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格非解读《金瓶梅》:一部严肃的著作(图)

2014年08月18日 09:16 来源:京华时报 参与互动(0)

奈保尔在中国度过82岁生日。刘颖供图

  京华时报上海专电(特派记者田超)8月17日,最近接连获得老舍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的格非现身上海书展,推出有关《金瓶梅》的研究专著《雪隐鹭鸶》。格非认为,《金瓶梅》的情色部分不能回避,但更应看到这是一部严肃的著作,有着深刻的社会批判和思考。

  格非写作《雪隐鹭鸶》历时两年多,他将《金瓶梅》置于16世纪全球社会转型与文化变革的背景中详细考察,探索小说情节背后的社会史和思想史渊源,同时也细腻剖析了《金瓶梅》在写作上的精妙处。在格非看来,书中的人情世态跟当下现实之间也有内在联系。

  年轻时,格非并不推崇《金瓶梅》,很反感有人说它好于《红楼梦》,“那时候我也觉得里面涉及经济的一些文字很繁琐,读不下去,但慢慢会觉得它对研究明代的社会经济很有启发”。格非表示,现在清华大学的学生对于《金瓶梅》很感兴趣,“有一次我上课突然多出来20多个学生,原来是想听我讲《金瓶梅》的,结果我也没讲。后来他们接连跟着上了三次课,我就于心不忍讲了3次,总共9个小时”。

  格非透露,这学期学校已经批准讲一学期《金瓶梅》,“我们现在的大学老师往往想要开创什么理论、体系,其实耐心讲一本书已经很不容易了,我还是推崇沈从文的观点,要把一本书讲透也不容易”。

  谈到近来老舍、鲁迅文学奖引起的争议,格非称如果不是因为获奖,他平常根本不会关注这两个奖的评奖信息。“得知获得鲁奖那天,我正在跟李少红谈事,我老婆一个劲儿地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获奖了,我挂了她又打。老婆问,获奖了怎么办?我就说那你请我吃顿晚饭吧。”

  ■相关

  奈保尔生日获赠画像

  今年上海书展最大牌的嘉宾是奈保尔,从《大河湾》中文版首发式到上海文学周的翻译论坛,再到远赴杭州与麦家对谈。行程紧密的奈保尔从一开始就累了,强势的夫人一直陪在身边护驾,活动之后有人发出感叹“我们已错过最好的奈保尔”。对于奈保尔的到来,很多人都没准备好,以至于他稍有兴致地希望大家提出问题时,却遭遇时间限制和冷场。

  8月17日是奈保尔82岁生日,主办方在其下榻的思南公馆举办了生日宴会。当晚,奈保尔在妻子和安保人员的簇拥下坐着轮椅出来,主办方送上了画有“福”“长乐”字样的肖像画。“我被大家的热情和真诚所感动,感谢大家来庆祝我的生日”,奈保尔全程只说了一句话,之后在院子里平静地坐了会儿。对于身体状况如此不佳的奈保尔,有人称本不该让他来到陌生的中国,参加一场不属于他的盛宴。

  马克·李维更喜欢关心别人

  法国畅销书作家马克·李维,在上海书展推出了他的新书《比恐惧更强烈的情感》。在成为作家之前他曾从事多种职业,为何37岁突然要当作家?马克说:“我的童年梦想就是当一个作家,只是因为很多事情把梦想延迟到现在才实现,我希望能让写作伴随我到人生终点。”

  这部小说讲述了一位男记者帮落寞女孩苏茜探寻身世真相,重拾信念的故事。与《偷影子的人》风格相似,都属于温馨治愈系。马克称写作风格与心态有关,“我是一个内敛的人,童年的教育使得我不喜欢以自我为中心。关注别人获得的快乐,比关注自己要更多”。

  克勒门沙龙传承海派文化

  每年的上海书展,上海当地艺术家的一些阅读沙龙、签售活动都受到市民追捧。8月16日晚,上海规模最大的民间艺术沙龙“克勒门”占据着中央大厅,吸引了不少读者,作曲家陈钢、评论家林明杰在这里畅谈海派文化。

  克勒原来是公子哥儿的意思,老克勒原来指的是上流绅士。发起人之一陈钢表示,创立之初有一种责任,“把上海海派文化传承下来的责任,并没有想到会办这么大。”主持人阎华则表示,她倾向于把“克勒”解读成一种中西精英文化碰撞出的都会文化。“它是一种生活态度,这种态度对美的要求,对优雅的追求适应于现代都市的发展规律。”

【编辑:上官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