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林怀民《九歌》:诸神的最后一次“复活”

2013年03月03日 18:3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中新社北京3月3日电 题:林怀民《九歌》:诸神的最后一次“复活”

  中新社记者 应妮

  一泓池水,荷花亭亭玉立。在神秘肃穆的邹族迎神曲中,台湾云门舞集的经典舞作《九歌》浴火重生,在国家大剧院舞台上向大陆观众展示其淋漓的生命力和爆发力。

  舞剧《九歌》以屈原的诗篇为基础,选其中主要神祗依序呈现了一场剧场祭仪,分《迎神》、《东君》、《司命》、《湘夫人》、《云中君》、《山鬼》、《国殇》、《礼魂》8章。全剧开篇《迎神》,一位身着西装的现代人手提皮箱走过舞台。整部舞蹈中,他时常出现穿梭于各个角落,仿佛时刻提醒着观众这不是楚辞的《九歌》,这是云门的《九歌》。

  众舞者穿着白衣,在舞台周围坐成圈,红衣女巫款步上前,披散的发丝间遍布山野的鲜花。她走到荷花池前以水净身,宛如西方的洗礼。继而众舞者挥动长藤条击打地面,发出激荡人心、极富张力和节奏的声响,女巫在这声声催促人心的节奏中疯狂起舞,呼唤神明。

  《云中君》则被林怀民的好友、美学家蒋勋视为《九歌》中最美的一段,整整8分钟,踩在两位西装革履的现代人肩头的云中君,以一种云卷云舒的姿态,向观众展现了一段高难度的脚不沾地舞蹈。这种简单的3人组合让人浮想联翩呈现一种矛盾关系——神踩压着信徒但同时又被他们支撑。在林怀民看来,神明之所以能成为神明,是要有人抬轿子捧的。蒋勋则认为这一段真正体现了云门《九歌》的美学核心,虽然全剧都在祈神,而事实是:神祗从未降临。

  在林怀民的《九歌》中,最让他骄傲的是来自台湾邹族的颂歌,“邹族是台湾原住民中的一支,现在大概只剩下6000人,我一直觉得我前世就是邹族人。”林怀民说,第一次听邹族的颂歌让他有灵魂出窍的感觉。在得到族长的允许之后,林怀民带着团队上山去录制颂歌。

  “你知道在平原上的鸟儿看见人会飞,可是在高山上,人越多鸟儿也会聚集得越多。在邹族大合唱时,鸟儿居然飞来干扰。正当我们准备赶走鸟儿重新录时,唱歌的人却哈哈大笑,因为鸟儿根本赶不走。后来,我们就在鸟叫声中录下了这段音乐。”

  《九歌》在1993年首演时,是云门建团20周年的纪念作品。2013年云门舞集建团40周年,《九歌》2月28日至3月2日完成以国家大剧院为起点的演出,随后展开大陆5个城市的巡回演出。之后2014年将赴伦敦演出,此后将彻底封箱。

  封箱的原因,一方面是繁多琐碎的舞美道具,一一全部要用螺丝固定,另一方面是年轻一代的舞者很难再进入舞作的情境。“他们这一代人身体素质太好,所以在完成动作的时候身体没有困难,而这个舞很多时候要通过表现身体的困难,来表达一种苦闷的情绪;他们是吃着汉堡打着电玩长大的一代,更容易接受视觉的、简单的东西,而且没有背负时代的阴影,确实找不到当时我们那么原始暴躁的状态”,但对此林怀民丝毫不觉遗憾,他鼓励云门二团的舞者们尽情释放想法,并付诸于舞台实践,“事实上,我跟他们说,这些舞就算消失了也没所谓,每一代都应该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而文化总会有合适的方式去保存,不用刻意为之”。

  舞至结尾,从荆轲到岳飞再到邹容,低沉的旁白以普通话、闽南话、客家话的穿插,把这些中华民族英雄的名字一一庄严念来,完成对人的赞颂。此时,《礼魂》的800盏油灯如河一般蜿蜒,缓缓流向缀满繁星的夜空。

  最新传来的消息是,云门舞集艺术总监林怀民刚刚获得了美国舞蹈节本年度的“撒姆尔·史克利普/美国舞蹈节终身成就奖”,这是该奖项第一次出现欧美以外的艺术家。(完)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