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焦裕禄祖辈曾发达 到父亲一代家势已败(图) 查看下一页

2014年06月20日 09:0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参与互动(0)

  在共和国的历史上,英雄辈出,模范无数,但像焦裕禄这样被党的几代最高领导人一致赞扬的英雄模范还真不多。学习焦裕禄的活动每隔几年都会掀起一个高潮,且社会效果积极,群众反响热烈。对焦裕禄的学习,目前主要是以他在兰考科学治理“三害”、走群众路线和带病工作等感人事迹为教材。焦裕禄精神感人至深,但焦裕禄在兰考工作、生活总共才475天,“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始于垒土”,焦裕禄精神并不是凭空掉下来的,也不是焦裕禄到了兰考忽发奇想发挥出来的,它是焦裕禄在之前的日子里特别是在洛阳矿山机器厂(以下简称洛矿,即现在的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9年间孕育养成,到了兰考大地才发扬光大的。今年3月份,习近平总书记接见焦裕禄的子女时,焦守云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了纪录片《永远的焦裕禄》的拍摄情况,总书记当即问道“洛矿有没有拍”,“铜像有没有拍”,可见洛矿对焦裕禄的重要性。

  共和国“长子”的担当

  经过3年经济恢复,1953年,新生的共和国制定了第一个国民经济五年计划,雄心勃勃地迈出了奔向工业化的步伐。一大批重工业基地得以确立,156项由苏联援建的重点工程开建,一批批优秀的地方干部被抽调到筹建的厂区。焦裕禄就是在那年6月份从共青团郑州市委第二书记的岗位上被抽调到洛阳重型矿山机器厂筹建处的。

  而今的洛矿荣誉等身:“共和国长子企业”、中国制造业500强、世界最大的矿山和水泥装备供应商和服务商……但当年焦裕禄到职时,那里还是一片荆莽丛生的空旷河滩,住所是一排排的席棚,“电灯不明,马路不平”。这与焦裕禄的想象也是有差距的,他之前以为洛阳是大城市,应该很气派。但面对这种荒凉,焦裕禄并没有沮丧,他很乐观又很有气魄地劝慰工友:“我们是干什么来了?我们是建设大工厂来了。我们厂是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点工程啊,不是说吗,我们是共和国重工业的长子。什么是长子?长子就是大儿子,一个家里的老大,就得有一份担当!”

  焦裕禄的担当就是在“修路总指挥”的岗位上,带领大家修了一条从洛阳老城区通往工地的公路。期间他和其他党团员让出工棚给群众住,带领大家连夜修浮桥,用“百年大计”的标准修筑了涧西大桥……

  泥腿子走进高等学府

  焦裕禄祖辈曾发达过,而今焦家在山东淄博的老宅是独门小院,七级的高台阶和南北房各3间,占地4分左右。但到了焦裕禄父亲一代,由于不善经营,家势已败,焦裕禄也只读了4年书。对于要操作精密机器的“长子”来说,要应对大工业生产,就必须加强学习。1954年,焦裕禄与其他4人被厂里选派到著名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深造。

  由于基础太弱,校方给他们的学习计划是:先学习速成课程,在达到高中文化程度之后再编入本科班学习。

  要在几个月内完成初中、高中的课程,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几个人翻着书头都大了,一个个公式像是天书。同来的王明伦特别沮丧:“有人说,让扯牛尾巴的土八路来搞大工业,简直是胡闹。我听了这话就不舒服,想回去,还做农村工作去。”焦裕禄很沉着,他说:“光扯牛尾巴是搞不了大工业的,咱们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

  几个人于是用上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白天上课,晚上自习,集体熄灯后,他们还打着手电讨论数学题。可是,学习是一种科学,自有其规律,不是单靠干劲就能达到目标的。很快,第一次考试时间就到了。不出所料,5个人的战绩是“全线飘红”——满纸的红叉,一个都没过关。这可让他们愁坏了。但焦裕禄心有不甘,找到教务主任软磨硬泡,终于争取到了一个补考的机会。这一次,他们更是如履薄冰,倍加勤奋。还好天道酬勤,终于补考过关了。

  就要转入本科阶段学习时,由于工作需要,厂里调整培训计划,急召他们立即返厂。厂里的信让他们如被凉水兜头,几个月下来,最难的关口都已经闯过来了,却要半途而废,太不甘心了。其他4人表示:不要工资、不要助学金也要坚持留下来学习。

  焦裕禄也很纠结。他一个人在院子里默默走了半夜,觉得还是要服从组织安排。他对同伴说:“回吧。厂里需要我们回去,我们是党员,就得服从组织。”他还告诉同伴:我们在预科班系统地学到的知识,总有用得上的时候。现在厂里让我们回去是承接更大的任务,这说明我们已经是骨干了。

  婉拒大连起重机器厂挽留

  学以致用。为了尽快掌握管理工厂的本领和技术,培养更多的人才,1955年春天,在厂里的安排下,焦裕禄带领哈工大预科班原班人马和其他12名职工到大连起重机器厂实习。焦裕禄任第二金工车间实习主任。

  当时的东北是共和国最为重要的工业基地,那里无论是硬件基础还是技术水平,都是全国一流。焦裕禄第一次下车间,看着比篮球场还大的车间、一台台运转的机车,不禁大吃一惊。带他熟悉流程的车间主任告诉他:要熟悉厂里的管理业务,怎么着也得两三年。这让只有一年实习期的焦裕禄吓了一跳。

  当规划员拿着一周的生产计划表请主任审批时,焦裕禄看着一张张表格上的奇怪符号、莫名其妙的机械名称以及弯弯曲曲的俄文和英文字符,简直要晕头转向。但他并不气馁,而是像小徒工那样从最基础的地方学起。为了弄清钢材的材质分类,他除了苦读教科书,还积极主动向老工人请教。老工人教给他一个土方法:用砂轮打一下,通过钢花分辨钢的型号材质。焦裕禄为此经常在口袋里装上各种钢样。这种简单而有效的工作方法,多年后他在兰考治理风沙的时候再一次使用:听从老农的建议,用胶泥护住泥土不流失。

  焦裕禄在读小学的时候就接触了二胡,几乎无师自通。在工业文明发达的大连,他的特长再一次得以发挥:在厂报上发文章,用二胡表演节目,提出经营管理、政治思想工作等方面的建议……厂领导很快注意到了这个来自河南的实习车间主任。为此党委做了一个决定:派出两名能独当一面的工程师到洛矿工作以换取焦裕禄留下。焦裕禄婉拒了这份厚意。他对工作环境不抱怨、不提条件的品质在此后更得以发扬:6年后,组织派焦裕禄到条件最艰苦的兰考任职,他二话不说就走马上任了。

  制造首台2.5米卷扬机

  回到洛矿,焦裕禄任第一金工车间主任。他的办公桌就在车间里,用板材隔出半间房子,里面只有一张白木桌、一条长凳子。

  尽管是骨干,但焦裕禄从未放松对业务的钻研。他常常拿着图纸钻到机床下,务必弄清楚每一个部件。一次,计划员告诉他根本不必这样辛苦,因为“图上都标着号”,还说完全可以让技术员标上部件名称,但焦裕禄却没有接受这个建议,他说:那可不一样,要了解一台机床,就得亲自把每一个部件都看明白。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后来在兰考大地闪烁光芒的金句子,就是这样诞生的。

  1958年,第一金工车间设备还没有完全安装,就接受了一个重大任务:制造新中国第一台2.5米卷扬机。设备不全,技术不足,经验为零,但焦裕禄善于做思想工作,他在车间用通俗的语言就鼓动起了大家的工作热情。在制造卷扬机期间,他吃住都在车间,那条大板凳竟然还被他当成“床”使用了50多天。期间,他不迷信苏联专家,用灵活实际的土办法解决了整铸齿轮、烘装大齿轮等问题……终于成功完成了任务。该机器的诞生不但给洛矿带来了荣誉,也让全国轰动,这是共和国重工业起步的一个里程碑。

  此后,焦裕禄被调任厂调度科长职位。调度科是指挥全厂生产的枢纽,他真正成了比厂长还忙的人了。张炜煜

【编辑:宋宇晟】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