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演出票价节节攀升 观众呼吁分时段分级定价

2012年04月24日 13:31 来源:文汇报 参与互动(0)

  第二轮实行优惠票价

  粗粗估算,我至少有三四年未进电影院了。并非自己不喜欢看电影,而是现在的电影票价之高着实令我辈咋舌,倘我们夫妻俩要去上海影城或大光明电影院看一场《金陵十三钗》,加上来回交通费,恐怕要将近200元,实在有点肉痛,或许大多数中老年工薪族都会有同感。

  但是要强制让票价降下来,一则制片人、发行商和影院不干,二则似乎也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作为一种妥协方案,能否采取分轮次定票价的方法,即当新影片作为第一轮刚刚上映时,票价可以定得高些,以满足那些追潮流赶时髦的年轻人或收入颇丰而不“肉痛”票价的富人们之先睹为快,也让制片人、发行商和影院赚个盆满钵满,或至少捞回成本。而到了一两个月后(视热门程度而定)可以作为第二轮上映,届时把票价降下来,如采用对折价甚至更低价,让我们这些囊中羞涩的中老年工薪族乃至领取养老金的退休老人也能一睹为快。这样,对早已看过此片的年轻人而言,此片早成明日黄花,但对我辈来说,仍是新片子,而影片多次放映,又能增加其“剩余价值”,为制片人等带来更多利润。至于话剧、戏曲、音乐会一类,也可通过分轮次上演以区分不同价格的办法,让平头百姓也多一些享受和品味高雅文化的机会。

  现在让我不解的是,一些新影片上映短短一段时间后,就“长江后浪推前浪”地被更新的新片替代而打入“冷宫”不再上映,同时也被禁止在电视台播映(有的会隔好几年后在电视台露面),使我们这些囊中羞涩的中老年人只闻其名、不见其面,这一问题不解决,又何谈高雅文化的“亲民”?金羊

  分时段降低票价

  现在不少城市都建了美轮美奂的大剧院,但过高的演出票价又让普通市民望而却步。不过,有些地方也在对这种现象进行改进,比如笔者所在的常州市,大剧院里的演出比较多,每次都按座位的不同而推出不同的票价,有几百元一张的,也有几十元的,以满足不同群体的文化生活需求。

  让最广大的百姓也享受到丰富的文化成果,对各方都有好处。如何降低票价?这让笔者想起一件事。笔者家门口有一个大型超市,每到晚上8点,超市就对有些新鲜糕点、蔬菜打折销售,这样做很受市民欢迎。我们的演出市场不妨也学学这些超市的做法,分时段推出不同的票价。比如一些优秀剧目和电影,第一、二周上演时,票价可以高些,让最需要看并且有钱的人先睹为快,接下来就可以将票价适当下调,让更多的市民也能欣赏。对于那些重要的演出,可以先进行市场调查,如果受欢迎,可以通过加演并降低票价的方式让尽可能多的人能欣赏到高雅艺术。 江苏常州 徐会吟

  “分级”设立影剧院

  近年来,包括演唱会、电影在内的文化消费在不少地方呈现奢侈化的倾向,这抑制了大众走入影剧院的热情。奢侈化表现之一就是过去容纳数百上千人的影剧院已寥寥可数,而位于城市繁华区域装修奢华容量只有数十人的精品影剧院陆续登场,与此同时多数城市容纳千人的大影剧院或关门大吉或门可罗雀。

  让演唱会、电影等文化消费不再成为奢侈消费,应推动分级设立影剧院,即根据影剧院容量、服务设施以及地段位置等因素实行影剧院分级管理,并根据不同的分级实行不同的票价,尤其是应重点支持处于停业半停业状态的大中型影剧院的发展,政府财政应该给予适当的补贴。

  比如,支持容纳人数较多的影剧院实行低票价制度吸引观众,避开与精品影剧院的正面竞争。像电影放映方面,低票价剧院可优先放映高质量但未能进入“大片”行列的影片,也可以多安排第二轮放映的“大片”,这能让更多的电影有机会进入院线与观众见面。

  山东聊城 吴兰友

  从市场定价机制入手

  文艺演出特别是海外引进的,票价居高不下,甚至同样的演出,国内票价比国外的还要高,阻挡了大批普通观众的欣赏机会。据我观察要改变这种局面,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一、对引进海外的演出要改变各自为政多头谈判的局面。上海现在有众多的演出场地,大家都希望把优秀的节目引入到自己那里。这样,一个演出团体可能会有多家剧场去抢,容易造成相互哄抬出场费的情况。建议上海要每年制定海外引进节目的规划,然后各演出场馆相互协调,根据各自情况把引进节目落实到合适的演出场馆,改变各自为政多头引进的局面。同时要组建强有力的演出经纪公司直接对外谈判。目前常常从别人手中接手演出项目,这样中间人一多难免层层加价,推高了演出费用。

  二、寻找赞助商要形成合力。找到有实力的赞助商对分摊演出成本作用很大,但单打独斗去寻找赞助商困难较大。建议各方可以联合建立一个招商组织,集中力量既寻找长期稳定的赞助商,也寻找非固定的单次性赞助商,支持高雅艺术的演出。

  三、改变票价结构。以海外来的演出团体音乐会为例,最低(不计公益票)普遍将近200元,最高1000元以上。最低的票价对普通观众来讲仍然偏高,而对高端观众来说最高的票价即使再贵几百元也无所谓,也许价格越高更显“身价”。所以建议不妨将最低价票再降低几十到一百元,而把最高价票增加几百元,这样剧场不吃亏,普通观众可受益。

  四、改进公益票的销售方式。公益票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但现在公益票的销售方法比较粗放,一般就是先到先得,未必就能让最需要的观众获得。建议建立公益票会员制制度,让符合条件的观众,如收入较低(尤其是企业退休人员和学生)、具有一定的欣赏水平者,成为公益票会员,优先获取公益票。不提倡高收入者购买公益票。也不鼓励仅仅是凑热闹的观众购买需要一些欣赏水平的演出的公益票。

  让高企的演出票价适当降下来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多方共同努力和配合来进行。希望有关方面能认识到此事的重要性,认真研究找出一些好办法。 孙安东

  文化产品不应过度包装

  也许为了推销,商家都喜欢对商品进行过度包装,举目望去,市场上不少商品的包装已经远远背离了其合理的功能。

  这几年来,这股过度包装之风也吹向了文化产品,例如,歌唱表演是否一定要满台的佳丽伴舞,戏剧舞台是否一定要装饰得奢华无比,电影拍摄的道具、服装是否一定要华贵到极致,外景地是否一定要名山大川,首映式是否一定要惊天动地,都是大可商榷的。因为这上面的花费,到头来还都是由观众买单,演出票价、电影票价一路看涨,“贵”族化的文化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震撼人心的艺术感染力,并不全在于听觉和视觉的大冲击力,艺术上的精益求精和钱花得多少并不总是成正比的。文化产品的大手笔、大制作也不一定全需大开销,更不应靠暴殄天物,糜费无度来取得。正如有些巨资翻拍的新电影反不如老版本叫座,这道理是值得深思的,如果过高的票价吓阻了大众的消费热情,偌大的剧场没多少人来捧场,那才是可悲的。商业演出应该返璞归真,少些浮躁和烧钱的冲动,宣传上贴切而不必过于溢美,制作上完美而不必过于奢侈,从业人员敬业而不要游戏人生,才是硬道理。 易樊

  为老人低价演出

  不日前,在上海大剧院举行俄罗斯歌曲演唱会,票价是80元,使得不少过去难以登临高雅艺术殿堂的白发老人可以出席盛会,重温青年时代吟唱俄罗斯歌曲的动人情景。看到老人们兴高采烈的样子,主办方表示今后还要举办,至于费用可以想办法解决,如请演员少拿些报酬等。电视台播出这一新闻,使人十分感慨。

  我以为,若干开支成本比较高的文化单位,能够考虑到工薪人员尤其是收入较低的老人的文化需要,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一个硕果。为老人服务的形式可以多种多样,可降价专场演出,也可拨出一部分票子打折专卖给老人,费用拟请政府有关部门补贴或请文化发展基金会补助一部分。 张自强

【编辑:刘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