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周信芳入党记:没有因自己的艺术地位要求特殊化

2011年06月30日 15:09 来源:文汇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刘厚生

  京剧大师周信芳是1959年7月1日入党的,时年65岁。

  那时,新中国建立已经10年。在党的领导下,国家摆脱了解放前贫弱残破、民不聊生的局面,人民大众情绪昂扬。戏曲艺人在旧社会饱受压迫,尤其有着深切的翻身感。10年间,袁雪芬同志带头,上海很多知名艺术家纷纷要求加入共产党,但众望所归的周信芳却一直没有表示态度。这是为什么?

  周信芳从青年时起就是一位关心国事、追求进步的京剧艺人。早在1913年,当袁世凯暗杀了国民党人宋教仁时,他立即编演时装戏《宋教仁》;袁世凯卖国复辟,他又编演《大汉奸》;“五四”运动时,他又以《学拳打金刚》予以配合。上世纪20年代后,他同话剧界领袖人物欧阳予倩、田汉等建立了深厚友谊,主动吸收新的文艺思想,甚至参加田汉主持的话剧团体南国社。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他在上海沦陷前后,编演了《明末遗恨》《徽钦二帝》等表现亡国惨痛的戏。更让人难忘的是,他在长期演出的卡尔登戏院舞台口两边墙上,挂出了演出预告:一边是《文天祥》,一边是《史可法》——明知不可能演出而偏要用两位民族英雄之名显示民族抗战精神,当时凡是进入剧场的观众,无不感到心灵的震动。这样的进步艺术家,如果主动申请入党,还怕不被批准吗?

  党是一直关注着周信芳的。上海“孤岛”时期,环境极为恶劣,党的地下组织就指派了姜椿芳同志设法结识周信芳,有意识地进入他的艺术生活乃至家庭生活,对他做更深入的理解和思想上的帮助。姜椿芳是一位有经验的正直而能干的老党员,很快就得到周信芳和周夫人的信任,成为无话不谈的密友和周的家庭顾问。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于伶同志由重庆回到上海,也同周信芳建立了联系。周给子女们请的一位家庭教师丁毓珠,也是地下党员。1946年,反动统治者加紧迫害戏剧界,先是提高演剧的娱乐捐,接着又由警察局举办“艺员登记”,要演员同歌女舞女一起登记,佩戴“桃花章”,引起公愤。戏剧界先后发起抗捐运动和反艺员登记运动。在党的影响和推动下,周信芳昂然站在第一线勇敢地参加斗争(我也是在这时初识周信芳的)。这一时期,京剧界地下党员吕君樵、林鹏程等所组织的艺友座谈会,周也常去参加。1949年上海解放前不久,姜椿芳因被列入黑名单,将奉命撤离上海,周信芳已明显感到姜的党员身份,仍坦然对姜说,我家里有一个小房间,你放心住,不会让人知道。这种种表现,都表明了周信芳政治上的进步。尽管如此,在解放前的情势下,当然谈不上周的入党问题。

  上海解放不久,1949年9月,党中央特邀周信芳和梅兰芳、程砚秋、袁雪芬一起代表戏曲界参加第一届全国政协大会,周受到极大感动,衷心热爱党。1950年,上海副市长潘汉年和文化局于伶副局长亲自出面,在中苏友好协会请周信芳茶叙,请他出山担任戏曲改进处处长,并指定我做他的助手,任副处长。周虽然觉得从未做过领导工作,但还是承担下来。他后来曾跟我说,党这样尊重他,信任他,他无法推辞。那时各处处长都是党员,唯独他不是,而他并没有提出入党的要求。

  在戏改处我同周信芳共事几年,后来又在他任上海京剧院院长时相处约两年。周并不认为他的处长和院长是挂名差使,他每天上班,参加会议,讨论工作,认真负责,受到干部们和戏曲界的爱戴,但还是从来不提入党的事。1955年姜椿芳调北京,走前曾同周说,除了工作上的事外,有什么个人的事和家庭的事,都可以跟刘厚生谈。不久我也就能进入周家并且认识了周夫人。但我作为下级、后辈,还难以生硬地谈入党之事。50年代后期,政治运动繁乱,也很少发展党员。不过我早就意识到,周跟我们青年一样无条件响应党的号召,比如参加抗美援朝的慰问演出,同时也幼稚而热情地投身政治运动。我还记得有一年,周去外地演出,周夫人找我说,要介绍一个人到某一剧场工作,这使我颇感为难,周信芳回来后立即制止了此事,而且跟我说,他夫人长期在家,不了解外边情况,等等,令我十分感动。

  到了1959年初,周信芳去北京开会,我知道他必定会去探望姜椿芳,于是先给姜写了封信通气。不久姜椿芳来信说,他同周深谈了一次,正面探询他的想法。周在老友面前没有顾虑地坦露了心怀。这也就是他后来在入党宣誓大会上所说的:

  “我深深感到党的伟大。共产党员的忘我的革命精神和艰苦朴素的作风,尤其使我感动。渐渐地,我也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共产党员。可是最初还有些顾虑,觉得自己各方面都不够,怕参加了党的队伍后,会因个人而影响党的威信……”

  他的顾虑,一方面是觉得自己理论认识不够,而更主要的是自己有私家住宅、自备小汽车等,怕这都属于“资产阶级生活方式”。

  根据我同周信芳几年的密切接触,我知道他的这种心情肯定是真诚的,严肃的。在周从北京回沪后,我们就敞开地交流了思想。我记得我、上海京剧院的吴石坚同志、丁毓珠同志等,都以不同方式同他谈心,终于打消了他的顾虑。他提出了入党申请,由我和丁毓珠做介绍人。经过组织审查,他的申请得到批准,这一位京剧大师,终于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名党员。

  周信芳入党后一如既往积极工作,更加严于律己。党号召深入工农兵,他到农村就在地头为农民演唱。党倡导现代戏,他就编演现代戏《杨立贝》(受到张春桥等干扰,未能演出)。万万没有想到,万恶的“文化大革命”磐石压顶,他首先被“四人帮”打翻在地,受到残酷迫害凌辱。周信芳不愧共产党员的称号,他坚信“周恩来总理是知道我的”,没有向“四人帮”低头,终以身殉。“四人帮”被粉碎后,1978年,周信芳得到彻底平反。

  回顾当年往事,我深深感到,党没有因他是京剧大艺术家而降低标准,周信芳更没有因自己的艺术地位而要求特殊化。事实证明,周信芳的确是一位“够格的共产党员”。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