代嫡传人,乐仁堂创始人乐佑申是其亲兄长,达仁堂创始人乐达仁为其族叔。乐家虽属富贵人家,但非常注重对子弟的教育,规定子弟不得经营药行以外的行业,乐笃周自小参加药店的劳动,耳濡目染之间便对中药及药店经营产生了一种与生俱来的感知。

  乐笃周的津门足迹最早出现于南开中学堂。据《南京同仁堂厂志》记载,乐笃周1907年入读“天津私立第一中学堂”,后因患结核病不得不中途退学。其实,“私立第一中学堂”就是著名的天津南开中学前身。该校由严范孙、张伯苓先生创办于1904年,是一所具有先进教育理念的中学,初定名为“私立中学堂”,1905年改称为“私立第一中学堂”。其后,学校得到开明绅士的资助,在天津城西南“南开洼”建起新校舍(现南开中学所在地),并于1907年迁入新址。是年秋,更名为“私立南开中学堂”。

  南开中学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深得社会各界赞同,开明人家纷纷送子弟前来求学。由于教育资源有限,而慕名前来的学子又多,与当今升学竞争一样,那时进入南开中学亦需经过激烈的考试选拔,优秀者才能被录取。少年时的乐笃周聪慧勤奋,顺利考入南开。在南开,他接受了先进的教育理念,树立起尊重科学、仁诚经营的思想。这为其后来在法国商业学校专门学习工商管理,游历欧洲接受西方文明的洗礼,以及归国后成功经营宏仁堂药店等,打下了良好的文化和思想基础。

  设计独特的“乐公馆”

  1928年,张绍曾去世后,乐笃周以1万元的价格买下河北路334号的张宅,更名为“乐公馆”。“乐公馆”是一座英式三层砖木结构楼房,坐落于英租界,东临河北路,南靠马场道,占据金角银边的有利地势。一本民国时候电话簿,清晰记录了小楼的信息:乐公馆,英租界四十四号路三五二号,电话号码“32592”。按照现在的度量标准,乐公馆建筑面积为1107.5m2,总占地面积为2432m2。这个规模在同类建筑中虽不是很大,但由于设计独特加之临街,更显院落宽敞,楼宇雍容祥和。今天我们仍能看到这样的景观:小楼外观造型明朗、简洁,凹字形的陡峭瓦面坡顶与长弧形的欧式观赏台相互映衬;楼体墙面用浅色水泥点缀,外观活泼具有立体美感;楼门外有两个四级台阶高的平台,两边筑有矮花墙;在楼的南面是绿色草坪,草坪内有一座美丽的小花园。有趣的是,乐笃周喜欢鸽子,便在楼的东面养了上百只鸽子,飞翔的生机给这座小楼增添了不少活力。

  乐笃周对小楼外部未做大的改动,只在楼后加盖了两个门房,南门房为车库,停放乐家的三辆汽车,北门房三间做账房。

  乐笃周对小楼内部进行了精心装饰,体现了他很高的文化素养和社交能力,更凸显了他对中西文化精髓的吸收和运用。小楼上下数十间房,不仅自家居住,更是中西合璧的名流社交场所。据老药工回忆,小楼的门、窗、楼梯、地板均用价值昂贵的菲律宾木构建,楼内装饰富丽堂皇。为满足社交需要,一层设计为聚会和会餐场所,左半部建成宽敞时尚的舞会大厅,正前方是乐池,乐笃周特别购买了三角形的德国钢琴。右半部的设计则充分体现了中西合璧,中间被可移动的木制拉门隔开,一侧是中餐厅,一侧是西餐厅。餐厅陈设着大面椭圆形餐桌、牛皮面大靠背木椅,墙面则是精雕细刻的护墙板,整体感觉大气而舒适。中西餐厅的设计同时满足了客人对西方文化的学习和对传统文化的坚持,可以看出乐笃周的良苦用心:留学欧洲十多年,对西方文明有着深刻的感受;而作为国药店同仁堂的后代,其成长和发展又都离不开中华传统文化。中西文化的冲突与融合,激发他在其一生的经营中,积极吸纳西方科学技术和先进理念,对传统中药在继承中求发展。

  一层的陈设满足了高层次社交的需要,乐笃周在此与各界名流交际应酬,寻找商机实现抱负。二层主要是生活区,南面是主人起居室,由三间卧室与配套的三间浴室组成,外设一大间会客室及一大间书房。北面存储间。南北两侧由天桥和长廊连接。房子布局合理、错落有致、宽敞明亮、使用方便。三层楼是顶房,既可隔热又能存放杂物,地下室有烧水取暖用的卧式锅炉设备。乐公馆成了乐笃周在天津大展宏图的重要基地。

  创办经营天津宏仁堂

  时值盛年的乐笃周选择来天津发展事业也是经过周密考虑的。早在明清时期,天津已经是运河沿线的重要商业城镇。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天津被迫开埠通商,并迅速地发展成为中国北方的经济中心。城市的繁荣必然带来消费需求的增长,对中医药的需要也不例外,乐笃周敏锐地觉察到天津对其事业发展的意义。而且,小洋楼旧主是前国务总理,接手名人宅邸有宣传自己的效应,该楼良好的地理位置和内部条件也可以满足他的社交需要,成为他跻身津门商界的平台。

  乐笃周1923年开始投资经营药店,最初与乐佑申等兄弟几人开办乐寿堂。1931年独立出来在北京大栅栏创办宏仁堂总店,后又在东四开了一家分店,药店为合伙制,乐笃周任铺东,握有经营权。

  上世纪30年代的天津经济发达,由于时局动荡东北药商纷纷转向天津投资,因此天津中药行业迅速发展。面对这种形势,已经落户天津的乐笃周也在寻找着机会。正巧英租界小白楼地段的一座两层楼店面要出让,乐笃周很满意这处房产便爽快买下。因为小白楼是有名的商业区,附近居民非富即贵,购买能力强;更重要的是它毗邻海河大光明港口,外轮可以直接开进港,外国人和南洋的华侨上岸买药,无疑为宏仁堂打开了世界窗口。乐笃周从北京总部调来有经验的药工李润芝等参加筹备,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装修布置,宏仁堂天津小白楼分店于公历1933年3月16日正式开张纳客。

  不久,乐笃周又在日租界旭街47号(今和平路裕德里口)、官银号六吉里口(今东北角一带)、法租界梨栈大街(今和平路劝业场一带)开设了宏仁堂药店。至此宏仁堂在天津设店达到四家,各店均坐落于津城繁华富裕街区,店面宽敞大气,红木柜台,内悬“乐家老铺”、“灵兰秘授”、“琼藻新栽”三块具有家族象征的匾额,药品及饮片货真价实,得到市场认同。乐笃周成功晋身于津门药业排头阵营。

  乐笃周兼容中西文化的经营理念,此时终于有了实施的平台。他曾撰文说:“夫患病之家不患病有不疗之症,而患无良医诊断之明,无良药炮制修和之术。我国医药为世界开化最早,自神农远传于今,为日已久,渐失于真,既欠产生地道研究,复缺修合炮制奥妙,乃至良医难收诊判之效,终无告痊之期。加之够时不察炮制失当,不辨质劣力微,有误病症,遗恨终身。”有此觉悟,宏仁堂始终严把质量关,赢得世人好评。1931年国联特派卫生调查团亲莅宏仁堂考察,并颁发嘉奖状,称赞宏仁堂药“质洁效奇,既无有碍卫生之弊,对症投服定有立苏沉痼之功”。

  宏仁堂全面遵循同仁堂的制作工艺和管理精髓,同时也不乏创新之举。我国南北方中药用药习惯存在较大差异,在天津开店时,乐笃周注意到消费群体对南药的需求,特在宏仁堂“备售南方药材数百余种”,这一举措当数同行中的先进者。为保料优药灵,乐笃周在战乱时亦冒险赴安国采货,颇受属下钦佩。珍贵鲜活药材完全外购显然有风险,可巧1930年乐笃周在北京南苑大红门的跑马场买彩票,竟得了头奖。“奖品是一匹草黄色的老马,一辆四轮的乘人马车,还有陶然亭慈悲庵附近窑台北边的20来亩地”。那匹马自然受到乐笃周优待,而这片地则成了宏仁堂的药圃,办起鹿场、乌鸡园和培植水产鲜药的荷塘。宏仁堂自产自销,保证了原料质量稳定、供应及时。

  天津是宏仁堂开店最多的地方,乐笃周也投入了很多精力。为保证宏仁堂品牌质量,乐笃周从北京调来有经验的药工把关,在每个关键环节设立严格的操作规范。北京通县人谢致中,被称为“药精”,验药材白天不用开包,夜晚不用点灯,走近药材就能准确辨别出它的品种、来路、真伪、优劣,此人充当宏仁堂买货手自不会错。宏仁堂还请来五位高手:李润芝、杨杰、东永江、刘久山、田玉三。他们从小在同仁堂学徒,各有绝活:李润芝、杨杰二位擅长对丸、散、膏、丹及药酒的配制;东永江擅长饮片的切制,切出的药片“薄如纸、吹得起、断面齐、造型美”;刘久山擅长对药材的炮炙,使其不失药性;田玉三则擅长制药后的贮藏和保管,如饮片炮炙后依然保持色、香、味、性不变,这个环节最易被忽视,但又是经营中离不开的,因为药品存储不当发霉变质必然有经济损失。

  宏仁堂总部设在北京,对天津店实行垂直管理。现金、商品各有专人记账,每天有专人收取各门店的货款和开支单据,各店经营状况每3天向乐笃周书信汇报一次。人事管理主要由乐笃周一人决策,与同仁堂一样,宏仁堂的员工大多经过亲朋介绍,没有关系的一般不用。生产上,丸、散、膏、丹及药酒的制作主要在北京什锦花园乐宅内进行,成品如丸药坨、膏药坨、药酒等运至天津进行再加工和分装。为满足加工配送需要,又在天津北门里户部街设宏仁堂栈房,用于存放药材、加工少量成药和饮片。宏仁堂制作工艺很严谨,如牛黄清心丸,在北京按量领回初制的粗面,由专门人员添加细料,因这是药店专有的保密环节,乐笃周在加工厂时都是亲自称兑细料。原料兑好后,再入盒内研磨成细粉,而后转到天津宏仁堂栈房,加蜜活坨,做成药丸,包装好待售。

  低工资、高提成的分配方式是宏仁堂的管理特色。当时工资每人每月大约1元,同时采取以销售额为基数提成的办法,按劳取酬有效激发员工卖药的积极性。一般以销售额的10%为提成基数,根据员工得分情况分配酬劳。销售评分标准是这样:十分为一份,学徒最多拿四分,正式员工拿六分到八分,门市掌柜则拿三份,乐笃周能拿到四份。

  为了扩大影响,宏仁堂采取了多种营销宣传手段。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天津《益世报》、《大公报》等经常刊登宏仁堂的广告,每逢开业纪念则有为期一个月的打折促销活动,并赠送日历、药碗以及常用药等。在一本1935年的天津电话簿里,宏仁堂做了多张大幅广告,中页则穿插了大量宏仁堂的信息。现在,读者可以在图书馆等地,看到多本不同时期的《宏仁堂丸散膏丹价目表》,宣传产品,规范价格。

  宏仁堂开业后迅速发展起来,离不开对同仁堂技术和文化的传承。宏仁堂秉承乐家祖训,乐笃周感悟到“方奇以起沉疴。吾乐家四世祖尊育公、五世祖梧冈公素性咸以养生济世为怀,博览方书精研医理,于康熙壬午年设堂北平颜曰同仁以名素志,严购采办产地,别品味慎修合,配置秘方尤其屡试屡验。”在制药过程中,更把“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祖训当成行动的指南。

  乐笃周为宏仁堂定下“方名、料优、艺精、药灵”的经营理念,体现了“仁诚经营”企业精神。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宏仁堂统计材料显示,当时居销售前十位的产品是:安宫牛黄丸、再造丸、牛黄清心丸、局方至宝丹、紫雪丹、活络丹、虎骨酒、参茸卫生丸、女金丹、乌鸡白凤丸。而苏合丸、六味地黄丸、急救丹、仁丹、七厘散、白避瘟散、金黄散、六一散、锡类散及生肌散等常用药在民间有着很高的声誉。检视这些药品,配方均出自乐家祖传奇方、宋朝的和剂局方、明朝的金古方、清宫秘方以及民间验方,确实是师出有名。老药工们优秀的职业素养使得“料优、艺精”的目标得以实现,因此宏仁堂“药灵”也是自然的。

  受到西方文化洗礼的乐笃周,很多理想和抱负被乐氏族人反对,如曾提议把族内药店(乐仁堂、宏济堂等四十多家店)统一为乐家老铺连锁店,这一想法在今天看很正确,但当时因族人激烈抵制未能实施。

  留在天津的精美印章

  乐笃周酷爱收藏,对各种古玩字画很有研究,有财力有眼力的他确实收集到大量有价值的物件。“乐公馆”里曾经陈列摆放了不少珍贵文物,值得一提的有两宗:一是乐笃周挚爱的犀角王,既有中药材本身的珍贵,又因造型大气有王者风范,被他视为镇堂之宝。这只犀角解放后卖给了同仁堂,当时折价7000多元;二是一批珍贵木器、瓷器,乐笃周1958年亲自捐赠给故宫博物院,也表明其藏品确有水准。除此以外,上世纪五十年代,乐笃周还将清乾隆窑青花云水笔筒等7件,清康熙景德镇窑青花风穿牡丹瓶等40件,包括上品紫檀宝座、紫檀雕龙方桌在内的明清紫檀家具166件分三次捐赠给上海市博物馆等单位。在广州博物馆捐献者名单中,也可以找到乐笃周的名字。

  心爱之物无偿捐赠给国家,表现了乐笃周先生的爱国情结和旷达的为人。乐笃周与天津关系密切,他给天津留下了什么呢?十几枚乐笃周使用的印章出现在我们面前。

  经专家鉴定,这些印章均为上等的寿山石,名家雕刻,做工精良。这些印章躲过十年浩劫,安静地避世于津门。石头不会说话,但这些刻了字、雕了像的印章静静地向我们传达着乐笃周的思想与抱负。

  同仁堂乐家是在北京兴旺起来的,但乐家祖籍宁波,乐笃周身体里流着江南人的血,更憧憬过江南人的生活。历代书画家均喜以“黄叶村”为江南“桃花源”,陆游在《书李世南所画秋景》中有“扁舟一棹归何处,家在江南黄叶村”的著名诗句。因此,身为宁波后裔的乐笃周也期待成为“黄叶村”人,一枚“家住江南黄叶村”的印章便被他珍藏起来。

  还有一枚刻有“笃行堂”字样的印章,是民国时著名雕刻家寿石工的作品,印章侧面标有“印丐”(寿石工的号)的落款。乐笃周对“笃行堂”情有独钟,当年在北京买房,看到什锦花园二十六号正院正房有块匾,上书“笃行堂”,当即决定买下作为他这一房的住所。“笃行堂”吸引他,不仅因为投合他名字中也有个“笃”字,还因为“笃行”源自儒家思想。孔子《礼记·中庸》曰:“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笃行”是求学的最后一步,鼓励人们努力践履所学,使所学最终得到落实,这也是乐笃周一生对人对己的要求。

  于非闇雕刻的一对印章“乐笃周”、“中平”被保存在一只精致盒子中,这对章质地温润纯净,雕工一流。业界人士说,于非闇即于照,清贡生,华北名记者,擅长书画,治印只是副业,印章作品存世很少,因此这两枚章更珍贵。中平是乐笃周的座右铭,希望自己处事平和稳妥。这里还有出自周希丁之手的几枚名章、“中平书画”、“读书志在圣贤”的明志作品。

  印章中只有一枚不属乐笃周时代的产物,边款是道光元年,内容为“般庵近士”。专家考证,此言应出自唐玄奘译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意味着乐笃周以佛家“透过心量广大的通达智慧,而超脱世俗困苦的根本途径”来自勉。

  还有一枚“叶潜”印章则向我们透露了一个有趣情节:现在的资料多用乐笃周的名字,其实笃周本是号,民国时期的广告和工商登记等材料上一般注本名“乐衍孙”,意为其爷爷乐衍的孙子。乐笃周的字是叶潜,可巧满清皇族佛尼音布(姓叶赫那拉)在清灭后改名为叶潜,又称诗梦斋主人,在北京教琴为生。这枚章刻着“叶潜之印”,侧面则有“诗梦斋”字样,看来此叶潜非指彼叶潜(笃周)。但同名的缘分,令乐笃周欣然收入囊中。 

  印章也好药店也罢,无不饱含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与乐笃周高远的志向。今天,身姿绰约的乐公馆伫立于繁华街区,精致高雅的印章超然于尘世,中药市场上天津宏仁堂品牌展现给世人丰厚的文化底蕴与蓬勃活力,让我们看到,乐笃周留在津门的足迹不仅仅是一段回忆,更是对天津发展具有经济与文化价值的宝贵财富。

  (作者单位:天津社会科学院)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