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莫言谈阅读:手机网络同样是阅读

2013年11月20日 14:08 来源:春城晚报 参与互动(0)

  在重大场合,莫言总是西装笔挺,而私下里他还是喜欢穿中式唐装。他走路很急,风风火火,但如果不仔细看,你就会觉得,他就是一个精神矍铄的普通老头。

  昨日下午专访时,他显得很随和,十分配合地协助记者装上了微型麦克风,调整座位时还不忘把自己的茶杯和手机整齐地归置了一番。

  当记者提问时,他的眼睛总是看着别的地方,脑子似乎在认真思考着什么,对于问题的记忆和回答的条理,令人钦佩。

  谈创作 灵感是多方面的因素

  有的作家以个人的亲身体验,作为创作的灵感和源泉;有的作家则通过大量的阅读,来丰富自己的创作;而有的作家则以现实事件,作为创作的出发点。对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莫言来说,公众、媒体对于他的创作自然也是十分关心和感兴趣的。

  他说:“在我的创作中,无论亲身经历、阅读还是现实社会事件都会成为我创作的灵感来源,有时候甚至做梦的内容,也对我的创作有所启发。我少年时做过学徒,在打铁铺里拉风箱,许多当时的风物人情,同样成了我创作的素材。应该说,作家的灵感触发是多方面的因素。”

  谈云南 写云南得靠本土作家

  突然而至的阴雨,使今天的昆明显得格外阴冷。莫言说:“这次来昆明,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室内很冷,但外面的植物却不怕冷,依然是一片绿色,可见平时昆明一定不是这种气候。”

  作为第四次来到云南的莫言,对云南有着很好的印象,对于云南文学的发展,他也有着独到的见解:“以前大理、丽江、西双版纳这些地方,我也都有去过,云南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的多样性,无论地貌、植被、动物还是文化。而这些都需要云南的艺术家去传承、展现。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说,写云南还得靠云南自己的作家,我们就算在这里待个一年半载,也还是走马观花,写云南需要的是生于斯长于斯,把根扎在这里的人。”

  云南有着丰富的少数民族文化,莫言希望云南的民族文化能够真正的“硬起来”、“活起来”。

  他说:“近年来云南的文化发展不错,不时都能在各大场合看到许多充满了云南元素的东西。我们这一代人就是要在文化创新中继承,也同样需要在继承中创新。让文化始终置于一个交流的状态下,只有用起来的东西才是有活力、健康的。”

  谈阅读 手机网络同样是阅读

  “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作家的梦想,但不是终极梦想。对作家来说,终极梦想是一代又一代的读者阅读。”作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莫言,一直在强调希望媒体和大众不要关注于他获奖本身,“我觉得比我有资格获得这个奖项的中国作家还有很多,我们不应该把它看得很重,文学评奖不是撑杆跳,4米和4.1米就是明显的差距。而文学本身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希望大家把更多的热情放在阅读上。”

  莫言直言,希望通过他的获奖让更多的人去喜爱文学,引发阅读的热潮:“现代社会的多元化,使得人们的阅读时间受到了挤压,而现代社会,我们更应该看到阅读本身已不再是传统的阅读,现在很多年轻人通过手机、网络看电子书,同样是阅读,无非形式不同,我并不认为现在阅读的人总量会比过去少。”

  谈文化 交流要有开阔的视野

  在此次文化论坛上,亚洲文化艺术的多样性与和谐发展成为讨论最多的议题。莫言在谈及亚洲文化时表示:“亚洲艺术的共性实际上也是人类艺术的共性,我的作品被翻译成外国语言能够引起共鸣,或者外国作家的作品,翻译成中文能够得到中国读者的认可,这都是人类的共性。去年我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活动上,遇到一个外国的新锐设计师,他专门找我的书看,而我的书恰恰又是被人们称为‘很土’的作品。我就很好奇问他为什么,他说世界上最土的东西也就是最先锋的东西。”

  对于文化交流,莫言认为有两种形式,一是政府助力推介,二是民间自发组织。他说:“这两者需要并驾齐驱,政府不能只注重形式,要重实效,不能永远只是‘茉莉花’、‘大红灯笼’,要有开阔的视野。”

  本报记者 解非 晋娜

【编辑:鲍文玉】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