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杨振宁曾幽默调侃盖尔曼:他公开纠正我的中国话

2014年07月09日 14:35 来源:信息时报 参与互动(0)

  杨振宁先生曾在一篇文章的后记里写道:“20世纪50年代末,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一次物理教授会议上,奥本海默似乎不经意地说他想邀请默里·盖尔曼加入研究院。下次会议时我对他说:默里很棒,但是如果他来我就会走。奥本海默以后再也没提这事了。”

  上面这段文字,充分显示了杨先生耿直的个性。杨振宁和李政道1957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上面提到的时间是“50年代末”,大约是1958年或1959年,也即杨获诺奖之后,杨的身价使得他有底气向奥本海默摊牌——“他来我就会走”。

  那么,默里·盖尔曼何许人也?杨为什么不愿和他共事?盖尔曼比杨小7岁,同样是一位天才的物理学家,在杨李获奖12年后的1969年也获得诺奖,并有“夸克之父”之称。盖尔曼涉猎的学科极广,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除了数理专业,他也精通考古学、动物分类学、语言学。这样一位人精,当然难免恃才傲物、咄咄逼人。杨先生深知盖尔曼的优点和毛病,保持距离做个朋友,没问题;一旦成了同事,朝夕相处,或许就会产生矛盾。这也就是“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

  日前92岁的杨振宁来新加坡参加第八届全球华人物理大会,笔者向他提起“他来我就会走”的“公案”。杨先生坦言:盖尔曼是个了不起的物理学家,但我没有信心和他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与其事后发生不愉快,不如事先说出来。

  我佩服杨先生的勇气和智慧,妥善处理了两人的关系。杨先生80岁生日,盖尔曼来北京为杨庆贺;盖尔曼80岁生日(潘国驹教授在新加坡操办),杨也飞抵狮城为盖尔曼祝寿。两人维系了一辈子友情,也算是一段“君子和而不同”的佳话。

  杨先生也曾以幽默的语言调侃或“回击”一下盖尔曼,但无伤大雅。譬如他接受《杨振宁传》作者杨建邺访问时就说道:“他(指盖尔曼)喜欢在各种场合批评别人。在一次会议上,我说:‘盖尔曼是一个天才,他兴趣广泛,对语言学有很多的了解。有一次他公开纠正我的中国话。’在场的科学家都笑起来了。在我到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以后,有一次盖尔曼在布鲁克海文的演讲中说:‘Frank杨是一个很好的物理学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跑到一个不知名的乡村小大学教书去了!’”

  杨先生一方面受到儒家谦逊思想的影响,同时也有西方人“有话直说”的磊落个性。我喜欢杨先生的文字,干净利落,一往情深。他那篇《邓稼先》,我一读再读,百感交集,若评选中国20世纪最感人的十篇散文,我一定投它一票。杨先生的艺术和文学修养很深,我问他对当代两位文学大师的看法,出乎意料,他并不欣赏。杨先生的直言,令边上的翁帆担心,她对我说:“这个不要写出来。”

  好的,两位文学大师,我就姑隐其名。实际上,我同意杨先生的看法,我也不喜欢这两人的作品。 何华(编辑)

【编辑:上官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