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同盟会员策动萍浏醴起义 刘道一成首位烈士

2011年09月22日 18:15 来源:人民政协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同盟会员策动萍浏醴起义刘道一成首位烈士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同盟会员策动的萍浏醴起义 

  马长虹

  1906年12月4日,同盟会策动江西萍乡、湖南浏阳、醴陵地区会党和矿工武装起义,史称“萍浏醴起义”。

  安源矿工6000余人参加起义,队伍发展至3万多人。起义军定名为“中华国民军华南革命先锋队”,推会党首领龚春台为都督,按同盟会纲领发布檄文,强调除反清外,“必建立共和民国,与四万万同胞享受平等之利益,获自由之幸福。而社会问题尤当研究新法,使地权与民平均,不至富者愈富,成不平社会”,此举震动长江中、下游。

  清政府派湘、鄂、赣、苏四省清军数万人前往镇压,起义军终因分散作战,互不统一,被各个击破。同盟会员刘道一、魏宗铨、肃克昌牺牲,群众被害者达1万人。

  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正式成立,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为宗旨,堪称中国民主革命的里程碑。在孙中山和黄兴的领导下,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等革命团体第一次联合了起来。同盟会的许多著名活动家都有类似的革命经历:先在日本加入同盟会,回国后,一些人就以学堂为基地,在教员和学生中不断发展同盟会会员,再组织和推动他们到新军和会党中开展革命活动;另一些人则直接到新军或会党中从事革命工作。1906年12月间爆发的萍浏醴大起义就是同盟会员活动的结果。

  群龙无首的秘密会党

  萍浏醴,指的是江西的萍乡县和湖南的浏阳、醴陵两县,三县相互毗连,地处湘赣边境的罗霄山脉北段(井冈山在罗霄山脉中段)。

  此处为湘赣两省的交通要道,从萍乡出发,山路可以北通浏阳,水道又可西经醴陵再北折直达长沙、武汉。汉阳铁厂的用煤需要仰仗萍乡县南十五里的安源煤矿供给,为此,清廷特意先修通了萍乡经醴陵直至株洲的铁路。这样,萍乡的煤就可以经株洲再转水路直运汉阳了。

  秘密会党在萍浏醴地区异常活跃,势力最大的就是曾参与1904年长沙起义策划的哥老会首领马福益,他本身就是醴陵人。

  同盟会成立后,分派会员潜回本籍组织分会或调查会党及新军情况,为再次武装起义做准备。1906年春,留日学生刘道一(1884—1907)与蔡绍南、覃振等奉派回湖南活动,任务是运动军队、重振会党。

  刘道一祖籍湖南衡山,生于湘潭,追随其兄刘揆一从事革命活动,于1904年加入华兴会,次年入同盟会,曾与黄兴、刘揆一共同策动马福益参与长沙起义。他同蔡绍南等到达长沙,即得知马福益被清廷捕杀后,萍浏醴一带的会党力量势力仍在,且在安源煤矿工人中也有发展,只是缺少像马福益那样众望所归的领袖。

  创立洪江会组织会党

  萍浏醴三地当中,浏阳的会党势力最大,主要分为三股:龚春台、姜守旦、冯乃古,各有徒众数千人,平素互不侵犯,也互不相统。萍乡安源煤矿的会党首领为萧克昌,醴陵会党首领为李香阁,他们与龚春台关系密切。如何联络这些原本各行其是的会党,并把他们组织起来呢?

  刘道一和蔡绍南先把明德学堂的学生魏宗铨争取了过来。魏宗铨是萍乡上栗市人,世代贩运萍煤,富甲一乡,熟悉当地情况,且与哥老会的龚春台有过交往。魏宗铨深受黄兴、陈天华的影响,向往革命。他按照刘、蔡二人的指示,学也不上了,回乡开了家纸笔店,作为联络会党的据点。刘、蔡因此得以结识了龚春台,以及萍、浏、醴三县的会党各首领,并向他们宣传国民革命的宗旨。会党首领多受感化,公议将哥老会一律改称“洪江会”,公推龚春台为大哥,号召同志入会,择期举义。

  当时,洪江会的誓词是:“誓遵中华民国宗旨,服从大哥命令,同心同德,灭满兴汉,如渝此盟,神人共殛。”誓词依然是会党样式,但同盟会的影响也显而易见。

  洪江会成立后,各首领分往各码头发展组织;蔡绍南、魏宗铨留守纸笔店招待会友,筹措经费;刘道一则驻长沙,负责与东京同盟会总部联系并运动长沙的新军。

  洪江会发展很快,没几个月,势力便波及萍乡、宜春、分宜、万载、浏阳、醴陵等数县,会众逾十万人。

  骑虎难下的形势

  关于发动起义的时机,刘道一曾在湘江舟上与同志密谈过,他分析说:“这次发难当以会党和军队同时并举为上策,否则若会党先发动,军队也必立起响应。因会党缺乏军械,且少受军事训练,无援必败。而新军驻长沙,兵精械良,官佐都是学生出身,和革命党人多通声气,运动较易。巡防营分驻各府县,官兵多会党中人,派会党往游说,不难归顺。一切均须运动成熟,先集合会党于长沙附近浏醴萍各县,与运动成熟军队联合方可举事。”

  不过,形势的发展一日千里,情况瞬息万变。由于入会的会友每日以数百计,纪律性又较差,人多嘴杂,“杀鞑子”、“铲富济贫”的激进言论不绝于耳,甚至有“洪江会即日起事”的传闻,这引起了清吏的高度重视,开始对会党采取约束措施。

  风声日紧,龚春台、蔡绍南等在12月2日晚召集各路首领,商讨对策。按照上述刘道一的分析,龚、蔡及魏宗铨认为目前“军械不足”,应稍缓发动,“以待外援”;而各码头官则力主“急速发动”,最性急的廖叔保则不待决议,第二天召集了两三千号人,高举着大书“大汉”、“官逼民反”、“灭满兴汉”的义旗,就起义了。

  这下,势成骑虎,不干也得干了。龚春台等只得檄告姜守旦、冯乃古等处会友同时发动,并决定先取上栗市为根据地。

  打出“革命军”旗号

  上栗市是萍乡县北乡的中心市镇,驻守的清军仅二十人,见两万多头缠白布的会党蜂拥而来,赶紧一溜烟地跑了。

  义军暂推龚春台为“大汉光复军南军先锋队都督”。7日,龚春台发布起义檄文,文中列举了满清的十大罪恶,并强调说明:“当知本督师只为同胞谋幸福起见,毫无帝王思想存于其间;非中国历朝来之草昧英雄,以国家为一己之私产者所比。本督师于将来之建设,不但驱逐鞑虏,不使少数之异族专其权利;且必破除数千年之专制政体,不使君主一人独享特权于上。必建立共和民国与四万万同胞享平等之权益,获自由之幸福。而社会问题尤当研究新法,使地权与民平均,不至富者愈富,成不平等之社会。此等幸福,不但在鞑虏宇下者所未梦见,即欧美现在人民,亦未能完全享受。凡我同胞急宜竭力以扫除腥膻,建立乐园。须知中国者中国人之中国,汉族者世界最硕大最优美之民族,被鞑虏奴隶之宰割之,天下之耻,孰有过于此者!”

  檄文中的反对专制、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等主张,在以前国内历次武装起义中从未有过,明显是受了同盟会宣传品和同盟会员直接指导的影响。

  12月8日,龚春台整军出发,进兵浏阳,试图与洪福会首领姜守旦会攻浏阳县城,姜正带着一万多会众在那里与清军激战呢。

  与此同时,各地纷纷起而响应龚部的行动,起义迅速波及了江西萍乡、宜春、万载和湖南浏阳、醴陵的广大地区,先头部队甚至挺进到了湘潭境内,各路义军还打出了“革命军”的旗号。不过,义军虽然人数众多,动辄上万,但装备极差,火器太少,以大刀长矛为主,还有许多人赤手空拳,相形之下,清军不但武器比义军精良得多,而且在作战上也比义军经验丰富。驻守浏阳的清军很快就击退了姜守旦部的进攻,并在12日集中兵力南下,攻击已进据南市街的龚春台部,最终在牛石岭将龚部击溃,义军主力瓦解。

  起义失败

  与此同时,清廷电令两江、湖广总督速派精锐部队到萍浏醴地区助剿,先后调到该地的清兵达万人以上,且有铁道、轮船运送补给,还有海军军舰助阵。在敌人优势兵力的打击下,轰轰烈烈的萍浏醴大起义,历时仅半个月就失败了。

  清军严查叛党,蔡绍南、魏宗铨、冯乃古、萧克昌、廖叔保等数百人先后被捕杀。龚春台侥幸逃脱,直到辛亥革命时才再度出来与清军作战。

  刘道一在长沙担任与东京同盟会总部的联系,可惜他发给东京的密电,都被湖北当局扣留了。他迟迟等不到东京的回电,却等来了清兵的抓捕。

  严刑逼供之下,他坚决不肯供出同党,并厉声说:“士可杀,不可辱,死则死耳!”12月31日,刘道一被清廷杀害于长沙浏阳门外,年仅22岁。他是留日学生中因反清革命被杀害的第一人,也是同盟会会员中为革命流血牺牲的第一个烈士。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