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青春版《牡丹亭》进入瓶颈期 或在一两年内息演

2012年10月30日 13:42 来源:潇湘晨报 参与互动(0)

  如今网上流传一句话:有一种生活方式,叫做昆曲。

  上月,昆曲《白兔记》在长沙连演两场,让观众看到了600年昆曲的美。今晚8点,由白先勇担当总制作人的青春版《牡丹亭》(精华折子戏)又将在湖南大剧院登场。29日下午,苏州昆剧院党支部书记吕福海携两大“台柱子”俞玖林和沈丰英抵达长沙,并接受了记者专访。主创们坦陈:舞蹈服饰之美,文艺范儿的包装,固然是“青春版”《牡丹亭》最大的卖点,而这背后的动机,其实是昆剧这种传统文化,为了生存而进行的自我改良,“是文化的竞争”。

  本报记者龚义群 长沙报道

  【背景】

  冷 吕福海从1977年进入苏昆院,据他介绍,“以前剧团维持得很艰难,没有观众,没办法演,也就不排戏了,演员也就不练功”,这样的恶性循环下,“好多演员找了第二职业,开始经商等等。两度获得‘梅花奖’殊荣的王芳也曾想搞美容”。2001年,昆曲获批“人类口头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吕福海介绍,“政府开始重视昆曲,一些庆典也会请我们去演一小段,提高一下格调,但真正的商演还是没有观众。”

  热 2004年,青春版《牡丹亭》在台北首演是个分界点。“现在一年有500多场演出,除了大学的公益活动以及政府举办的艺术节,其他基本都是商演,上座率平均在9成以上”。更大的变化在于,昆曲激发了青年观众的热情,“以前常说昆曲是老年人艺术,在台上望下去是白发苍苍一片。但现在,很多年轻人走进剧院看昆曲。这次在武汉演出,1600座的剧院,70%是年轻人”。

  【观点】

  技巧可以训练,但终究是文化竞争

  2004年,著名作家白先勇与苏昆院开始合作。同时,他还为青春版《牡丹亭》带来了台湾画家奚淞、台湾著名职业舞团云门舞集等等圈外艺术家加盟戏剧的创作。之后制作的《长生殿》又请来了电影造型设计大师叶锦添,据说后来叶锦添设计新版《红楼梦》造型,就是“拉了一层昆剧的皮”。

  “以前都是昆曲圈内的专业人在做戏,后来拓宽思路,找到适合体现昆曲美的新思路和人才,《牡丹亭》《玉簪记》《长生殿》都吸收了外边很多优秀的艺术家参与进来”,吕福海说,“真正从事表演的人员,从小受到表演的训练,但在文化方面达不到文人的层面,文化的不足限制了在艺术方面的创造力。表演的技巧,唱念作,大家通过练习也能掌握。但是竞争,说到最后还是文化的竞争”。

  【困惑】

  青春不再,或在一两年内息演

  青春版《牡丹亭》已经演到第九年。早前有消息称,《牡丹亭》或将在未来一两年内息演。沈丰英说,“200多场演出过来,越来越深入到角色的内心,更流畅了,但是当年那种自然而然的清纯和青涩,现在在舞台上多多少少有一些演绎。去表演青春,是不行的。”沈丰英坦言,“现在是个瓶颈期”。演了这么多年,当年二十出头的沈丰英已步入而立之年,不复青春,她说,“这个戏是经典,需要传承,所以我现在在呼吁要有人来接这个角色”。

  【湘昆】

  基本每个月都有演出,以包场为主

  在郴州,湖南也有着一股昆曲力量,湖南省昆剧团也忙不停。10月27日,党支部书记罗艳来到长沙举行“走近昆曲走近美”讲座,第二天又回到了郴州,为12月份的专场演出排戏。罗艳介绍说,“现在剧团的演员,约10年一个阶梯,梯级结构非常好。在演出方面,基本每个月都有演出,以郴州为主,今年还去了深圳、香港等地,明年将去台湾、美国演出。”不过,“不太卖票,以包场为主,但是我们开了门,老百姓都会来看”。

  【怎么看昆曲】

  看服装

  曾参演过传统版《牡丹亭》的吕福海介绍说,“传统戏曲中,戏服是大红大绿,但这出戏里,台湾导演、金马奖评委王童非常讲究色彩搭配,采用了淡黄、粉红、嫩绿、黛色的主色调,总体偏雅。同时,小生和花旦的戏服配色也讲究和谐,在以前没有这样的要求”。青春版《牡丹亭》的每件戏服均为量身定做,辅以手工苏绣,主画面为中国传统意象的梅、兰、竹等,道具也很精致讲究,比如,柳梦梅拾到的那幅画,就是台湾画家奚淞绘制。“我们会想,观众不一定会注意到画,但是白先勇说,所有舞台上的体现都是一个美字”。

  看水袖

  汤显祖写的《牡丹亭》,共二卷五十五出。舞台上常演的有《闹学》《游园》《惊梦》《寻梦》《写真》《离魂》等几折。青春版《牡丹亭》将其精简为上中下三本,启蒙于“梦中情”,转折为“人鬼情”,归结到“人间情”。

  吕福海说:“传统的戏曲,主要是注重表演,如唱腔、身段等”,而在这些方面,青春版《牡丹亭》也做了一些创新,以更贴近现代人的审美要求。“在《惊梦》一折,运用了大量的水袖,‘云门舞集’编舞家吴素君把舞蹈不露痕迹地穿插在戏里。这不单是舞蹈,更是人物内心的延伸,更含蓄典雅,但又能让现代人理解柳梦梅与杜丽娘之间的那种婉约的暧昧”。

  看爱情

  《牡丹亭》的唱词委婉凄美,但对现代人来说,更美的可能是柳梦梅与杜丽娘的爱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汤显祖如此述说杜丽娘的痴情。白先勇也曾说,“文学艺术之所以存在就是人性的美依然存在,因为现实还是需要这种浪漫的情怀,之所以《牡丹亭》的故事还那么受人喜欢,就是它能把这种情怀变成现实的魔力”。有网友就曾表示,“听完牡丹亭,又相信爱情了”。

【编辑:刘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