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小王爷”王自健走红京城:在相声中说新闻

2011年06月24日 11:33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非科班相声演员“小王爷”走红京城,自言喜欢做“酷”的事

  王自健 在相声中说新闻  王自健,27岁,北京人,人称“小王爷”。作为一名非科班出身的相声演员,王自健专职说相声还不到三年。

  王自健每周六下午会在北京鼓楼西大街的广茗阁茶楼说相声。230个座位的剧场,每周六全部坐满,来晚的只能加座。票价平均50元,据说要在淘宝上提前两周订票,“vip”票价100元,但一场也只有9张。每周末演出,王自健基本都会回顾本周热点话题,从利比亚局势到日本核危机,从油价上涨到药家鑫案,他不仅会说“好笑”的相声,也会说“敢说真话”的相声。媒体封他为“相声时评人”,他却说,自己只是想在相声里,尽量公正地表达自己的意见。

  王自健红了,但他拒绝走野穴,拒绝上把他当大傻子耍的娱乐节目。他说,自己对钱财看得比较淡,但对于“虚名”有追求,“我现在虽然不知道什么样对自己是最好的,但我知道什么是不好的。”

  在神侃了一晚上的采访最后,王自健放小了声音,他说,如果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茶楼,他宁愿倾家荡产。

  从模仿姜文变成结巴

  谈到说相声的初衷,王自健一脸轻松,“相声简单,这事对我不难,回报还很大。”

  说相声给王自健带来的最早的“回报”是在小学,因为小时候学习成绩差,同学们都冷落他,不跟他玩。为了逗同学开心,王自健开始模仿马三立给大家说单口相声。王自健发现自己只要一说相声,同学就对他好一点,觉得他还挺有意思的。

  王自健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普通的家庭,从小就很淘气,歪点子多。因为妈妈是卖火车票,上学期间,自己不写作业老师也不管,“老师还盼着过年托我妈买火车票呢。”上初中的时候,王自健喜欢上了姜文,因为模仿《有话好好说》中的姜文,结果把自己真的模仿成了结巴,也因为如此,之后他就没想着再说相声。

  高中毕业后,王自健上了一年大学,就退学了。之后王自健做过电视编导、网站等各种工作,但都跟相声没有关系,一直到2005年,王自健碰到了一个气功大师,告诉他结巴有救,王自健每天跟着气功大师聊一个小时,结巴就这么给治好了。

  记者 刘玮

  从吴宗宪的节目看到智慧

  2007年,有人邀请刚刚治好多年结巴的王自健参加北京师范大学一个社团的相声演出,王自健苦练了一个月,没想到一炮打响。2007年10月,第一次登台,王自健说的是《打灯谜》,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怎么就一下子火了,“这个段子很难说,但我们听了很多版本,从老先生的段子中东摘一点,西摘一点,凑在一起,足够热闹。结果一上台,效果特别好。我当时也挺奇怪:我也没学过相声啊,怎么就火了呢?”

  时至今日,王自健回忆起自己的“职业生涯”,认为自己在做电视编导的那一段时间里,看了大量吴宗宪、张菲的娱乐节目,对自己启发很大,“我一直在干电视编导,每天都在看吴宗宪等港台主持人的节目,学习他们的主持风格,来指导我们的主持人。整整五六年,我一直在干这件事,琢磨着主持人怎么能让观众笑。看吴宗宪、张菲的节目好玩,而且最后能看到智慧。”王自健坦言,自己从娱乐中获取到的幽默更多,因为大家都接受这种搞笑方法,“不是说它比传统的搞笑方式更高级,但最起码更先进。”

  在刚刚登台的那段时间里,因为人手有限,王自健和几位演员要先忙活卖票、检票,然后再换装登台演出。不过,当时人气很火,王自健说的传统相声段子依然颇受欢迎。

  虽然每周只有一次演出,但要搭进一周时间排练,没干多久,王自健就坚持不住了。2008年初,王自健因为工作太忙,离开了剧场。直到2009年夏天,王自健突然觉得,自己工作这些年也“没什么意思”,必须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于是,他辞了职,开始了职业说相声的生活。

  从不涨票价中体现酷

  王自健的相声中有新闻,敢说,他在相声中说药家鑫,说利比亚局势,也说日本核危机,观众听得不仅笑声一片,还痛快解气。但在王自健看来,这“痛快解气”并不是自己在相声中首先想要强调的,“好笑还是最重要的,有一些新闻也确实很好笑。郭德纲说,相声首先要搞笑,如果不搞笑就太搞笑了,我也觉得相声要先搞笑,但在这之后是不是还应该有点什么别的。”

  对于王自健来说,把新闻放在段子里,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很多人奇怪,说我们放着老段子不说,怎么总是谈新闻?其实很正常,我是北京人,茶余饭后就喜欢聊这个。因为我们关心天下大事,希望国家越来越好。我觉得说的事只要不是造谣,是健康的就好,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应该想的是如何把它变得更好。”

  最近有一家媒体采访王自健,聊了5个小时,但一个和相声有关的问题都没问。尽管媒体给王自健贴上了“公民相声演员”“相声界的韩寒”等标签,但王自健始终觉得,自己不过是在用一种“酷”的方式说相声,“我愿意和人聊天,有的媒体愿意跟我聊那些社会话题,但最后我还是会要求他写一点相声。我怕有人把我贴上标签,把我打偏了。我做的是创作,不是输出价值观。”

  王自健对“贴标签”不感兴趣,但他喜欢“酷”这个字,比如目前在广茗阁,他的演出一票难求,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涨涨价?王自健神秘地一笑,他觉得涨价这件事就像《社交网络》里扎克作格说的——“不酷”。究竟什么是“酷”?他举例说明,《东成西就》好笑但不酷,《大话西游》就非常酷。“如果我接两三万一场的演出,那我今年能忙死了。我现在每个月也就赚个四五千,主要靠吃积蓄。我觉得自己现在算是独善其身吧,我也不参与相声界其他事。我对低成本的电影、戏剧这些比较感兴趣,因为我觉得酷。”

  ■ 关键词

  力挺郭德纲

  很多人开始了解王自健,还是从去年他力挺郭德纲开始。去年7月,郭德纲因一桩圈地事件成为议论的焦点。随后,更是因为徒弟打记者事件饱受诟病。在这期间,有网友上传了挚友相声俱乐部中,王自健和张伯鑫的一段相声视频,在这段20多分钟的视频中,两人不仅临时修改节目单,在舞台上解释了“圈地事件”的真相,话语中多次力挺郭德纲,还当场宣布携原挚友14位徒弟,集体退出挚友相声俱乐部。

  调侃周立波

  除了在力挺郭德纲时敢言敢行之外,在去年年底周立波和网友的对骂风波中,王自健也积极发表自己的意见,狠狠地调侃了一番周立波,“我上台之前还在研究他,我是说他还是不说他。他现在已经激起了民愤,越回帖越显得自己档次低。他发了个李敖儿子的短信,说永远支持他,又不是李敖给你发短信。即便李敖给你发短信,就能证明你是对的吗?”这番调侃也让更多的网友记住了王自健的名字。

  ■ 对话王自健

  新京报:你的相声有很多时事新闻内容,大家都喜欢听你说,是因为你特别敢说?

  王自健:有人愿意给我贴标签,但我觉得自己还远做不到。比如我说药家鑫的事,其实代表的就是我自己的观点,大家觉得我“敢说”,是因为我比他们有文化。有的演员不需要敢说这些,而且他们也会失去一些东西。体制外的人也有想敢说的,但他们是真的不懂。我身边的朋友其实都是理智思考的人,我的世界观就是这样。

  新京报:有人说你的相声不说老段子,老说新闻,你认可这种说法吗?

  王自健:我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冤枉,其实我每周都说传统的段子,只是大家觉得时事新鲜。在说传统相声上,我在30岁以下的相声演员里是比较优秀的。一套六本的《传统相声大全》,我刚翻烂了一套,很认真地做笔记,书都翻烂了,怎么可以说我不认真,不说老段子?还有就是我比较年轻,有些老段子说不了。你说当年的相声戏曲,马连良、梅兰芳,就是当时的周杰伦、蔡依林。相声也应该与时俱进。

  新京报:你的同行都是怎么看你的?

  王自健:同行骂我的人多了,他们说,这么说相声谁不会呀,相声说成这样还能怎么样啊。同行对我都敬而远之。现在我也没有固定的搭档,之前也在找但不容易,同行对我就是不搭理。尽可能的相信我成不了气候,过几年就会消失。

  新京报:你以前说过,郭德纲的相声是家长里短,你的相声里有国内外大事?

  王自健:郭德纲和我都是家长里短,但郭德纲是天津人,我是北京人,从小我爸跟人聊天,说的就都是伊拉克打萨达姆这些事,他们也不一定说的对,但就是爱聊这些。我身边的老百姓平时聊天就是这样。我要是个温州人,可能说的就都是买房的事了。

  新京报:你给自己开了8万的商演价格?

  王自健:对,我是为了不去才开的8万,我到目前为止,一场没接过。不想走野穴,要是走的话一年也有几十万,但一辈子也就这样了。我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是对我最好的,但我知道这样不好。比如也有电视台找我去做节目,但我不想去那种拿我当大傻子耍的节目。我这人对钱就那么回事,但我对虚名看得比较重,就是对“浮云”看得很重。对人格魅力比较看重。

  摘选语录

  1、不管你伤害过谁,或是被谁伤害,我们应该尽可能去包容别人,伤害到别人的时候,你很有义务向对方说上一句“对不起”,当对方包容你的时候,你一定要还说一句“没关系”。当然,这个世界上也不是谁都活的那么开,也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回一句“没关系”,但是说每一句“你大爷”,一定能还回一句“你~~大爷”!

  2、一个不成熟的男人和一个不成熟的女人,注定是一场闹剧;一个不成熟的女人和一个成熟的男人,也许是一场正剧;一个成熟的女人和一个成熟的男人,是一场喜剧;一个不成熟的男人和一个成熟的女人……那就是傍富婆!

  3、其实老百姓没什么要求,就是想过上和国企员工一样的生活。如果我是在山沟里,忍一辈子我也不冤,您说我在北京跟生活在村里似的,那我冤不冤啊?我是二环以里生人,纯正的北京人,现在住回龙观,每天回家开着车还唱着《钟鼓楼》:“我的家在北京六环路上。”

  4、徐强的女朋友是小红帽的身材,因为她奶奶被狼吃了……

  5、只要肯开技能,舍得嗑合剂,没有弄不死的圣骑士(魔兽)。

  6、以前040(林志玲)是大鼓,今年变评戏了。

  7、相声分碟版的和枪版的,我们这就是枪版的,因为我们这有笑声。

  8、现在二十多岁的姑娘都嫁四五十岁的老头,那我们怎么办?我们也等到四五十岁再娶二十多岁的呗。

  9、我鼻子不通气,听不清楚。

  10、三俗永远活在三俗人的心里。

  ——以上选自王自健相声片段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