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春拍市场降温成定局?古籍善本与当代水墨受关注

2012年05月21日 08:30 来源:南方日报 参与互动(0)

  李可染《韶山》以1.24亿元成交,创出今春拍卖场首个高价,也刷新画家拍场成交纪录。

  5月,艺术品市场进入春拍旺季。目前,华辰、嘉德两家拍卖公司的春拍已落下帷幕。截至5月15日,中国嘉德2012春季拍卖会中国书画、瓷器家具工艺品、中国油画及雕塑、古籍善本、钟表珠宝翡翠部分收槌(邮品钱币铜镜部分的拍卖将持续至5月21日),共成交20.6亿元人民币。紧接着5月下旬,传是、翰海等拍卖公司也将相继举槌;6月份,保利、匡时、永乐、荣宝等拍卖公司也将陆续开启拍卖活动,整个拍卖季将持续到7月上旬的西泠印社春拍。

  2012年嘉德春拍上,齐白石画作遇冷,多件书画高价位拍品底价成交,近现代书画拍更是85%以上都是市场之前很少见的“生货”,此次嘉德、匡时隆重推出的“新水墨”和古籍善本是否具备升值的空间?在一般情况下,中国书画和宫廷瓷器这些大宗项目比较容易聚焦人们的目光,但在经历去年秋拍的下滑后,今年的文玩杂项却愈来愈受到人们重视,其背后原因是什么?如何判断它们的价值?就此,记者对目前在春拍透露出来的新现象予以分析,并邀请相关专家和业内人士、收藏者一同探讨2012年的春拍走势。

  市场降温已成定局?

  齐白石画作遇冷 书画高价位拍品底价成交

  近年来,书画一直是艺术品市场的龙头板块,但今年春拍书画成交价却严重缩水。去年嘉德春拍,齐白石《松柏高立图》、陈逸飞作品《山地风》、《两汉策要十二卷》和“明逾满月”跑兽镜分别以4.255亿、8165万元、4830万元和897万元创下近现代书画、中国油画、中国古籍和铜镜的拍卖世界纪录。但今年春拍,这些记录都没有被打破。

  不仅单件拍品成交价萎靡不振,成交总额也呈现出逐步下降趋势。以嘉德为例,2011年春拍成交53亿元,2011年秋拍成交39亿元,到了2012年春拍,总成交额只有20.6亿元。不少业内专家认为,艺术品市场行情已经进入调整期。此次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业内人士在乐于见到人气逐渐回升的同时,还是感受到一丝调整的寒意。今年拍卖之前由于担心市场行情偏冷,嘉德春拍的“大观”夜场缩量明显,不仅只有26件作品上拍,并且在估价上也做了很大的调整。

  当然,书画专场90%的成交率也表明市场对高端拍品还是有一定吸纳能力。李可染《韶山》作为压轴拍品,以1.24亿元成交,创出今春拍卖场首个高价,也刷新画家拍场成交纪录。据悉,《韶山》创作于1974年,是李可染同类题材作品中尺幅最大的一幅,并且该作品先后经过多次加工,成为李可染的经典构图和革命圣地山水创作的集大成之作。它曾经是1996年秋季中国嘉德“新中国美术作品”专场的封面作品,当时以154万元人民币成交。16年后该画再次现身中国嘉德价格上涨80倍,平均下来每年上涨5倍,利润超亿元。这些诱人的数字背后,透露的不仅仅是赚钱的机会,其实也暗含诸多风险。

  同样是李可染的画作,他的《苍岩白练图》却在此次拍卖会上流拍了。全场3件作品流拍,《苍岩白练图》就是其中一件。此外,在拍卖会预展阶段,很多买家都把关注目光投向了齐白石的多幅作品,曾经作为艺术品市场的风向标,齐白石画作在过去两年不断创出成交天价。但今年的拍卖场面却异常冷清,虽然业内对齐白石的工笔画《贝叶工虫》十分推崇,但拍卖进行不到3分钟就以600万元匆匆收场。然而在去年嘉德春拍现场,齐白石书画作品《松柏高立图》则以4.255亿元天价成交,短短1年时间,齐白石画作的成交价就已经缩水不到700万元。

  不仅是齐白石作品遇冷,一大批近现代著名书画家作品的成交价都纷纷回落:徐悲鸿《立马》1840万元成交;吴湖帆《古树层峦》2070万元被竞得;张大千《钩金红莲》1725万元易主。“这次的整体价位相比去年春拍回落明显,”一位参与京城春拍的广州藏家杨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大观”夜场虽然人气很旺,但千万元以上级别的大买家出手减少,不少高价位拍品显得上涨乏力。

  倒是如陆俨少、陈少梅、黄永玉等人估价合理的小尺幅精品受到了藏家追捧,如傅抱石的《秋山策杖》以300万元起拍,价格迅速突破千万元大关,最终以1300万元落槌;陆俨少《<沁园春>词意》以120万元起拍,以517.5万元成交。此外,唯一入选“大观”夜场的当代艺术家黄永玉作品《湘荷在水》以72万元起拍,以483万元成交。“感觉大家在一夜之间懂得买东西了,”杨先生表示,在经历了去年秋拍热钱退潮后,现在的藏家变得更加理性,“我们也不会再一窝蜂地蜂拥而上,只是有所选择。像我身边一些新进入市场的买家,他们也会请一些专家来掌掌眼。”

  春拍“生货”变主导?

  水墨成挖掘新方向 古籍善本稳中有升

  此次嘉德首次推出的水墨人物画专场“大地之上——中国近现代水墨人物画创作之路专场”和新水墨专场“水墨新世界”,两者成交额分别超过6500万、1380万,成交比率也分别超过了80%、90%,近现代书画拍品85%以上都是市场之前很少见的“生货”。中国嘉德董事副总裁胡妍妍表示,“从现场情况看,买家处于新老交替阶段,新方向、新口味在悄然打破以往常规,值得关注。”翻看历年的春拍书画拍卖纪录,拍品多集中为十余个已家喻户晓的“大家”作品。但今年,这种“局限”市场似乎正在逐渐打破,在趋向务实的市场大环境下,投资者开始把触角伸向了近年未曾在市场出现的“生货”。

  “当代水墨在十多年的发展中,受市场影响非常小。这一批中,除了以画院和美院为代表的体系外,非画院的职业艺术家也非常有潜力。这部分跟市场热炒的当代艺术板块无关,跟传统近现代市场也没沾上边。这些艺术家不讨巧,创作上也很坚持,更直面内心的真实。”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近现代书画部总经理郭彤介绍说。“在市场调整期,市场和藏家都期待新的面孔,从去年开始,当代水墨的展览和活动忽然多起来,而当前的市场或许是新水墨翻身的好机会。”

  一般而言,书画“生货”有两大特点,一是新鲜,尤其是一些大师级作品体现了“真、精、稀”的价值;二是估价更加尊重市场的变化。对此,不少人表示,学者型书画艺术家多数师承大师,画技扎实有章法,画风具有名家真传,精神内涵丰富,绘画语言极具个性化,在市场上应该具备长远的升值空间。

  相对于同期进入市场的书画、瓷器等门类如今早已进入亿元俱乐部,当前多以万、千计价的古籍善本似乎只能算拍卖市场小项。提起古籍拍卖,业内有一句老话:“古籍市场没有书画火爆,一是懂行的少,懂行的没钱。”对于古籍善本项目懂行的人少,且资金也相对匮乏,“新中国成立前一套宋版书的价格远高于宋画、宋瓷。就像早期书画、瓷器市场一样,不懂行的在购买过程中变成懂行的,古籍也需要经历这个市场过程。但从目前市场表现来看,其价格和市场认知度均较低。”对此,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曾表示。

  事实上,近两年古籍善本市场一直呈现稳中有升的局面,但囿于精品少藏品大都“秘不示人”,使得整个板块的知名度远远落后于以齐白石、张大千为代表的近现代书画。而今年,古籍善本无疑成为了春拍中的另一个热点,由海内外孤本、宋版《锦绣万花谷》全八十卷领衔的179部近500册“过云楼藏书”将整体拍卖,它们不仅是传世孤本,也是目前海内外所藏部头最大的完整宋版书,保存了大量失传古籍中的部分内容。为此,北京匡时特地将本次拍品的保证金提高到5000万元人民币,成为国内艺术史上的最高保证金。

  据悉,早在7年前,这部分藏书曾以2310万元的价格在中国嘉德拍出,一度创下中国古籍拍卖的最高价。七年之后,这批古籍再次露面,此次近500册“过云楼”藏书,底价达1.8亿元人民币,令人咋舌,不管它的买主到底是谁,毫无疑问的是6月4日的最终拍卖价格将为中国古籍市场创造新的标杆。古籍善本在香港佳士得预展中也将得以展示,董其昌的水墨纸本手卷《行书李白诗篇》曾为清宫旧藏,著录于《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第一卷,后归入美国某位华人藏家的重要书画收藏,此次也现身佳士得春拍预展。

  文玩杂项或成亮点?

  小笔筒胜过大块头

  文化附加值考验审美能力

  古人们选择象牙湖笔、名坑端砚、白玉笔筒和田黄印章等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审美品位,除文房四宝之外,形态各异的雅玩摆设也纷纷进入文人书房,成为文人墨客案头之佳器。“文房清供”虽然在今天已经几乎失去了其作为器具的使用价值,但它却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显现出勃勃生机。

  2012年春拍中,中国嘉德“翦淞阁文房宝玩”专场全场35件拍品悉数易手,总成交额达到1.26亿元,其中“明代周制鱼龙海兽紫檀笔筒”最终以5520万元成交。而在次日的“明清古典家具集珍”专场,目前所知最大型、独板案面的条案之一“明末清初黄花梨独板大翘头案”以3220万元摘得头筹。此外,“清早期紫檀三屏风攒接围子罗汉床”以2070万元易主。对比发现,一件小笔筒的身价竟然高于黄花梨、紫檀等两件“大块头”成交价的总和。

  文玩杂项的概念非常宽泛,很多形成气候和规模的门类就是从文玩杂项里面独立出来的,比方说砚台、鼻烟壶、铜香炉等。“像是水盂、砚台,从中你能看到古人是如何生活、如何思考的,当我们尝试去理解古代文人那种心境时,渐渐的,我自己的心也能静下来。再加上这些案头的小东西,特别容易让人赏玩,所以特别招人喜欢。”广州文玩爱好和收藏者曹健说。譬如此次拍出天价的紫檀笔筒,是我国著名文物收藏家王世襄先生的旧藏,质地为名贵的紫檀木,器表满是浮雕鱼龙海兽,气势摄人魂魄。其实,除基本材质与工艺外,文玩杂项的收藏更应注重文化附加值,今天的收藏家或许不再是舞文弄墨的文人,但是对文人的情怀以及收藏依然钟情。

  对于文玩价值的判断,佳士得亚洲区主席叶正元曾表示,“它有很多因素的影响,比如是否名家所作、是否名家所藏,材质情趣也至关重要。”但曹健认为,文玩自己拥有很强的“个性”,“每一件文玩都不完全一样,它是匠人的创造,也是玩家的精神,它的价值怎么衡量在于人对它的认识,所以价格也有一个很大的弹性空间。大家把它的艺术性看得越高,收藏的风气越好,它的价格也会逐渐走高。毕竟,文人情怀是中华传统文化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文房文玩又是最能体现文人精神的。”

  本版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周豫 实习生/唐汝光

【编辑:张中江】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