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青年毛泽东在北大韬光养晦 职位低微别人不理睬

2011年07月05日 17: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毛泽东早期曾于1918年和1920年两次来过北京,都与北京大学发生密切关系。他住过几个地方。在这里介绍的,就是他青年时代第一次来北京时住过的地方——东城区鼓楼后豆腐池胡同15号。其实,这个不大的普通两进四合院称为“杨昌济故居”也许更为合适。

  师徒情深

  杨昌济又名杨怀中,湖南长沙板仓人,在日本留学时改名怀中,意为虽身处异邦,仍怀念中国。1914年,杨昌济在湖南第一师范担任教员教授伦理学课程时,认识了刚因第四师范合并而转编过来的学生毛泽东。

  “资质俊秀若此,殊为难得。”杨昌济在日记里这样记述对毛泽东的最初印象。数年后,他在写给章士钊的推荐信中写道,“吾郑重语君,二子海内人才,前程远大,君不言救国则已,救国必先重二子”。这里的“二子”,便是蔡和森与毛泽东。

  而对毛泽东来说,杨昌济是他最敬服的老师之一,其教授的伦理学也是他最喜欢的课程,他甚至把杨昌济翻译的《西洋伦理学史》全部抄录下来。毛泽东与杨昌济建立了极为深厚的师生情谊,课余时经常去杨老师家里讨论问题,在那里,他认识了杨昌济的女儿杨开慧。  

  初来乍到

  1918年6月,杨昌济被聘为北大哲学系教授,携家眷自湖南迁至北京,住进豆腐池胡同一个不大的四合院。当时此院为豆腐池9号,门上有“板仓杨寓”的铜制门牌。

  那时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法国到中国招募华工,北大校长蔡元培等人借机筹建了华法教育会,组织中国学生开展赴法勤工俭学活动,杨昌济及时把这个消息传回湖南。毛泽东等人刚从第一师范毕业,认为这正好是继续求学的理想途径,便积极发动刚成立不久的新民学会会员参加。

  8月19日,有人叩响了小院大门,杨昌济惊喜地发现,客人居然是他的高足毛泽东!那是毛泽东生平第一次到北方,也是第一次来到久已向往的北京。他与蔡和森一起住在杨昌济家前院南房靠院门的房间里。由于当时来北京的新民学会会员居住得较为分散,联络不太方便,毛泽东等人在景山东街三眼井租了3间屋子,从杨昌济家里搬了出去。

  关于在北京的生活,埃德加·斯诺的《西行漫记》里有毛泽东的叙述,读来很有意思。“那年夏天,我决定到北平去,那时叫北京。当时湖南有许多学生打算用‘勤工俭学’的办法到法国去留学。法国在世界大战中曾经用这种办法招募中国青年为它工作。这些学生打算出国前先去北京学习法文。”

  “我觉得我对自己的国家还了解得不多,我把时间花在中国会更有益处。……北京对我来说开销太大。我是向朋友们借了钱来首都的,来了以后,非马上就找工作不可。我从前在师范学校的伦理学教员杨昌济,这时是国立北京大学的教授。我请他帮助我找工作,他把我介绍给北大图书馆主任。他就是李大钊,后来成了中国共产党的一位创始人,被张作霖杀害。李大钊给了我图书馆助理员的工作,工资不低,每月有八块钱。”  

  韬光养晦

  尽管那时的毛泽东年轻英俊,已经是新民学会的领导人之一,在湖南小有名气,但在北大这块精英聚集之地,还只是一个来自外地的普通青年,默默无闻。

  他以一种略带自嘲的语气回忆这段经历:“我的职位低微,大家都不理我。我的工作中有一项是登记来图书馆读报的人的姓名,可是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我这个人是不存在的。在那些来阅览的人当中,我认出了一些有名的新文化运动头面人物的名字,如傅斯年、罗家伦等等,我对他们极有兴趣。我打算去和他们攀谈政治和文化问题,可是他们都是些大忙人,没有时间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说南方话……”

  毛泽东并没有灰心,他参加了哲学研究会和新闻学研究会,利用在北大旁听的机会如饥似渴地学习。对于当时在新闻学会讲课的著名报人邵飘萍,他十分敬佩,曾经多次上门求教。可以说,在北大学习的这段时间,使毛泽东得以更广泛地接触新事物、接受新思想,这对于奠定他本人的思想基础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而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他爱上了杨昌济的女儿杨开慧。

  革命伴侣

  杨开慧比毛泽东小8岁,他们初次相识时,她还是个14岁的小女孩,但这时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在北京,他们有了更多接触机会,渐渐萌生了爱情。杨开慧后来曾说道:“自从听到他许多事,看了他许多文章、日记,我就爱了他。”“我看见了他的心,他也是完全看见了我的心。”毛泽东也真诚地爱上了杨开慧,曾经写过一首《虞美人·枕上》抒发恋情,其中有句:“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那充满柔情蜜意的诗句,与他后来戎马生涯中所作的壮阔绚丽的诗篇形成强烈对比。

  两年后,他们在长沙结婚了。再过了10年,杨开慧在长沙被反动军阀杀害。多年后,毛泽东对他的第一位爱人仍充满深深怀念,写下了那首著名的《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在斯诺的《西行漫记》里,毛泽东不只一次怀着敬重的心情谈到杨昌济:“他是一个唯心主义者,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他对自己的伦理学有强烈的信仰,努力鼓励学生立志作有益于社会的正大光明的人。”“在我的青年时代杨昌济对我有很深的影响,后来在北京成了我的一位知心朋友。”

  1920年初,毛泽东第二次来北京时,杨昌济不幸病逝。毛泽东满怀悲痛地与杨开慧兄妹在法源寺为恩师守灵,并发起募捐,安排后事。

  如今,豆腐池胡同还保持着以前的模样,杨昌济旧宅院门西侧墙上镶嵌的石匾上写着“毛主席故居”字样。前院有一棵枣树,据说是杨昌济亲手种的,每年都要结很多枣子。20世纪60年代,院子的主人还特地把摘下来的枣子送进中南海,让毛主席尝一尝。东发 光中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中新网友的原贴:
一个副处级干部,一个“管自来水”的,其贪欲之大、为害之烈,再次引发人们对“小官巨腐”现象的思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