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农民歌手朱之文:与外界打交道太累 宁愿病倒(图)

2015年02月25日 15:27 来源:山东商报  参与互动()
农民歌手朱之文:与外界打交道太累宁愿病倒(图)
朱之文和乡亲关系很好,路上遇见了都会打招呼

  羊年的春节,大衣哥朱之文有些忙。大年初二的《新闻联播》用六分多钟报道了这位农民歌手一夜成名后的活法,《焦点访谈》也随之报道了他成名后的烦恼。成为明星之后,突然改变的交际环境、巨大的身份反差让他备受关注,外界对他的好奇不减当年,“搬到城里”“买了车”“离婚”等传闻四起,而媒体报道提及的村民向他“索车要钱”事件也困扰着他和朱楼村的村民。就“索车要钱”风波,大年初五,本报记者赶赴单县郭村镇朱楼村,采访了朱之文和多位村民,还原事情真相。 本版文/图记者杨洁

  以为能过个清静的春节

  大年初五的上午,在鲁西南,应该是年后走亲戚的时间,朱之文却颇为无奈。本想着会是一个清静的、与家人其乐融融的春节,孰知大年初二的《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对他大篇幅的报道又将他推向了公众视野:“上次参加春晚也是三年前的事了,今年(春节)也没参加演出,我以为这次能过得肃静些了。结果中央电视台一播出,(来家的)人又不断了,一拨接一拨,还有好几拨一起来的”。“今年来的人太多了,我就昨天抽空去了九十岁的姑姑家一趟,回来后一看家里又来人了,吓得我躲到了邻居家。我也不知道为啥,人家明星的家都很难找,我家他们都能找到。”朱之文说。

  能够走出朱之文这样上过春晚、《新闻联播》的大明星,朱楼村的老乡很自豪,记者进村以后,村民会热情地指路:“你得往里走,看见一堆沙子的时候朝南拐,水泥路的胡同就是他家啦。”

  而朱之文家门外的水泥路,会不断有车辆进进出出。从车牌看,有济南的、济宁的、潍坊的、淄博等地的车辆,甚至还有从江苏和河南远道而来的,“都是找我的,也闹不明白来找我干啥,我走哪儿他们就跟哪儿,昨天有个人来了一直不走,到大半夜了还在我家院里站着,劝他也劝不动”,朱之文无奈地说道。

  在记者采访朱之文的一小时四十分钟里,有三拨人先后到他家,没有敲大门,直接进客厅,笑着跟他打个招呼。这些人中有求合影的,有来“围观”明星的,也有前来求教如何唱歌的。

  和传闻不同,记者注意到,朱之文没有买车,现在外出依然骑着电动三轮车,也没有搬到单县县城,依旧住在单县郭村镇朱楼村,只是拆掉了老房子,在原来的宅基地上建起了二层楼房。为了尽早住进新房,朱之文一家在大年初二就匆匆忙忙搬了家,新房里外还未装修,外观依然是裸露的水泥墙面,客厅里简单刷了层白色的涂料,而最吸引人的莫过于摆在沙发上的刘云山与朱之文握手的放大的照片。每个进入客厅的人首先都会被那张合影吸引住。

  新闻报道都把俺们村的人说成啥样了?

  “他要想叫俺说他好,就为庄上每人买辆小轿车、一人再给1万块钱。”近日,朱之文在《焦点访谈》系列纪录片《中国人的活法》中的一句话,被解读为其成名后被村民索要车辆和钱财。有些评论解读为:人心不足蛇吞象,是畸形人格的反映等等。

  在朱楼村,当记者问及朱之文时,村民会主动谈起所谓的“索车要钱”风波。一进村,年长朱之文几岁的村民杨公良就说了:“看了电视,那句话肯定是开玩笑的,俺们农村人,从小一个村里的,免不了开几句玩笑。谁跟他要钱呢?我们自己有胳膊有腿的,一个村里的开句玩笑,外面怎么就这样报道我们?”“人家有钱是人家的能耐(本事),他不欠任何人的钱。新闻没弄明白就这样说我们村的人是不对的,你看新闻报道都把我们村的人说成啥了?哪个老百姓都说不出那话来。人家出的钱帮我们修道,说明乡里乡亲之间,人家尽了自己的情义。这条道也是他拿的钱”,朱之文的邻居朱于青指着脚下长约350米的水泥路,“当时他把钱给了我,让我负责修路,一共花了十万零六千。绝对不能埋没人家的贡献”。

  记者了解到,在朱之文成名后,他多次回馈家乡,包括为救助残疾儿童义卖大衣捐献61万余元,为村里出资46万余元。这包括他出3万元翻修了村里的幼儿园,2万给村里买了健身器材,10万为村里买了两台变压器,30万为村里修了路等等。传统的农村宗族血缘关系在朱之文心底根深蒂固。至今他仍没有专业的经纪团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邻居告诉记者:“他每次外地有演出,都是带着我们一个邻居去当助理,帮着拎个包,打理下。”记者注意到,外界也有通过村民朱西俊联系到大衣哥的,很多媒体以为朱西俊就是朱之文的经纪人,朱之文解释:“他是我的邻居,已经有俩孩子了,因为腿脚不方便,干不了重活,就让他帮着我打理下演出联系,也正好帮他解决下生活上的困难。”

  如今朱之文的家,街坊邻居也是随便进出,他出门送客人时,邻居会围上来,聊天开玩笑,他也会和路过的老乡打招呼,老乡会骑着电动车笑答:“之文,又有记者来采访啦?”

  对话

  “索车要钱”是老乡的一句玩笑话

  就“索车要钱”的传闻,朱之文在和记者的对话中,讲述了这句话的由来。

  “开个玩笑都会被误解”

  山东商报:羊年春节在家过的?现在在家的时间多吗?

  朱之文:我们老百姓有句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小草窝”。就像去年,要是出去演出十多天,我就再回家休息几天。今年的话,如果不是《新闻联播》播出我的事,我可能就退了,在家做农民了。但现在来看退不了,还要接着唱。

  山东商报:为什么有想退出的想法?

  朱之文:我需要休息,我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成名之前,我性格很乐观,喜欢开个玩笑。但现在不行了,做什么事大家都盯着,开个玩笑都会被误解,说实话,我确实不想唱歌了。但如果硬不唱,一首也不唱了,外面又以为我摆架子。

  山东商报:《焦点访谈》 一播出,村民向您“索车要钱”的那句话传开了,您能解释下那句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朱之文:这句话是这么一回事。大概在两年前,记者采访村里的人,说朱之文给村里做了这么多好事,觉得他好不好?有村民比较冷漠,记者走后,就有同村的人批评那位村民“朱之文做了那么多好事,你咋不说点他的好呢”,结果那位村民回答:“如果想让我说他好,给我买一辆轿车;不买车,给我一万块钱,我也会说他好。”这就是一句玩笑话,你也知道,我们农村人乡里乡亲的没事都会开个玩笑啥的。

  后来又有记者问起这件事,我就又学了一遍,才闹出这件事。每次我演出,老乡们都给我捧场,我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呢?现在很多老乡都以为是我说的,弄得我很纠结。

  与外界打交道太累,宁愿病倒

  山东商报:农民和歌手,您更倾向于哪一种选择?

  朱之文:我很后悔当了歌手(出名)。我昨天太累了,找我合影、签名的人太多了,我没办法,躲到自家的麦地里,我拔拔草,唱个小曲儿,看着自己的麦苗长得绿油油的,我太想念这样的生活了。

  山东商报:这种情况时有发生?

  朱之文:不是时有发生,是每天都在发生。现在天不明的就有人来敲我家的门,还有人在我家到半夜,这已经严重打乱我的正常生活了。河边、邻居家和自家地里我都躲过。现在我也不知道出名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就现在来看,我宁愿病倒卧床也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了,病倒卧床还能休息休息。

【编辑:宋宇晟】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