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网络时代的设计师:爱上微博 和Lady Gaga结缘

2011年11月04日 17:22 来源:外滩画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网络时代的设计师:爱上微博和LadyGaga结缘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Nicola Formichetti 网络时代的设计师

  文/王未末、施薇 编辑/许佳 图/图片提供/Joyce Boutique

  从《Dazed & Confused》创意总监,到Lady Gaga的造型师,再到Thierry Mugler的新任创意总监,Nicola Formichetti代表了设计师中一个全新的“种族”—这些人比其他人更明白,在21世纪,想要在时尚界获得成功,互联网比制衣坊更为重要。

  你可以想象自己从一个小有名气的造型师忽然变身为著名法国时装屋的掌门人吗?作为世界上被Google次数最多的女人的造型师,你的第一场秀就引得时尚圈最有分量的编辑纷纷出动;不仅如此,你还抛出了一张王牌,那就是这个被Google最多的女人会为你献出她的处女走秀。如果你是这个人,会怎么办?竭力取悦这些来看秀的时尚“大佬”吗?如果会,那就说明你不是Nicola Formichetti。

  爱上微博的造型师

  今年三月,担任Mugler创意总监才不久,Nicola Formichetti在巴黎推出了他的第一个女装系列。发布会的T台两侧装有一溜哥特式的拱门,从侧面看就像一具史前动物的骨骼。对现场的观众来说,这些拱门很是让人恼火,因为它们会挡住看秀的视线,这一点在后来各大报刊的时装评论里也没少被抱怨。不过时装编辑们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布置其实是Formichetti有意为之。在摄像机的镜头里,拱门成了秀场画面的绝妙框架,而这才是Formichetti最看重的。

  得益于微博的有力传播,约有1亿2千万人在网上观看了这场秀的视频。“对于这场发布,我希望场外的年轻人能有比Anna Wintour更好的视角。”Formichetti说。显然,在他看来,坐在电脑前看秀的人才是Mugler真正的“前排观众”;只要他们觉得好看,别的他都不在乎。 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他的设计本身没有可圈可点之处:这次发布的那些性感而又修身的无纽扣短上衣和紧身装体现了传统和未来主义的结合,就连那些视线受阻的评论家都不得不承认,Formichetti的设计足以为这家时装屋招揽一批新的顾客。

  从严格意义上讲,现年34岁的Formichetti并不能算是John Galliano那样的设计神童,但是他的确代表了设计师中一个全新的“种族”——这些人比其他人更明白,在21世纪,想要在时尚界获得成功,互联网比制衣坊更为重要。“是Lady Gaga介绍我上的Twitter,”Formichetti说。他现在在Twitter上的追随者有近七万人。“她(Lady Gaga)会看自己Twitter上的所有评论,偶尔还会回复一两条。对于大众的看法,她真的很在意。要知道,粉丝不会说谎,他们会告诉你他们真实的想法,并且还会注意到专业人士都看不出的细节。我喜欢微博,因为它允许人们和设计师或艺术家直接对话。我们和观众之间不再需要任何别的中介,连市场营销和时尚杂志都可以歇着了!”

  八月底,Formichetti带着他的团队来到香港,在独家贩售Mugler时装的名店Joyce参加了一系列活动。人未见,微博先发声。“早上好!现在是凌晨2点半,我刚醒,正为今天Mugler的活动兴奋着呢!”Formichetti在新注册的新浪微博账号上用英文写道,还不忘顺手贴一张自拍。短短6个小时内,他就拥有了1000多名粉丝。

  当天下午,我们在Joyce的中环店铺见面并采访,稍后,他会在此以主人的身份接待媒体和VIP,举办一场小型鸡尾酒会。在我看到他时,他已接受完上一家媒体的访问,懒洋洋地坐在沙发里,把玩着手中的香槟杯,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坐在他身旁的两位男士和他年纪相仿,一样穿一身黑色。他们是Formichetti在Mugler的左右手:负责女装设计的Sebastien Peigne,以及负责男装的Romain Kremer,都是法国人。

  Kremer是三人中最酷、话最少的一个,他以设计古怪的男装出名,很久以前就小有名气。Peigne来自Balenciaga的团队,前不久《纽约时报》时装评论员Cathy Horyn在博客中将其列为Dior设计师的候选人,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将大受鼓舞。相比两位习惯于幕后工作的伙伴,Formichetti回答问题起来显得老道许多,但这并不表示他缺乏幽默感,必要时,他也常常语出惊人。当被问及他们三人何时相识,Formichetti的一句话把在座的所有人都逗笑了:“我不记得了,大概是在Gaydar(同性恋交友网站)上认识的吧!”

  东京,罗马,伦敦

  或许,正是这些出其不意的言论使得Formichetti看起来不那么好摆布。对时尚界来说,他到底是一个局内人还是局外人?是天真的天才还是精明的投机分子?他从哪儿来?住在哪儿?对于这些问题,最简洁的答案或许就是:两者都是,到处都有。目前Formichetti在纽约和伦敦都有住所,每个月还有5天时间要待在巴黎和东京,因为他兼任日本版《Vogue Hommes》以及优衣库的时尚总监。

  不过,空中飞人般的生活对Formichetti来说并不陌生。双子座的他说自己生来就是一个“两面派”:于1977年出生在东京,父亲是一位意大利飞行员,母亲是日本空乘,Formichetti从小就在罗马和日本等地辗转。12岁那年,Formichetti被送到罗马的一所寄宿学校读书。他后来称,这使他和父母在整个青春期都非常疏远。“我觉得他们不想让我待在家里,”Formichetti说,“我在学校非常孤独,又很调皮,只想逃出去。”

  18岁的时候,Formichetti把想法付诸了行动。他告诉父母,自己想学习建筑,藉此搬往伦敦,不过他很快就放弃了学业。“我上了几天学就不去了,其实我只不过是想去伦敦罢了。从高中开始我就一直看《The Face》和《i-D》这些英国杂志。”对于此后的几年时间,Formichetti轻描淡写地说他“不记得任何事了,只记得到处参加派对,在商店里打零工。”

  1998年,Formichetti获得了跟时尚沾边的第一份工作:在Yuko Yabiku开办的Pineal Eye买手店里工作。Formichetti参与了店里的各种事务,从店铺陈设到销售,甚至打扫卫生。Pineal Eye后来的迅速走红使得Formichetti终于和时尚界的核心人物接上了头。“在那之后我遇到了很多人,比如Hedi Slimane、摄影师David Sims,等等。”Formichetti回忆道。 在他的顾客中,尤以《Dazed & Confused》的资深造型师Katy England 对Formichetti的性格和眼光最为欣赏。2000年,Katy邀请Formichetti为其杂志撰稿;也是在那年晚些时候,Formichetti开始为《Dazed》和其他一些杂志做造型。“我到那时才意识到,原来时尚也可以成为一项职业。”他说。

  2005年,Formichetti已经成为《Dazed & Confused》的时尚总监,并且开始为优衣库担当设计顾问。他的合作对象里也出现了童年时代的偶像,比如摄影师、Benetton的创意总监以及《Colors》杂志创建者之一的Oliviero Toscani。看起来,Formichetti的发展似乎顺风顺水,不过他也遇到过不少问题。“我讨厌生意场上的那一套。”他说,“我通常只会实话实说,这害我经常被炒鱿鱼,倒霉事一个接着一个。”

  其中有一次是他和一个摇滚乐队的合作。“在那之前,我的造型对象通常都是模特或小孩,而那一次,我发现面前站着三个胖子,于是我转头就走,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尝试和胖子合作。当时我觉得他们中一个看起来简直就像Ali G的兄弟,这真是不妥。”还有一次,他受聘担任一场D&G发布会的造型师。“我对情况一无所知,只好给我的朋友打电话,问他们我该怎么办。后来我自作主张地搭配了一个我自认为最酷的造型,结果发布会刚一结束我就被炒了,还惊讶得不行。后来我才醒悟过来,毕竟这是他们的发布会,不是我的,我应该多跟他们沟通。”

  和Lady Gaga结缘

  好在,Formichetti的职业生涯并没有停滞。2008年,他被提拔为《Dazed & Confused》的创意总监,不过此时的他已经在伦敦待了十多年,有些厌倦了这里的生活。于是,他辞去了《Dazed & Confused》的工作,搬到纽约。Formichetti在那里为很多杂志做过造型,比如大名鼎鼎的《V》杂志。同时,他还在一家精神诊疗所解决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

  “我曾经非常怕黑,那个诊疗所帮我摆脱了这个问题。其实我对女性也有着类似的恐惧。”他说,“以前我的造型对象多数是男士,因为这对我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想让他们看起来更酷,而且我自己也是这么穿的。不过我的诊疗师告诉我:我真正的兴趣应该是女装。他帮我回忆起来,我在年轻时随手画的涂鸦都是女性的形象和服装,而我的缪斯或许就是我母亲,是她帮我买回了意大利版的《Vogue》。或许我从小就喜欢时尚,但又不想显得太娘娘腔,于是才想学习建筑什么的。从此以后,我就不再为此困扰了。几个月后,我就遇到了Gaga。”

  当时的Lady Gaga早已世界知名,但仍处于上升期。有几件事是她可以再接再厉的,譬如得到真正的时尚界的肯定。在看过Gaga的几支音乐录影带后,Formichetti觉得她有过人之处,便说服《V》杂志,让他为其拍摄了一组照片。片中,Lady Gaga抱着冲浪板,做出向玛丽莲•梦露致敬的造型。“我还记得那天是早上八点, Gaga顶着一丝不苟的发型跟妆容,穿着耸肩西装和皮裙,盛装出现在海滩的片场。”Formichetti回忆起来,忍不住笑了。

  “一开始我想,这个女人简直是疯了,她看来是玩真的!后来,我们却完全被对方所折服,一拍即合。临近拍摄结束,Gaga告诉我她第二天要去参加《艾伦脱口秀》,问我能不能帮她做造型。于是我帮她选了那顶Nasir Mazhar设计的帽子,而她穿了一套牛仔连体裤来搭配,整体效果棒极了。她坐在那儿一边弹钢琴一边唱《Poker Face》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要醉了,这种流行音乐和时尚还有表演的结合让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那是2009年五月。接下来的九个月里,Formichetti和Lady Gaga又进行了数次合作:加拿大的MuchMusic音乐颁奖典礼、MTV音乐颁奖典礼(Gaga在这次典礼上总共换了7套衣服,其中一套包裹她全身全脸的红色蕾丝装让人记忆尤深),以及格莱美颁奖典礼(这场典礼上Gaga换了4套衣服,均来自Giorgio Armani的设计)。

  在Gaga每次亮相后,Formichetti都会在自己的博客上详细记录她的造型,光是服装说明就可以写满一页。“她的服装都是定做的,非常华丽。”Formichetti说,“不过它们倒不一定结实,比如她在《Bad Romance》那首MV里的穿衣服就是用大头针别起来的。”

  重振Mugler

  继2009年格莱美之后不久,Formichetti就接到了Mugler老板Joël Palix的电话,邀请他接管这个沉寂已久的品牌。Mugler原本由Thierry Mugler先生于1974年创立,不过在其创始人退居二线之后,该品牌由于经营状况不佳,被母公司Clarins砍掉了服装业务。自2003年起,Mugler的品牌重心始终都是香水(该品牌的香水“Angel”在法国相当受欢迎,销售成绩一度曾超过Chanel的“No.5”)。

  在Palix先生看来,Formichetti是此次重振Mugler的不二人选。“我们请了猎头,也和很多设计师谈过,有人对Mugler真的很感兴趣,不过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传统的品牌,于是想要做更大的冒险。我们要找的是既热爱网络,又真正懂时尚的人。考察下来,这两个条件都满足的人其实并不多。”Palix说。这次,他也和Formichetti一起来到了香港。

  当然,说服Formichetti出任创意总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让他顾虑的就是自己从未从事过服装设计或接受过这方面的培训。“我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Formichetti说,“脑子里想到的就是自己从没做过设计,而且我在十多岁的时候还把Thierry Mugler视为偶像,现在怎么轮到我去重振他的品牌呢?” 不过Palix没有急于要Formichetti给出答案,而是让他再考虑一下。Palix走后,Formichetti给Lady Gaga打了电话,询问她的意见。所幸,后者完全没有他想那么多,只是对他说,“什么?这还要犹豫吗?你当然要去!”就这样,Formichetti接受了这份工作。

  事实上,Thierry Mugler本人现在还和他创立的这个品牌进行香水方面的合作,但Mugler品牌其他所有的创意都由Formichetti负责:新店的设计、门店开在哪里、网站怎么设计,等等。至于服装,虽然总体创意由Formichetti全权主管,但他把女装的设计都交给Sebastien Peigne,男装交给Romain Kremer。这位新掌门人的职责与其说是具体设计,不如说是提出意象,并且把时尚跟他其他的爱好相结合。“我不希望Mugler成为又一个It Bag品牌或鞋子品牌,我想要呈现更大的时尚概念。我希望人们觉得,拥有Mugler是一件很酷的事,不论那件衣服是什么。” Formichetti说。

  Formichetti领导下的Mugler时装没有创始人的作品来得精致和戏剧化,但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如果说Mugler的复兴真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造型师的参与。一个造型师加上两个设计师,这样的创意合作模式只会出现在21世纪的时装屋。“万能的设计师”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Nicola很不一样,他的出现带给工作室一种能量,他给我很多抽象的意见,能让我有所发挥。”Peigne说。当我问他是否甘心屈居于Formichetti的背后,Peigne直言了当地回答说:“我不在乎。我就是喜欢作设计。Mugler是我梦想中的品牌,我很高兴能在这里工作,而Nicola让我感到自由,思想上的自由。”

  那么,在新系列大获成功之后,Formichetti的下一步会怎么走?他会进军香水吗?“是的,我一直在为此努力,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你试过我们的男香‘A*Men’吗?”说着,他伸出手腕让我闻。“我擦的这款是特殊版本,他们特别为我生产的。”此话一出,Peigne和 Kremer便也争着要一款。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