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红旗轿车那些显赫的日子:警察曾见了"红旗"就紧张

2014年11月15日 13:59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0)

  如今的年轻人参观新一代红旗轿车

  红旗L5轿车是今年北京APEC会议的一大亮点,除了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外,其他各国领导人的座驾都是它。媒体对这一价值600万元的轿车评价甚高,外媒称红旗L5的外观设计令人回想起上世纪50年代的汽车,但却融合了豪华与高贵。事实上,红旗车对中国人的特殊意义不言而喻,在共和国成立后的二三十年间,红旗车意味着尊贵与权势。但改革开放之后,红旗车地位一落千丈,直到今天才又重焕生机。

  灭了吉斯和吉姆

  要说红旗轿车,就不得不提当年它的“竞争对手”前苏联的吉斯牌轿车。吉斯车是斯大林格勒汽车厂生产的高级轿车,吉斯这个“斯”,就是“斯大林”俄文的第一个字母。在老北京人眼里,它不亚于当年皇上坐的一百零八抬大轿,是北京城里第一等的轿车,能坐吉斯的,屈指可数。在大家眼里,二等的,是前苏联另一种牌号的轿车,老北京人管它叫吉姆,其实应该叫做:吉莫。它是莫洛托夫汽车制造厂生产的,这个“莫”,是莫洛托夫的第一个俄文字母;那个通用的“吉”,是俄文“汽车”的第一个字母。老北京人给一类物品起名字,不但讲究顺口,而且要成串儿。于是,在那年月,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生产的“奔驰”,在他们的嘴里就成了“奔斯”,为的是和“吉斯”成龙配套,“吉斯”、“奔斯”,多么的搭配。至于改嘴为“奔驰”,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了,“奔斯”也就成了老北京人的记忆。

  就在前苏联高级轿车平趟北京地面的时候,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造出了红旗轿车,一下子红遍全中国,灭了吉斯和吉姆,捎带手也灭了“奔斯”。紧跟着,上海出的上海牌轿车顶替了伏尔加轿车,风头也很盛。至此,老北京人的眼里,这个红旗三排座轿车,才真正可以和当年皇上的一百零八抬大轿平起平坐。而且,大家说起红旗轿车,眼神里总是放着得意的神采,中国不光有俩轱辘的轿车,还有了四个轱辘的轿车:要知道,打明朝开始,北京城就有了老式“轿车”,不过,那年代人们眼里的“轿车”,其实就是骡马拉着个带轱辘的轿子。

  警察见了“红旗”就紧张

  那时红旗轿车有两种型号:两排座的和三排座的,三排座里面还分成防弹的和不防弹的,坊间夸张的说法是,防弹的底盘有七吨重,炸不透,也炸不翻。两排座的是部长坐,三排座的,当时能有资格坐的没有几个人。我12岁时,沾一位老邻居的光,坐过一次三排座红旗轿车,在西长安街上走,所到之处,警察那叫紧张,因为不知道车里头坐着谁。那红旗轿车,确实棒,豁亮、大气、沉稳,作为国家的轿车门面,绝对拿得出手。他跟我竖着大拇指说,“这车绝对不比日本车次!”那是1964年。

  三排座红旗车,司机和后面的座位中间,有个电动按钮,一按,轻轻升起一道防弹玻璃,一直升到车顶,这样一来,前后就隔绝了,说什么话,前排座司机也听不到。中间的第二排座,是虚的,用的时候,把它从司机后面的挡板儿上放下来,翻译就可以坐下,和司机背对背,和最后面的人脸对脸。不用的时候,就两排固定座椅,宽敞舒服。大家开玩笑说,个子矮的,可以当床睡在车里。

  我最喜欢车窗两侧的乔其纱小窗帘,用上下两排钢丝抻齐了,挂在那里,用的时候,随手一拉,不用了,再顺着一扯,恢复原状。即使把窗帘拉上了,轿车里面依旧很亮堂。在那个时代,车里就有长短波,有电热型点烟设备和很考究的烟灰缸。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站在北大红楼前头,瞧三排座的加长红旗轿车路过,它走起来,跟轿子移动似的,稳稳当当,很有一股威风。胡同里的老人说,当年的皇上,可没有这份儿福气。另有一派老人说,皇上要是有了国产轿车飞机和大炮,就不会下台了。是啊,谁代表了先进生产力,谁就会立于不败之地。

  红旗轿车轶事

  在那时候红旗轿车是中国人眼里“最高贵”的轿车,所以,围绕着它,在老北京有不少口头文学流传,实际上并非捕风捉影。

  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北京市要召开个工交业务会,各大厂领导也列席。因为临时有事,主持会议的一位大领导到晚了,红旗车停进停车场的时候,他突然全身一激灵,此前已停了一辆比他的红旗车还高级的红旗车,就是说,来了一位比自己级别高的领导,这是怎么回事儿?下了车,他没有直接到主席台正中就座,而是进了礼堂的大门,站在大门口朝台上望,台上空空,因为这天的会议,台上就一个桌子一把椅子;他扭头去了后台,并没有贸然露脸,而是细细看下面的与会者,也没有发现坐红旗车的面孔,这下,他提着的心又回到了原位,咳了一声,走到主席台上,开口说话了,“开会前,说个题外话。谁?今天开着红旗来的。”“我——”一位汽车厂领导站了起来。“这车,哪儿来的?”“您说过,北京要迎头赶长春一汽,我们去了一汽,借了辆最先进型号的车,打算研究。”“你坐着它到处招摇,经谁批准的?有组织观念吗?”“我错了。”“红旗车就地封存,开完会,你自己坐公共汽车回去,明天交出检查。好,下面我们开会。”这位领导被来路不明的另一辆红旗弄得心惊肉跳。由此可见,红旗车当年在人们心目中代表着什么。

  有一件事,跟我叔叔有关,1976年陨石雨后,他那时候负责王府井的保卫工作,当天,有警卫报告,说有一辆大红旗突然停在马路边上,但等他们赶过去时,车已经开走了。那时王府井百货大楼前,是个不大的专用停车场,你要是来了红旗车,在停车场里一泊,马上会有专人过来守护。后来才知道,那天去王府井的竟是毛泽东。原来那天毛主席突然对身边人说,备车,要出去看看。工作人员问,去哪里?毛主席提出要去王府井百货大楼转转。加长的三排座红旗,出了中南海奔东,到了百货大楼前面的马路边停住,他轻轻掀起乔其纱的帘子,看看百货大楼,一会儿便放下窗帘,低声说,“回去吧。”这也是我叔叔赶到时没看到车的原因。这也是那个年代,深居简出的毛泽东少有的走出中南海的时候。

  80年代红旗车突然没影了

  人民大会堂的北门,历来是宴会厅的专用门,晚上,这个门的里里外外,只要灯火辉煌,就会有很多的红旗车,一辆挨一辆,排在第二层高台阶的停车位上,停不下了,就停到马路边的松树林里。只要北门打开,从外面就可以瞧见铺着红地毯的楼梯,那是直通二楼宴会厅的。大概是1980年前后,一天晚上,我从北门经过,惊奇地瞧见高台阶上一水儿的奔驰奥迪,马路旁松树林里隐着皇冠。红旗车,自此没影儿了,红旗轿车的跟班儿上海轿车也同时进了车库。

  红旗车停产,我有机会乘坐过顶替它位置的奔驰三排座和大奥迪,平心而论,确实很不错,乘坐很舒服。但是总觉得,还是红旗轿车更能给中国人以特有的感觉——舒坦。一字之差,心境大不同,舒服是小气的感受,舒坦是大气的享受。我想这份心境里也一定有着我们那代人对红旗车的特殊情结吧。张征

【编辑:宋宇晟】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