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揭秘汪精卫妻弟遇刺 身中七枪凶手至今是谜

2014年05月17日 11:18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0)

  1944年汪精卫妻弟陈耀祖广州文德路遇刺,令广东局势大变,刺杀者至今成谜

  文:记者 卜松竹

  1944年4月4日,伪广东省政府省长、华南最大的汉奸头子陈耀祖下了班,驱车来到广州文德路,在教忠学校(今广州市第十三中学)门前下了车。随从副官罗植与他并肩而行,两名卫士一前一后地护卫着,几人一同横穿马路,准备到旧书店去找一套古籍。突然,一个烟幕弹在面前爆开,顿时烟雾弥漫。前面的卫士迅速躲闪走避;后面的卫士伸手去拔枪,尚未拔出,街道上已枪声大作,他瞬间被撂倒。罗植狂奔到附近商店,藏在柜台下。陈耀祖惊惶中发足狂奔,冲进附近的何家祠,因为过度紧张,在门槛上绊了一跤。数名刺客快步跟来,举起快掣驳壳枪一通扫射。陈耀祖约于当夜24时在东山陆军医院丧命。

  陈耀祖被刺案是广东历史上一大悬案。有人指出刺客为军统特务,甚至认为陈的被刺是军统刺杀汪精卫所设计的方案中的一环,意在分散汪伪方面的注意力。还有人推测他的被刺与禁赌有关。真相如何,至今仍众说纷纭。

  买古籍路上身中七枪

  陈耀祖是大汉奸汪精卫的妻弟,一直追随汪精卫左右。1940年3月30日,汪伪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后,5月10日,伪广东省政府在广州市成立,陈耀祖任伪代主席(伪主席为陈公博)兼建设厅长,11月任伪主席。1943年1月,各省改制,陈耀祖这个伪省政府主席改为伪省长。

  原伪广东省政府庶务股长兼建设厅庶务股长、伪广东省绥靖公署庶务股长大忏曾详细记述了陈耀祖被刺时的情景:“一弹从右胸斜落腹部,两弹在右额至颊,齿落,舌去其半,一弹在右脚而脚断折,三弹中上身而陈以手挡之,手指大部分飞脱,共计中7枪,伤口9个。刺客逸去后,司机跑到斜对面之博爱医院报告,院方即扛陈入内抢救,因设备简陋,旋即由日军部派车转送东山陆军医院,入手术房剖取子弹。随后有日军10多人排候为他输血。陈一度清醒,嘱用麻药。未几,其妻五嫂(富户之婢,人称陈为丫姑爷)赶至,惊至目瞪口呆,哭倒在地,陈仍然清醒,还示意各人把她扶着。”

  大忏称,自己是下班回家后闻讯与其妻同车赶到的,“来时已全市戒严,到医院后即大雨滂沱,手术房外陆续站满了各伪厅局长,入夜则这些人逐渐离去晚膳,只有我和伪警务处长汪屺及其妻等几个人守候。22时许,因陈不支,手术未完便中止,扛回病房,至24时,神态渐变,呼吸已紧,守护的汪屺问陈:‘五舅父,好些吗?’陈回答:‘你们要争气,不要被外人(指日军)耻笑,做官不容易,要自持才好。’五嫂行近床前,哭至失声,陈睁目垂泪,叹口气说:‘你用心捱大三个儿子吧!’言毕无声,视之已死去。”

  大忏称,当天下午他曾听见陈耀祖打电话回家叮嘱煲牛腩,说准备回家晚膳。不料他再也未能回到家中。

  据广东方志名家邬庆时的说法,陈耀祖有空时喜欢到文德路的古玩店看古玩。当时的文德路古玩店、字画店等有数十家之多,并有众多名字号。陈耀祖买下来的古玩,通常都是让伪省府会计主任汪彦斌依时备价,以锦匣装潢,带回伪省府收藏,主要用来赠送来广东的贵宾,平时则没有把玩或者展览这些藏品的习惯。逛古玩店时他有时并不乘汽车,不带卫士,穿便衣,携妻子,“逍遥市内,一如平民。有语以在战争时期须稍为戒备者,辄谓:‘我不害人,人必不害我。而且能如我者,世有几人,是害我适以害人,亦不啻自害。世无自害之人,则亦无害我之人。既无害我之人,我又何必防其害我?’”但这样的态度并未能让他躲过刺杀。

  军统除奸?因禁赌遇刺?

  根据大忏的说法,陈耀祖被刺前已经收到情报,闭门避风已有一个星期,外出时也另外配车带着十多名卫士。不过由于汽油紧缺,所以那一次轻车简从,孰料出事。陈死后,遗职由汪屺和黄克明分别代理。四天后,伪中央任命陈璧君堂侄陈春圃为伪省长。同日,日本天皇追赠陈耀祖“勋二等旭日重光章”。

  大忏称,日本投降后,他继续搞运输商业业务,认识了军统局广东方面的负责人葛肇煌。“葛称刺陈事件是他们布置的……虽然得手,但奖金很少,每人分得国币百余元。又称,上一年陈耀祖到西关西来初地看古董,本来想下手的,因陈有10多名卫兵簇拥,警卫森严,怕驳起火来得不偿失,故未做他的世界云云(粤语‘做世界’,这里是暗杀的意思)。”葛肇煌是军统成员,1943年任军统西江独立行动大队长。

  而邬庆时的看法则有所不同。他认为,陈耀祖可能是因为严厉禁赌,招致被刺。陈耀祖自1940年5月10日组建伪广东省政府至被刺,“主持广东省军政权者凡四年,未尝有若何建设,所有民政、财政、建设、教育各种设施,多是徒托空言,毫无实际,即其最所注意之禁烟禁赌两政,亦只能办到禁赌,而禁烟则不惟不能稍禁,且以烟土折价,发放军饷,至日本宣布投降之前夕,尚有日机一架,满载烟土,飞抵广州。”

  而禁赌的成效则要大很多,1941年5月1日,广州市各项赌博一律禁绝。麻将牌之类的娱乐游戏,也因为“迹近赌博”,于1942年9月15日起将麻将馆撤销,并禁止市内各茶楼酒馆及公共场所以麻将牌为娱乐。全省公务员则无论任何场合一律禁止。同时汕头市亦援例实行。“居然弊绝风清,而不复留存其影迹。甚至某商人买通政要,联络一致,美其名为娱乐游戏场,于民国31年(1942年)11月串同伪广州市长及各局长、各参事、各秘书、各科长、各股长以至各科员,通过市政会议,批准开办。更进一步以重金饵陈,运动伪省政府及伪省务会议,撤销禁赌之案。讵陈不惟不受其贿并赫然大怒,于民国32年(1943年)3月将娱乐游戏一并禁止。是为陈独一无二之政绩。而陈之被刺,亦未尝不以此云。”

  刺杀案令广东局势大变

  陈耀祖被刺时,正是陈璧君在日本名古屋帝国大学附属医院护理就医的汪精卫之时。他的死令广东局势大变。

  自汪精卫等人筹组伪政权开始,汪派汉奸中就存在着三种政治势力:一是以陈璧君为核心的“公馆派”;一是以周佛海为首的“CC派”;一是以陈公博为代表的原“改组派”。广东是陈璧君千方百计要控制的省份,因为汪精卫和她的原籍就是广东。一开始汪伪政府是任命了陈公博为伪广东省政府省长,陈耀祖为代省长。但陈公博很“识做”,迟迟不肯上任,于是陈耀祖最终被“扶正”,也即广东省的实权实际上还是陈璧君在控制。不久,陈璧君又以“广东省政治指导员”的特殊头衔,作为“中央代表”长期坐镇广东。

  有研究者指出,待汪精卫病死,根据其赴日就医前的“手谕”,伪政权“公务”交由陈公博、周佛海负责,汪的所有伪职由陈代理,周任伪行政院副院长兼伪上海市市长,陈璧君在伪政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由于陈耀祖被刺,她不得不要求将其侄陈春圃辞去伪行政院秘书长职务,到广东任省长。陈公博顺水推舟,于是陈璧君不再过问南京情况,而是将全部嫡系人马集中广东,企图重整广东天下。但这时日军在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场上已经风雨飘摇,汪伪政权根基愈加不稳,陈春圃先行潜逃,而被陈璧君视为左右手的伪广东教育厅长林汝珩、伪警务处长汪屺也相继逃走。据传言,陈璧君在广东数年所刮得的民脂民膏,尽由陈春圃、林汝珩席卷精光,因此她不得不困守广州,束手待缚。

【编辑:王牧青】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