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德国学者顾彬:莫言的英文版小说应该有两个作者

2013年03月19日 15:23 来源:青岛日报 参与互动(0)

  “你们等一下,我喝一口二锅头,我有点困,需要提提神。”刚结束一个半小时的讲座,接下来还要接受记者的采访,顾彬缓解疲劳的方式竟然是喝酒。

  “喜欢喝二锅头?”“不,有时候不好喝,但好喝的酒太贵。”“喝过青岛的琅琊台吗?”“昨晚刚喝的,71度的,我喝了两瓶。”“您酒量真大。”“没问题,我是海量。”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顾彬仍是那幅很认真的表情,好像刚刚发表完对中国当代文学的看法。

  如果非要总结他作为德国人的特点,直接、坦率也许是“严谨”的同义词。虽然他知道他的直率可能会得罪人——他曾跟身边的朋友说:“为什么我一到中国大家都会围着我问莫言,我说了我的观点,他们又不高兴。”

  但作为一个学者,他在谈到莫言时还是会直接说出自己的观点。顾彬不掩饰他对莫言作品的不喜欢,就像他不掩饰对鲁迅的热爱一样。

  其实不光是中国的小说,这个学神学出身的德国学者,不喜欢任何写故事的小说,不管是美国的还是中国的。他喜欢诗歌,所以毫不吝啬地赞扬中国当代诗人的作品,可惜,在中国他很少被问及诗歌与诗人的问题。

  3月8日,德国语言与文学创作学会将 2013年的约翰·海因里希·沃斯翻译奖授予了顾彬,该奖项是德国最高荣誉的翻译大奖,还第一次颁给了汉语翻译者。一年的时间,顾彬至少有8个月在中国大学里上课,北京、汕头、杭州、青岛,比起许多中国教授,他显得要忙了许多。成为中国海洋大学德语系主任后,顾彬说他有了一个期望,期望能在这里将更多优秀德国当代作家和哲学家的作品翻译成汉语,让中国人更了解当代的德国文学和哲学。

  不喜欢莫言的作品

  记者: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您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要重新考虑对他的评价,重新思考自己的价值观和标准,现在思考好了吗?

  顾彬:我又回到我原来的观点,我还是不喜欢他的作品。当时我沉默了两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过多的说这个问题。我想我应该再看看他的作品,和别人谈一谈。回德国后,我又看了他的小说,跟许多他的读者,还有我的同事说起莫言,结果发现他们基本同意我的观点。我不喜欢莫言的作品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的作品是讲故事。我不喜欢故事,我喜欢思考复杂的事。在德国,自1945年后,讲故事的时代就过去了。二是作品中所使用的形容词。我忘了是哪本书,他都是在用形容动物的词语来形容人,让我感觉他书中的人都是坏人,都想着杀人,没有爱。这是现实?还是寓言?

  但莫言获奖让我认识到一个问题,我不能再说有一种好的文学是被大家都认可的,就像说所有人都应该看《红楼梦》一样。文学已经形成不同的主流,培养它自己需要的读者,读者也都会按照自己的味道来选择作品。我自己也发现我过去特别喜欢的东西,现在不喜欢,过去不喜欢的,现在喜欢了,所以我说现在的我还不喜欢莫言的作品,可能文学也跟发展、跟年龄有关系。没有什么客观的标准,没法说哪一部小说是好的不得不看。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对文学、对人宽容一些。

  当然,我不否定莫言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莫言获奖翻译功不可没

  记者:您觉得包括莫言在内的中国当代小说家,他们在海外的成功,翻译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顾彬:我翻译了《鲁迅全集》,大概只卖出了1000本。而中国当代小说家的作品在德国最少也能卖出几万本。在英语国家也差不多。虽然我认为德国读者更应该去看鲁迅,因为这些中国当代作家说的问题,鲁迅早就说了。

  中国当代小说家在海外的成功,不能不提到葛浩文。他把包括莫言在内的许多中国小说家的作品带到了美国,他是英语翻译界的品牌,只要是他的译本,出版社是认可的,读者可以盲目地去买。因为大家都认定他翻译的作品一定是好作品。

  但他是怎么翻译的呢?他曾说自己“忠诚”于作者,但把他的译著和原作一比就会发现,他会删掉很多原著的句子,甚至段落。他总是先通读一遍原著,掌握了大体意思,再用读者们喜欢的方式翻译出来。可以说他是自己创作了外国人喜欢看的中国当代小说。

  比如 《狼图腾》这本书,德国有人早就翻译出了这本书,但因为书里涉及到一些德国人看来难以接受的思想,德国出版社一直没有出。直到葛浩文的英文版出版后,德国出版社拿来一看,发现他们觉得不好的地方,葛浩文都删掉了。于是德文版也按照英文版的内容出版了,结果卖得还不错。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想莫言的英文版小说应该有两个作者,一个是莫言、一个是葛浩文。

  中国作家爱写长篇,我不敢

  记者:葛浩文改动的地方,是东西方一些价值观的不同,还是有别的原因?

  顾彬:其实主要是中国作家写得太长了。莫言用了43天写出了 《生死疲劳》,中文有500多页,德文版有900多页。在德国,不可能有人敢去写900多页的书,因为那意味着你可以比肩20世纪最伟大的作家。德国作家一年能写出100页的作品就不错了,因为一页作品,他们要用两三天的时间来修改。像我,也写小说,但短篇可以,中篇也行,长篇我是不敢的。

  再举个例子, 《狼图腾》火了以后,我听说有一些中国作家要再写相似的小说。我只能说,作家应该为了文学、为理想、为信念而写作。

  记者:这些书的畅销,说明是被读者认可的。如果坚持您的“精英”写作,德国作家们怎么生存?

  顾彬:不错,不管是德国还是美国的读者,都需要故事。在德国的书店里,文学书籍里70%是中国和美国的当代小说,那是因为德国作家们已经不再写故事。他们更关注人,一个人在一天里、一个小时里甚至一分钟里是什么样的,德国作家们要描述出来。

  年轻的作家可能会很艰难,甚至需要父母的帮助,但已经成名的作家不必为生活发愁。他们可以去文学中心为文学爱好者们诵读,在报纸上发专栏文章,或者去电台做节目。

  让人们思考我的观点最重要

  记者:您对中国当代文学,尤其是小说的评价,一直是以负面为主。这么多年,中国的作家和文学批评家们,接受了您的观点吗?

  顾彬:根据我的了解,很多人认为我的大部分观点值得谈一谈,其中有很多人同意我的观点。

  但重要的不是他们同不同意我的观点,而是他们觉得我提出的问题值得探讨。我不一定希望我是对的,这对我个人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觉得我能让他们思考文学上的一些问题,因为我热爱文学。

  记者:您总说中国作者因为不懂外语,无法在国际上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但这跟写作水平有关吗?

  顾彬:有一个理论,不知道你同不同意,但你可以思考。汉堡有一个作家叫舒尔特,他说一个作家只会一种语言,就相当于什么都不会。因为他无法从别的语言的角度去发掘自己语言的特点。

  还有,不懂外语,一个作家就没办法评论自己的译本——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作品被翻译成什么样儿,没办法去看国外原著,没办法与外国同行交流,也没办法给本国人介绍外国同行。你看看“五四”时期的中国作家,鲁迅、周作人,他们不仅是优秀的作家,也是优秀的翻译家,钱钟书甚至会拉丁文。

  记者

  赵笛

【编辑:鲍文玉】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