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电视家庭剧从平庸到恶俗 恣意夸张令剧情虚假

2012年11月29日 13:55 来源:文学报 参与互动(0)

  家庭剧:从平庸到恶俗

  周思明

  打开电视,一不小心就会与新鲜出炉的家庭剧遭遇,一如龙卷风般刚刚席卷全国的谍战剧、朝廷剧、后宫剧一样触目皆是,令人躲无可躲、别无选择:《温柔的谎言》《婚姻对对碰》《非亲姐妹》《双面胶》《剩女的新婚生活》《中国家庭》《裸婚》《闪婚》《婆婆来了》《钱多多嫁人记》《当婆婆遇上妈》《AA制生活》《小夫妻时代》《婆婆来了》《金太狼的幸福生活》《婆婆也是妈》等等,多以当今社会“80后”小夫妻的生活为看点。一部部地看下去,观众发觉不对了:这种看似亲民的类型剧,仿佛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题材角色大同小异,创作思想也彼此雷同,只不过张三换成李四,王五变成赵六——无非是婆婆跟媳妇死磕,女婿与丈母娘智斗、丈夫和娇妻斗嘴;不是在买房问题上尴尬纠结,就是小夫妻嗷嗷叫着离婚……如此硝烟弥漫舌枪唇剑甚至诉诸拳脚,让电视机前的年轻人望而生畏甚至患上“恐婚症”,也让他们的父母辈、爷爷辈不由得心惊胆战、不知所以:“这真的是在讲述这一代人的家庭生活吗?简直太可怕了!”“照此下去,谁还敢走进婚姻的殿堂?”

  一、家庭剧成宫斗剧变种

  当下不少家庭剧的显在表现是:婆媳成了见面就掐的天敌,而引发婆媳大战的,其实并非什么大不了的矛盾,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往往是些鸡毛蒜皮、芝麻绿豆小事,甚至一点点生活习惯上的差异也能点燃冲天的怒火、不熄的硝烟。电视剧《小夫妻时代》里,婆婆对准儿媳百般刁难,在生育、买房、装修等原本通过协商便可解决的问题上,编导却故意制造婆媳龃龉、家眷冲突,然后爆发一场场令人疼痛的家庭战争。电视剧《金太狼的幸福生活》中,外地无房男金亮跟李小璐饰演的小米不顾母亲反对而结婚。婚后金亮每天夹在老婆和丈母娘中间变成了“夹板男”,两边受气。更为不堪的是,《当婆婆遇上妈》极力渲染婆婆与妈妈大斗法的激烈场景,在婚礼的现场,两亲家火爆冲突,居然上演“全武行”。《小夫妻时代》里,妈妈坚持要求婆婆在房产证上写下自己女儿的名字,闹得两亲家疙疙瘩瘩颇为别扭。电视剧《家产》以“争夺遗产”为剧情主线,剧中老父亲突发心肌梗塞猝死,留下一套二环线的房子、几十万存款和一套古董首饰。然而,未等高老爷子下葬,三个儿子之间的房子争夺战便吹响了集结号,三个儿子背后的女人们也纷纷加盟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一家人勾心斗角机关算尽,而宝贵无比的人间亲情在大呼小叫唾沫横飞的“窝里斗”中荡然无存,看得人步步惊心,其情其景,较之可怕的宫斗剧,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恣意夸张令剧情虚假

  客观地说,生活中尤其是刚刚披上婚纱走进家庭的媳妇,与婆婆的关系确实比较微妙,婆媳关系可算是一道难题,但实践证明,并不像众多的家庭剧描绘的那样剑拔弩张。一般而论,媳妇们偶尔也会对她们的婆婆某些处事方式不满,但还不至于像荧屏上所渲染的三天两头大吵小闹。有网友出面澄清,“很少会跟婆婆‘开战’,周围的朋友也没听说有开战的”。“婆婆固然有生气上火、脾气不好的时候,但不至于像电视剧里的婆婆那么‘面目狰狞’。”更有观众在微博上秀出婆婆的善良与慈祥,“哪有那么多争斗?今天婆婆看我不舒服还专门给我煲了鸡汤呢!”家庭剧中,往往出现顾大家的“凤凰男”与爱小家的“孔雀女”水火不容的争斗场面,但实际情形是,不是所有的“凤凰男”都会被“孔雀女”所怨恨,“凤凰男”同样有努力经营婚姻的主观愿望和实际行动,他们当然也受到妻子的疼爱、丈母娘的尊重。这就是说,“凤凰男”与“孔雀女”的矛盾不是不可调和的,关键是愿不愿意付出,会不会协调。如果愿意为婚姻全心付出,善于在父母与岳父母之间协调,“凤凰男”与“孔雀鸟”同样可以生活得幸福、快乐。因此,生活中婆媳也好,婆妈也罢,还是相亲相敬相安无事的多。对于那些在大城市生存打拼的年轻人的家庭建构,其实家庭事物只要理性安排合理处置,一般不会闹得像荧屏上所渲染的那样不可开交、难以调和。尤其是身为父母者,他们多是吃过苦受过累的“50后”中老年人,为了孩子们的幸福,他们宁可自己花钱受苦,也要给下一代、下下一代的儿孙们营造一个安定团结、温馨放心的家庭氛围,生活中即使真有什么不顺和烦恼,一般也会在理智的层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很少发生火爆冲突,多数还是能够做到相安无事的。

  然而,当下流行的家庭剧主创们为了提升收视率,收回投资乃至更多盈利,不顾生活的真实,关起门来天马行空、胡编滥造,故意放大家庭内部成员之间的矛盾,唯恐家庭不乱,只要能够将水搅浑,他们可以没事找事,制造矛盾,无中生有,制造看点,而欲加之戏,何患无“料”哉!本来可以心平气和者,却让当事人故意高腔大嗓;原本可以有商有量的,却让亲人间掀起一场欲罢不能的围城战火。说穿了,此类家庭剧的要害在于不接地气,与人民群众的真实生活格格不入,甚至是毫不相干的两张皮。编剧为故事而故事,导演为热闹而热闹,演员刻意将人物关系浅薄化、情绪化、庸俗化,遂令家庭矛盾激烈化,世俗事务恶俗化,口角矛盾狗血化。为了制造所谓“看点”或“戏剧冲突”,他们甚至不顾文艺家的起码职业道德,将生活中本来莫须有的荒唐、荒诞硬是靠着一颗绝顶聪明的脑袋给“想象”出来。在他们的笔下和镜头里,中国老百姓的生活简直是一地鸡毛、一锅糨糊; 中国中下层民众全都丧失了起码的道德伦理底线,为了利益为了金钱统统变得不可理喻、锱铢必较、得理不让人、无理也要狡三分!

  三、要害是家庭关系妖魔化

  家庭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晴雨表,家庭是国家躯体上的敏感细胞。家庭的征候如何,其实与整个国家的脉象紧密相关,乃至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事实上,家庭伦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表现形态极为丰富,既有高尚友善的,也有平淡如水的,当然也不乏上述交恶冲突。家庭剧从世俗到庸俗再到恶俗,似乎没有截然的区别,也远非糟糕透顶。从正常的情况看,作为我国的主流文化之一,儒家是以血缘与生命为中心展开对人生的思考的,所以家庭一直以来被看作个人生命与价值之源。在此意义上,似乎有必要审视当前充斥荧屏的家庭剧所张扬的价值观,并重申影视艺术与社会生活的关系。

  我们知道,艺术来源于生活,但艺术更应高于生活。艺术不应该“贴着地面走”。现在不少家庭剧的主创已经忘记了这个简单的常识,或者不如说是明知故犯,故意妖魔化家庭关系,故意污化生活,故意贬低生活,将艺术屈居于生活真实的地平线以下。其具体桥段并不神秘,也不高明,只消将家庭矛盾、婆媳冲突人为地放大便可,以至于婆媳争斗、亲家反目、夫妻斗气之类的桥段,频频出现在荧屏。此类家庭剧之所以很不靠谱,盖因为它们有悖于中华民族主流文化传统,也有悖于人的现代化文明进程。电视剧应该更多地描写正面、积极的内容,多一些夫妻、婆媳相处之道,更加贴近现实生活,吸引更多的观众走向和谐、走向友善,从而更好地投入国家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对此,我们不妨借鉴韩剧。在韩剧中,我们往往能感受到一种对爱情、亲情和良知的责任,引发的也是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韩国家庭剧更喜欢在一个温情的氛围中,讲述人们的喜怒哀乐,虽琐碎却充满亲和力,虽龃龉但并非反目成仇,虽有泪水但却能令人为之感动。不必讳言的是,我们的多数家庭剧(或曰“家斗剧”)显然不具备这种思想力量和伦理光芒。

  四、家庭剧亟待转型

  要之,一直以来荧屏上的家庭剧,固然不应全盘否定,也有思想性、艺术性较好者,但也应该看到,因为题材的普适性,家庭剧一直长演不衰,观众对此也颇有兴趣。然而,不少家庭伦理剧的套路却是“三破一苦”(三破:破碎家庭、破碎情感、破碎婚姻;一苦:家庭苦难)始终像一团死气沉沉的雾霭,盘旋在伦理剧的上空。剥离开所有生编硬造的剧情、人为激化的矛盾、概念化的人物塑造,观众往往找不到感官刺激以外的其他东西。很多剧情人为制造冲突、“为矛盾而矛盾”的痕迹颇为明显,甚至从逻辑上都难以说通。有些剧为了制造看点,把生活中没有的硬是给编造出来。

  家庭剧的感染力,应该体现在对家庭伦理与道德原则的坚守与尊重上,而不是相反。一部好的家庭剧,固然不乏那些家长里短的故事,正如我们看到的韩剧《大长今的故事》等,它们能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一种父慈子孝、夫妻和睦、长幼有序、真诚宽容、忠孝仁义的儒家情怀。即使有冲突,最终也会以亲情、爱情或友情的胜出而告终。这种既体现西方独立自由之精神,也彰显着东方传统家庭伦理观的艺术演绎,难道不值得我们好好地仿效和学习吗?

  在优秀的家庭剧中,家庭与家族应该表现为一种超越生死的力量,体现为一种道德关怀和人文情怀。因为对于家庭而言,个人乃是家族血脉的一环,一个人的生命无论是存在还是消亡,因为家的延续,精神的延传,而意味着其生命仍存在世间。因此,正确的家族观有助于提升与引领一个人的精神与道德。一个人如果只顾及自己,很容易产生“六亲不认只认钱”的无耻行为。唯有具备了正确的家庭观、伦理观、道德观,才会顾及家族、家庭中他人的利益及世人的眼光、舆论的评价,从而对道德伦理和旁人评价多一分敬畏、少一点无忌。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是通过感受家族、家庭这种血脉相传的人文关怀和道德担当来约束个人行为,提升生命的崇高感和使命感,从而净化灵魂和完成性格塑造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孟子说“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大学》说“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明乎此,家庭剧的创作者们理应翻然醒悟,调转船头,用高尚纯洁的审美观、价值观,不断创造出更多、更好的、全新的具有中国气派、中国风格的家庭剧来。

【编辑:张中江】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