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洋麻将》时隔29年再上演 濮存昕"丑"态升级(图)

2014年11月25日 14:16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0)

  阎彤摄

  见过骂骂咧咧的濮存昕吗?见过粗口扇人耳光的龚丽君吗?昨晚,北京人艺经典名剧《洋麻将》在时隔29年后再度被搬上首都话剧舞台。如果说当年于是之和朱琳主演的老版《洋麻将》,结尾是个“叹号”;那么如今由濮存昕和龚丽君重新演绎的这一版,结局留下的,则是一串耐人寻味的“省略号”。 昨晚是《洋麻将》首演前的最后一次联排,无论是该剧曾经的辉煌,还是如今的阵容,都让人们对这样一部经典之作充满期待。

  现场

  濮存昕“丑”态再升级

  美国引进的《洋麻将》1985年由北京人艺首演,全剧围绕一家养老院里住着的老头魏勒和老太太芬西雅展开,两个在岁月中不走运的老人,相遇后开始一次次牌局,而伴随着每一把牌局,他们的人生遭遇和心理性格也被层层剥开揭示……全剧凭借两位演员表演展开所有情节,当年开创了北京人艺大剧场舞台上“两个人的话剧”先河,被称为“最话剧的话剧”。

  作为一部极为考验演员的作品,就连濮存昕和龚丽君这一对北京人艺实力派的“黄金搭档”,都直呼“太难演了!”从《窝头会馆》、《天鹅之死》等剧目开始,就对自己的造型颇下苦功的濮存昕,再次把自己装扮成了一个让人难以相信是他的又老又丑的怪老头,脾气暴躁易怒,满嘴粗口,骂骂咧咧,完全颠覆他生活中温和的形象;而一向端庄的龚丽君,也一改往日的大家闺秀形象,不仅跟怪头“杠”个不停,而且情绪被刺激得激动时,不但直骂脏话,而且还给了濮存昕一个大耳刮子!两个人之间的你一言我一语,让观众不时为之发笑,但细细回味又为之心酸。

  而全剧最大的悬念是结尾,导演唐烨说:“这个结尾和老版不同,是我们的创新,最后运用转台,给观众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唐烨说,这个戏和老版最大的变化,在于理解和当年不一样了。“当年还是在讲对美国社会的批判,只有美国人才会有这种把老人扔在养老院的事情,我们中国还是四世同堂其乐融融的;所以最后结尾时,也是两个人打完了就结束了,没有温暖。但现在再看这个戏,就像咱们身边的事儿,大家周围也都有住在养老院里的人了,理解也比较深。所以这一版的舞台景,我特别强调是个废弃的花房,是一个堆砌废弃物的地方,而他们,也是被社会抛弃的人。结尾利用舞台的转台,让两个已经打成那样的人,最后还是无言地出现在了一起,希望能给现在的人留下更多的回味。”

  幕后

  龚丽君打耳光“下不去手”

  演出结束后,记者来到后台,只见濮存昕和龚丽君正在卸去令他们完全颠覆形象的“老年妆”,恢复了往日模样,也向记者娓娓道来排演这部名剧的难忘心路历程。

  “这个戏已经太多年没有人演过了。当年人艺曾经想让何冰和宋丹丹演,但是没成。这次要排这个戏,是我和龚丽君自己的初衷。但真的排起来,我中间后悔过,觉得自己没有这金刚钻,不应该揽这瓷器活儿。”濮存昕说,排练《洋麻将》的同时,他还演着《阮玲玉》和《窝头会馆》两部大戏,所以排练时间非常紧张,“当年老前辈用了六个月的时间排的这个戏,但我们俩第一遍连下来的时候,已经离正式演出只剩一个星期了。”

  而且在排练的过程中,龚丽君又经历了父亲辞世的沉重打击,她为此赶回老家大连,但因为演出在即,所以只待了几天就怀着悲痛的心情赶了回来。如今一提此事,她也会立刻就红了眼眶。但她说自己“没有工夫悲哀,我不能为此倒下。我真的明白什么叫忠孝不能两全了。”

  演了几十年的戏,她说这个戏是她觉得最难的一个,“从来没有一个戏让我觉得这么难记!里面一共十四把牌,每一把牌都不一样,都要带出不一样的台词和情节,都需要记得特别清楚。”

  剧中老太太芬西雅被激怒后给了魏勒一个大耳光的戏,龚丽君还是没办法对濮存昕真下“狠手”。龚丽君说:“我看老版的录像,朱琳老师是真打于是之老师,但我下不去手,要连打十二场呢!而且我怕把他的头套给打飞了!”不过濮存昕却主动要求龚丽君“真打”:“演员就应该有献身精神,说脱光就脱光,说亲吻就亲吻,说挨打就得挨打。”

  这个戏的人物性格也对两个人的挑战非常大,濮存昕说:“我和龚丽君都是性格温良、与世无争的人,但在这个戏里,要把两个被生活抛弃了的老人的粗俗、内心的不公和怨恨演出来,才能有力量。”从最初一骂人就脸红,老骂不到节骨眼儿上,到后来完全与人物融为一体,两位演员逐渐将人物演出了自己的风格。“这种两个人的戏不能靠调度,只能用细节去支撑,所以我们瞬间的反应都得是最真实的。”

  濮存昕说自己曾经演过蓝天野、郑榕这些人艺老艺术家的戏,但于是之的戏,还是第一次演。“这些老艺术家,各有各的范儿,像于是之的每一个角色,都有他自己特别的人生体验融合在里面,你看到台词好像稀里糊涂的,但是那种心在前头、词儿在后头的表演,是非常有特色也很耐人琢磨的。”

  濮存昕强调:“必须承认,这是一部‘老派戏’。我们是从前辈出发的,以此向前辈致敬。但同时希望也没有辱没了自己的价值,保留了自己的东西。”

  本报记者 王润 J069

  点评

  又看到了“北京人艺的戏”

  郑榕:“我们几十年来学习了各种理论,现在通过这部戏,我都看出来了。我总结两点,一是‘强烈的动作愿望’,二是‘交流’,濮存昕和龚丽君俩人在台上的交流,是那种真的听见对方在说什么后给出的真实反应,一切从人物心理出发才能抓住观众,才能把人物表现出来。”

  朱旭:“看完这个剧,我就想到自己,那种老年人心中的没着没落,五脊子六兽的感觉。你看我,年轻时脾气急,现在可是越来越好了,连我老伴儿都说。这个戏表现得很好,能看到演员细节的目的性。”

  蓝天野:“我特别兴奋,又看到了这么‘北京人艺’的戏,也就是真正有着北京人艺风格的作品!两位演员可以说是北京人艺现在演员当中的领军人物,他们的表演真的非常棒!我看过老版演出,仔细回忆原来的印象,我发现现在有很多都是他们新的创造,他们没有完全在描红模子。”

【编辑:宋宇晟】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