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从赵忠祥《为神九歌》诗谈起:“奇景要大作”

2012年06月20日 08:26 来源:大众日报 参与互动(0)

  “奇景要大作”

  ——从赵忠祥《为神九歌》诗谈起

  □ 逄春阶

  “天际平添星一颗,神舟九号越银河。乾坤现瑞风长舞,龙凤呈祥云放歌。奋斗年年为玉帛,高呼处处化干戈。万人还向刘洋贺,月里嫦娥泪亦多。”这是赵忠祥6月16日晚观看神九发射成功后写的诗。祝贺神九的诗,肯定不少,但我没看到,赵先生的诗是我看到的第一首。

  赵忠祥退休后,一直很忙。不仅主持节目,还要画驴,写诗。2008年神七发射时,他就创作了一首名为《神七赞》的旧体诗,没想到,让“巴蜀鬼才”魏明伦批了一通,魏明伦指出赵诗的平仄错乱。这次,赵忠祥的诗,得到了魏明伦的正面评价:“赵忠祥这次写新诗《为神九歌》,大有进步,很有文学水平。诗词很大气,平仄韵脚很工整,远比有的专业作家水平高。很可悲,现在有不少专业作家,已写不来古体诗了!”

  我不懂古体诗,对赵诗不好说啥,感觉朗朗上口,如果诗味再足一些,可能更好。魏明伦的评价有点高。我想说的是,神九升空那天傍晚,盯着发射直播画面,我很激动。但激动也就激动了,没有一点写诗的念头,甚至连写随感的念头也没有。而赵先生激动完了,还要记录下激动,化而为诗。作为70岁的老同志,天这么热,还埋头向诗,确实不易。

  中国是诗的国度,用诗歌记录历史是有传统的。如杜甫的诗,被誉为“诗史”,杜甫以其生花之笔,为我们提供了他那个时代历史真实的画面,如叙事组诗“三吏”“三别”,往事越千年,但当时的情景意象,人物神态,婉转笔端,如在目前。为何?是史,又是诗也。

  可是现在写诗的少了,大家都忙着,忙得忘记了诗。思绪飞不起来,一切都那么实际,所有的喜悦,都要用物质利益来刺激。写诗有什么用?能赚钱吗?不能。能帮助升迁吗?不能。那写这干嘛呢!别矫情了,于是罢笔。

  忽然想起了陈毅元帅。“持枪跃马经殊死”的陈老总乃一儒将,喜欢作诗,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有吟咏,在外交出访途中,也有吟咏。战斗间隙、工作之余,随意写之,得天趣之妙。如《冬夜杂咏》,如感事书怀《七古·手莫伸》等。孩子小丹远行就学,陈毅因公南行,匆匆言别,不及细谈,他写诗送行:“小丹赴东北,升学入军工。写诗送汝行,永远记心中。汝是党之子,革命是吾风。汝是无产者,勤俭是吾宗……”现在孩子上学,家长有几个写诗相送的?我有切身体会,往往发个短信了事:“学费已打卡上,查收。”干干巴巴地只是告知,没有情感的流淌。

  把枯燥的生活调理得有趣一些,生动一些,水灵一些,诗意一些,乐观一些,耐人寻味一些,多好。陈老总对诗的挚爱,葆有了他的赤子之心和对生命的热忱,值得我们学习。1949年10月,他写了《开国小言》诗,写出了自己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所思所想。结尾他谦虚地写道:“奇景要大作,开国要雅言。拙句何足数,避席让群贤。”陈毅说的“奇景要大作”,是一种期许。其实,大作如没有出来,“小言”问世,小言,也就成了“大言”。

  神九上天,蛟龙下潜,这两件大事,真是惊天动地。应该是中华民族的“奇景”,我们的科学家们,用自己的智慧,写出了壮美的诗篇。而我们的文艺工作者,是不是也应该用自己的智慧,上下求索,运笔成风,信手挥洒,写出这“奇景”呢?

  毛泽东1965年写出了《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词,其中的两句“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仿佛是预言,浪漫的想象如今真成了现实。我想,倘若毛泽东活着,不知又会写出什么磅礴诗篇来呢。 

【编辑:张中江】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