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周恩来摔伤右臂真相:江青致其坠马(图) 查看下一页

2014年01月28日 10:29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参与互动(0)

1940年3月,从苏联治疗归国后周恩来在延安锻炼臂力

  编者按:近日,人民网党史频道连载了由余玮著,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魅力周恩来》。周恩来一生至情至性、至高至圣、大智大勇、鞠躬尽瘁。他出身名门,却是苦难童年;从小立志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求索救国救民真理;拒绝蒋介石委任要职,发动组织指挥上海工人运动和南昌起义,实施战略大转移,力主毛泽东进党中央领导核心;处置西安事变“逼蒋抗日”,赴国统区与蒋介石斗智斗勇,这些历史的内情或迷局,生动再现了一代伟人的真情与风采。  

  1939年5月,日本飞机对重庆进行两次大轰炸。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设在闹市区机房街30号的房屋被炸毁,就迁到距市中心约5公里的红岩嘴。南方局和办事处的人员就在这里的一个果园农场里自盖的一幢3层楼房里办公。周恩来到重庆后,常常住在这里。

  不过,在重庆市内的曾家岩50号也有一幢3层楼房,周恩来有时也住在这里,对外称“周公馆”。周公馆后面俯瞰着嘉陵江,离国民党首脑机关所在的上清寺不远,周围的环境相当复杂,不远处就设有负有监视任务的特务哨所。为了安全起见,周恩来平时住在红岩嘴办事处,只有在城里同人谈话或办公办得很晚时,才在曾家岩休息。周恩来住在楼下一侧,二楼一侧住着一名国民党政府的官员和家属,三楼住的是战地服务团。

  6月18日,周恩来为汇报半年来他和南方局在国统区开展工作的情况,研究和请示今后的工作,离开重庆回到延安。

  这次周恩来回到延安,身边只带了刘久洲一个副官,这时又放了他的假。毛泽东见周恩来生活没人照料,便对警卫员王来音说:“周副主席从重庆回来开会没人照料,派你去照顾他的生活,缺什么东西你就去领,一定要照顾好。我这里的事从今天起你就不用管了,等周副主席回重庆之后你再回这里来。你的工作,警卫班会派人来顶替。”

  一天,周恩来找毛泽东去中央党校讲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正在考虑召开政治局会议的事,表示自己实在顾不上了,说:“这样,恩来,讲马列,你是专家么,这次由你代劳了,你代我去讲。”当时,刚同毛泽东结婚不久的江青一定要跟着去听周恩来演讲。毛泽东想了想,说:“就让她陪你去吧——代表我,向学员们问好,她也可以听听你的讲课,接受教育么。”江青满脸笑容。周恩来顿了一下,说:“江青同志一起去,好啊。”

  7月10日下午,王来音通知汽车司机送周恩来去党校。司机说:“延河正在发大水,从杨家岭开车无法到河对岸的中央党校去。河中央平时露出的几块大石头,都已淹没在水下了。汽车过不去,不过骑马倒可以涉过。”

  这时,毛泽东就叫王来音把他那匹曾跟随自己走过长征路的大青马牵给周恩来当坐骑,又派他的警卫参谋蒋泽民随行。江青随后。

  王来音牵着周恩来所坐的大青马,涉过齐腰深的洪水。上了岸,王来音正在河滩上穿衣服和鞋的时候,江青忽然心血来潮,抖开鞭子,用力抽打坐骑,马飞跑起来,向着山坡小路跑去。

  大青马和江青骑的马原本是一对,江青的马一跑,大青马也跟着跑。跑着跑着,突然从附近农户蹿出一条狗。这条狗一见江青的马,便吠叫着扑过去。江青见状惊慌失措,拨马就逃。玉米地田埂又窄又弯,哪里容得下两匹马?她的马一下撞到周恩来的大青马上,周恩来连人带马一晃,从马背上摔下来。他清楚这一摔非同小可,必须保护好头部,于是伸出右手护住头部,右臂则戳在地上折断,鲜血渗出,肘部突出的骨头清晰可见。

  马也受惊了,不能骑了。周恩来忍着巨痛步行来到党校会客室,由中央卫生处派来的医生进行包扎。

  做了简单的处置,周恩来就走上了讲台。等坚持到上完课走下讲台,周恩来快疼晕过去了,被抬到了学校医务室。后来,印度医生巴苏大夫给周恩来进行了治疗,为他的右胳膊打上了夹板。

  周副主席受伤,自然应向毛泽东主席报告。王来音、蒋泽民两人十分为难,因为江青这个特殊人物夹在中间,要报不敢,不报又不成。最终还是由王来音骑马回杨家岭如实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听后很着急,在院子里转来转去,一面叫秘书叶子龙和他一同去党校看望,一面对江青发火:“你出什么风头!你耽误了多少大事……”江青理亏,远远地躲开,以后好长时间都不敢回杨家岭见毛泽东。

  对周恩来的伤情,中央非常关心,马上向八路军卫生部副部长王斌做了具体交代。可是,当年驻在延安拐峁村的八路军总医院连一架好的X光机都没有。到8月中旬,才通过X光片显示知道:右肘右肱骨下端发生粉碎性骨折,断骨已形成错位愈合。右臂已造成固定的向肩的方向弯曲而不能伸展了。

  不久,仍在重庆工作的邓颖超收到一个条子,字迹熟悉又陌生,原来是周恩来用左手写的:“因骑马不慎摔伤右臂,很快就会好的,请放心。”

  端着疼痛而不能伸屈的手臂,周恩来参加了政治局会议。这次会议先是研究新四军与东南地区党的工作,毛泽东主持会议并做重要发言。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在这次会上做了关于两年抗战总结、国共两党统一战线现状和中国共产党近期任务的报告。他认为当前时局有突变的危险,在突变还未到来时,有局部妥协渐变的现实问题。他同意毛泽东提出的南方局应以巩固党组织、深入开展群众运动、向中层阶级发展统一战线为工作方针的意见。指出过去工作中一是对中层阶级团结不够,偏重了联蒋;二是利用公开合法机会做群众工作不够;三是巩固党的问题,主要是应巩固已得阵地。

  会议结束后,周恩来来到毛泽东的窑洞。毛泽东看着周恩来僵硬的右臂,说:“恩来,你到苏联去接受最好的治疗。”周恩来摆摆左手,说:“主席,现在任务重,走不开呀!”毛泽东说:“边治疗,边工作么,我们也需要你去与斯大林见见面,与共产国际联络一下,讲讲中国抗日形势,顺便了解欧洲情况。恩来啊,斯大林和希特勒签订了协定,并与侵占东西伯利亚和中国北部的日本磋商着签订中立协议。我们需要了解苏联的意图,估价形势,做出我们的对策啊。”

  很快,邓颖超接到中央的电报,说周恩来的臂伤急需去苏联治疗。这时,邓颖超才感到他伤势一定很重:“恩来怎么会坠马受伤?他戎马半生,骑术甚精。长征时经常通宵不睡,第二天在马上打瞌睡,轻易也不会从马上摔下来。这次他怎么竟会从马上摔下来而受伤呢?”邓颖超不得其解,她恨不得马上飞回延安,去了解恩来受伤的详情,在他身边照顾他。于是,她发电请示中央,要求同去苏联,以便照顾。中央立即复电同意。

  于是,邓颖超乘汽车回延安。

  邓颖超轻手轻脚走进窑洞,只见周恩来的右手用两块夹板吊着,正用左手在批阅文件。她默默地往前走了两步。周恩来一抬头,见是她站在面前,不由得高兴地站了起来:“喔呀小超,你回来得好快。一路上平安吧!”邓颖超用手轻柔地抚摸着周恩来的右臂,柔声问:“你伤势怎么样?疼得厉害吧?医生检查都说了些什么?你到底是怎样从马上摔下来的?”周恩来笑了笑,转移话题:“你赶了几天路,快坐下歇歇吧。”

  周恩来忙着用左手去给她倒水,邓颖超将他按坐在椅子上,自己倒了两杯开水,送给周恩来一杯。她几口将水喝光,这才发觉口渴得厉害,浑身酸疼。她忍住不说,只是盯住周恩来。他的胡子已长得好长好长了,脸色憔悴,双眼深陷,料想他伤重疼得厉害。随后,周恩来简单地讲了一下受伤的经过,还说是自己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的。

【编辑:刘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