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奈吉尔·马文:在中国的奇幻冒险

2011年09月15日 20:14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简介】奈杰尔·马文(Nigel Marven),1960年生,英国野生生物学者、节目主持人、作家和鸟类学家,BBC,ITV,第五频道、探索和动物星球最受欢迎的人物之一,被称为“电视界的斯皮尔伯格”,其王牌节目有《马文带你看世界》、《不可思议的旅程》等,3D电视系列片《史前公园》获得国际电视最高奖艾美奖。目前,其投资1300万元、历时一年半拍摄的《自然之旅——未发现的中国》正进入后期制作,届时将在中央电视台9套、10套和20多个省市频道以及全世界40多个国家的100多个电视频道播放。

  【先锋语录】

  在北京开车,比遇到一只眼镜蛇还要可怕。

  我就是一直对动物着迷,没法儿对铁路、计算机或者其他的东西感兴趣。

  如果说“Wild China”(《美丽中国》)像劳斯莱斯,我们的“Untamed China”(《未发现的中国》)则像一部跑车。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杨梅菊、范旸发自北京因为不喜欢英格兰过于阴郁而寒冷的冬天,奈吉尔·马文在南非安了自己的第二个家,靠近克尼斯纳岬角的花园大道上,马文的巨大后院简直就是个神奇的魔力公园:草丛里有非洲树蛇和鼓腹巨蟒,树上住着克尼斯纳蕉鹃,狞猫间或来串门,每天晚上,廊前的灯火引来大批飞蛾,这意味着猫头鹰又有了一顿美餐……

  这正是马文所深爱的世界,常常是整个冬天,他和太太及3岁的小女儿在那里度过。我们的采访就是从谈论这座庭院开始,对于一年有300天漂泊在拍摄途中的马文来说,那里意味着归途,也意味着家庭的温暖。采访中,马文不无眷恋地说起自己的小女儿,“她三岁了,是一个很棒的骑士,上礼拜参加比赛还获了一枚奖牌。当然,她完全不怕蜘蛛或者蛇这样的动物,因为她从小就和它们一块儿成长、生活,所以她不怕。”

  女儿天然对大自然和动物的亲近大抵来自于马文,后者也曾经历一个对自然主义学科近乎狂热痴迷的童年:8岁时养了一堆仓鼠,9岁时将饲养的昆虫放在妈妈的晾衣绳上赛跑,少年时,他便开始挑战那些体积越来越大的生物,凯门鳄、喜鹊和蟒蛇,都曾是他的宠物,他甚至从餐馆的冷冻柜里抢救了一条淡水鳗鱼养在家中的浴缸里,洗澡的时候,那只鳗鱼暂时会被放在一只水桶里。

  后来,年轻的马文进入布里斯托大学学习动植物学。与此同时,也迎来自己人生的转机——布里斯托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影视制作的“好莱坞”。

  在校生马文获得的第一份在BBC拍纪录片的工作,是保证寄生虫在镜头前朝需要的方向爬行。此后在BBC的10多年间,马文拍摄了著名的《俄罗斯熊的领地》、《毒蛇的拥抱》、《昆虫作证》等纪录片,后来,成立独立制作公司的马文凭借《史前公园》获得艾美奖。

  早在1967年,马文就在书上读到过关于中国大熊猫“奇奇”的故事。2008年,马文第一次来到中国并深深爱上这里,后来他深入云南、四川、新疆、内蒙和青海等地,充分发掘一个“从未被发现的中国”。去年四月,他第一次将野生大熊猫搬上荧屏,纪录片《马文与中国大熊猫》在4月戛纳国际电视节上一举成名,“中国太美了,《未发现的中国》就是要让世界包括中国人认识到这一点。”

  从一个孩子出发

  《国际先驱导报》:你希望女儿长大后和你做一样的工作吗?

  奈吉尔·马文:不,不一定。如果她喜欢,那我当然支持。但你不能强迫一个孩子她想要做什么。不管她喜欢做什么,也许她想当一个骑士,或者一个医生,或者芭蕾舞演员,或者研究昆虫,那我都会很骄傲,但我并不会因为她没有选择跟我一样的职业就失去对她的支持和赞许。

  Q:当你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显示出了对自然的兴趣?

  A:我爸爸妈妈也喜欢动物,但他们并不会因为我狂热地喜欢动物而生气。我就是一直对动物着迷,没法儿对铁路、计算机或者其他的东西感兴趣。当我们出去度假的时候,我都会为看见的一些动物画素描然后带回英国。我小时候养了一只小鳄鱼,它每个月能长长两厘米,到最后没办法我只能把它送去动物园。

  Q:小时候父亲送你的《Zoo Time》是开启你生物之旅的钥匙吗?

  A:对。人人都知道这本书,因为我确实是从中得到了有关动物的知识。它里面写了来到英国的大熊猫奇奇。再后来,我告诉别人我对大熊猫着迷,然后别人介绍我认识了周明。我们一同做纪录片,并且发现中国还有很多的大熊猫。中国是唯一一个南方有野象,北方有野骆驼的国家。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国家。很多人误解中国就是一个人口大国,动物资源匮乏,所以我们急于想告诉人们对中国的全面认识,也就是我们说的“未发现的中国”。

  未被发现的中国

  Q:提到这个片子,很多人容易想到“Wild China”。

  A:“Wild China”是一部很好的系列片,但是我们的这部《未发现的中国》更有意思。我们接触了当地的中国人,并且进行了很多冒险和探索。过去的这些年,中国的变化特别大。当年我拍摄“Wild China”时,要得到政府的许可去拍摄野生动物,那是很困难的,但现在,要容易得多。对于中国来说,旅游业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我认为这两部纪录片的不同之处在于,中国希望我们来拍摄影片并展现我们在这所看见的一切,所以西方人可以了解到在这片土地上有很多可爱稀有的动物,而中国在这个意义上其实是一个自由、包容的国家。用车来打比方的话,“Wild China”像劳斯莱斯,而我们的“Untamed China”则像一部跑车,这就是不同。

  Q:这部片子里有什么是第一次拍到的?

  A:首先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关于藏羚羊穿过铁路线的镜头。几年前曾经有过一张展现这一场景的照片,但后来被认为是合成的。当时西宁到拉萨的这段铁路被一些人视为对环境的破坏,有关方面花很多钱修藏羚羊的特别通道也被视为行不通,但我们很真实地拍摄到了一个镜头——一群藏羚羊边觅食边轻松通过铁路。所以我们认为铁路没有对藏羚羊的生存带来太大的问题。我没想到青海有那么多野生动物,它们看到车和人也不会跑开,这说明当地在保护它们方面做得很好。

  新疆罗布泊里的野骆驼是第一次被拍到,因为环境太恶劣了,很少有人去罗布泊,我们在那里待了一个多礼拜,运气真是特别好,跟我们一起去的向导,有的在里面穿越了十几年只看到过五六次。

  还有就是西双版纳境内的大竹鼠,啃竹子的老鼠,很可爱的,长着豁牙,它像狗一样大。还有新疆的白尾地鸭,因为是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生存的一种鸟类,它被西方人称作是塔克拉玛干的象征。

  Q:这次拍摄最艰难的是哪一段?

  A:就是路途太远。这个国家太大了,我们有很多长达14个小时的开车长途跋涉。但是,当地的人民都非常友好,即便是警察,看到我们带着相机也没有为难我们。在美国,如果你带着相机的话,都比在中国麻烦。在新疆我们拍到了金丝猴,之前在“Wild China”里时远景拍的,这次拍的是特写,脸部、唇部、进食……在新疆我们每天都是十几个小时在开车,其中9天开了6400公里路程。

  在四川的山上,没有路,要上去就得爬,而且山很陡,我们就找了当地的农民帮忙,爬上去要五个半小时,下山要三个小时。那天特别特别累,整个瘫掉了。这时候山上突然下雪了,五月下大雪,山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小木屋是当地的科考站,木屋里没有火,只有一个炉子,水烧不开,海拔高,面泡不开,吃完以后就睡睡袋。太冷了!

  Q:下一部纪录片会在哪里拍摄?

  A:我们会拍一个灰鲸的迁徙的纪录片,沿着墨西哥的巴哈湾到阿拉斯加,还有一个三集的电影在哥伦比亚。明年我打算拍一个以中国境内的蛇为主题的3D纪录片电影。

  动物活着永远比死了珍贵

  Q:为什么你那么热爱动物?

  A:因为他们总能找到各种奇妙的方式生存下来,我惊叹于在沙漠中能生存下来的动物。所以有那么多不可思议的特质在动物身上,而且很显然不管我们把自己看得多么重要,自然界没有了动物就会灭亡。

  动物永远是活着最宝贵,当游客几年以后来到这里能看到一只活的穿山甲或者野象,这将会是很大的一笔经济利益。所以,动物活着永远比死了珍贵。我希望我们的纪录片能够告诉大家,如果这些动物被猎杀了,我们就将再也不能在中国看到它们了。

  Q:我们曾看见你近距离观察老虎进食,潜入深海喂食鲨鱼甚至让蛇咬你的手臂,难道你不害怕吗?

  A:我从不害怕。实际上我觉得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在北京开车。在北京开车,比遇到一只眼镜蛇还要可怕。(笑)我不害怕动物是因为我的工作就是和它们一起,我在拍摄之前都会了解它们的习性。我憎恶射杀动物的行为,就好像他们射杀的是我一样。我对动物表达出我的赞美和尊重,一切都会很顺利。

  Q:能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吗?

  A:这个问题真好,我要想一下,等会儿告诉你……好了,我想好了,我形容自己的三个词是——大人躯壳里的孩子心,动物的狂热爱好者,热情。

  Q:城市文明的扩张会不会让你有危机感?

  A:我不会觉得有危机感,因为城市文明不会停止。你不能阻止这一切,如果没有文明,这里的人们就不会拥有美丽的城市。但是你们需要借鉴我们的经验教训。现在西班牙政府就开始收回酒店,或强迫关闭酒店,因为整个南部西班牙都是自然风光。当得知有些自然地区已经逐渐消失的时候,我会觉得很沮丧很难过,但是我们在发展文明和建设城市的时候已经小心翼翼并且深思熟虑了,不仅是中国,全世界都在这么做。

  Q:你会什么时候退休?

  A:没有呢。也许到我70岁的时候会退休和蛇待在一起,但现在往后几年的时间我觉得自己还能继续做这份工作。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