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法语版《白鹿原》连环画作者:正准备画贾平凹作品

2015年02月10日 10:55 来源:华商报  参与互动()

  “巴黎虽然寒冷,但我感觉很热。这种热是展览的火热,还有欧洲读者对中国文化、对陕西的热情”,2月8日,刚在巴黎参加完两场《白鹿原》连环画原作展的李志武说。

  这位53岁在京工作的陕西延长汉子,作为法语版《白鹿原》连环画的作者,应邀参加欧洲最大的漫画节——法国安古兰(央视报道时亦译作“昂古莱姆”)国际漫画节。目前,他正辗转巴黎等地,参与一场场展览、推介。

  2月8日下午4时,即法国当地时间上午9时,华商报记者通过微信,采访了李志武。

  “老外”看不懂?

  哈!我的担心很多余

  华商报:李先生好!能否介绍一下你这次参加展览的情况?

  李志武:这次来法国,缘起于三年前法国出版社人员在上海看到了我的连环画《平凡的世界》,他们比较感兴趣,到北京找我。但看到《白鹿原》连环画后,他们改了主意,说想先把我的《白鹿原》连环画,以法语形式推荐到欧洲去。我同意后,他们就开始着手翻译,1月29日,在这个欧洲最大的漫画节上,法语版《白鹿原》连环画算是正式亮相了。

  华商报:与你2003年的中文版《白鹿原》连环画相比,此次内容变化大吗?

  李志武:应该说,有不同之处,但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毕竟中外阅读习惯有别,外国人看中文版《白鹿原》连环画时,在一些情节的阅读和转化上,他们感觉有一些突兀。所以,在法语版里,我补充画了大概十几幅。总体上,我个人认为,法语版设计和印刷,堪称完美。

  华商报:在法国展出原作是七百余幅,还是只展了一部分?

  李志武:由于行程和展场的原因,一路行来,都只展了一部分。开幕式后,首先在安古兰市政厅院内一个非常典雅的古堡里展出。攀上几十级旋转楼梯,在古堡第二层的大厅里,做图书推介,他们选了40多幅原作展出。

  华商报:和当地读者交流时,他们对这些连环画怎么看?

  李志武:来法国之前,我确实还是有些顾虑,不知道西方人会如何看待我这种带有很浓重中国传统绘画风格的作品。但到法国后,这几个城市所到之处都是关于法语版《白鹿原》连环画的宣传招贴,而且通过这些天的交流,我发现自己以前的担心是多余的,无论是专家还是读者,他们非常喜欢这些带有中国特色、陕西题材的东西。能够以连环画向法国推广陕西,是我之幸。

  华商报:首发式后,走了哪些行程?

  李志武:首发地展览后,一直都在赶路。到拉罗舍尔大学孔子学院暨亚太学院去做了交流,后来又到法国凤凰书店做了签售,我上网查询后大吃一惊,曾经有太多名人大腕受邀来此签书交流,像巴金、莫言等人。坦白讲,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画起来很难?

  是!用了整整两年

  华商报:创作《白鹿原》连环画时,哪些人物或情节,是你比较“伤脑筋”或格外用心的?

  李志武:说实话,创作这个作品可“伤脑筋”了!我仔细琢磨过每个人物,你还真不能概念化地去理解和表现他们。例如白嘉轩,他性格比较坚定倔强。还有田小娥,她是一位值得人们同情的美丽女性。陈忠实老师的这个作品跨度非常大,绘画过程中,你必须时刻考虑人物形象随着命运如何变化。

  华商报:除了思考如何塑造人物外,还做了哪些准备?难吗?

  李志武:问心无愧的是,我做了全方位的准备,人物当然最关键,而故事场景也重要。画《白鹿原》连环画时,从1999年到2001年,我整整用了两年时间,反复读原著,并找陈忠实老师进行交流,搜集老照片,买了一些古民宅、近现代服饰方面的书籍。我几次登上白鹿原去找感觉,去过韩城党家村、三原冯寡妇大院等,拍摄了大量民风民俗照片,我还买了一些像老铜锁、老茶壶、油灯盏等。画的时候,我就与它们朝夕相对,感觉一下子就来了。

  连环画是小事?

  不!它为历史留影像

  华商报:这次同行的作品你应该也看了一些,感受如何?

  李志武:我一有时间就去各展馆观摩。坦率地说,佳作不少,但一些作品,我本人不太喜欢,我指的是那些看似非常玄妙的、花里胡哨,或是题材和表现尺度都有欠考虑的一些作品。当然,西方人看卡漫的时间久了,他们有自己的标准。从我本人角度看,无论是从绘画内容还是技法方式上,开了眼界,收获不少。

  华商报:央视报道主题是“昂古莱姆国际漫画节的中国力量”,你觉得这种力量,体现在漫画上,是一种什么力量?或者说你认为中国传统漫画、传统连环画,需要一种什么力量?

  李志武:应该说,我们的传统连环画产生过很多经典之作,上世纪50年代、80年代,可谓盛况连连。但之后,由于包括日本卡漫等等在内的冲击,造成了我们传统连环画的一些萎靡。我的创作风格一直坚持的是传统的表现元素。通过这次的反响和感受,我进一步增加了信心。同时我也切实觉得,中国连环画还可以进行思考,我们还要继续到生活中去发掘。这次听到很多评价,说中国风格的连环画,大而言之,有社会学、人类学方面的贡献,因为画的多是历史实景,多年后,后人可以按图索骥,从中找到当年的工具类型、建筑式样、人们穿着等等。这次,从安古兰到巴黎和波尔多,一系列展览、交流,我想,陕西文化的力量,正通过一本本连环画,一点一滴传播给世界。

  不画“贾平凹”?

  错!正琢磨《秦腔》

  华商报:当代经典小说,你已经画了《平凡的世界》、《白鹿原》,两个作品创作起来,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李志武:说来有趣,我在很多场合用的昵称是“平凡白鹿”,就隐含了这两部作品。这两部作品的相通之处,首先是它们都是我喜欢的文学经典,第二,它们都有相当深厚的生活基础,有着浓郁的陕西味。《白鹿原》我前面已说过了,《平凡的世界》呢,我画得更早,因为我本身是陕北人,对书中所描写的孙少平等人的奋斗生活感同身受,那些生活场景、生活细节,我更为熟悉。

  华商报:陕西获“茅奖”的作品有三部,目前你画了两部,你想没想过画另外一部陕西茅奖作品《秦腔》?

  李志武:坦率地说,这个问题,我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回答,但我还是非常坦率地回答一下。实际上,贾平凹先生在几年前,就已经给了我关于他的长篇小说《秦腔》的连环画授权。我也四五次去商洛采风,但在绘画的表现方面,我不想再沿袭以往的手法,我想用水墨形式,画成一个类似长卷的东西,但一直没想好。另外,画画毕竟是我的业余爱好(注:李志武主业从事金融工作),时间确实有限,但我把画好《秦腔》当成我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我一定会好好把它画出来,尽力做成精品,不辜负贾先生的授权,目前正在创作准备中。  华商报记者 王锋 

【编辑:宋宇晟】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